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9章 夏鄧投敵
    補天陣外的弟子一陣轟然應諾,迅速將陣法撤下。

    幾秒鐘后,公旱魃抱著母旱魃緩緩走了出去,隨即在臨消失于夜幕中前,它回頭看了我一眼,緩緩吐出了一個字:“悔……”

    我聽在耳里,心頭為之一震。

    公旱魃說完了話,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

    我抬頭看了一眼,這會山上已經是一片漆黑,不少茅山弟子正舉著簡陋的火把將我團團圍住,在火光的照耀下,一個個的臉上都流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掌門,你沒事吧?”一松湊了過來,一陣打量我,生怕我會受傷。

    我苦笑,搖了搖頭道:“我沒事。”

    “沒事就好……”

    這時,塵逍也走了過來,嘴角帶著幾分不敢置信的笑容,他道:“小家伙,你剛才施展的那一記劍式叫做什么,可是你自創的?”

    我就知道塵逍肯定會問這個,道:“的確是我自創的,至于名字,還沒想好,暫且叫做無名吧。”

    “無名?哈哈,這個名字就挺好,不錯,你的無名劍式,可比我的絕劍式強多了,有機會,你這個小家伙可要把它多演練幾遍給我看看……”

    “一定。”

    我一從補天陣內走出來,當即都圍了上來,一陣噓寒問暖。

    就連憨厚的大牛,也是直拍我的肩膀叫好,說我居然連萬年僵尸王都殺了。

    看到大牛的憨笑,我止不住的搖頭苦笑。

    別人只看到了我斬殺旱魃的威風凜凜,卻不知我在面對旱魃時的危險重重,尤其是斬殺母旱魃時,一旦我當時稍有個差池,也許現在出現眾人面前的,就是我的尸體了……

    雪落和琥珀走近過來,兩個女人目光直視著我,雪落倒是挺落落大方的,但這個琥珀在面對我的目光時,卻是多少有點不自然。

    “周掌門,琥珀妹妹可是挺擔心你的,你就不和她說一下?”雪落有點調皮,故意在我面前一臉正經道。

    琥珀一下子臉就紅了,道:“雪落姐姐,你說什么呢?”

    “嘿嘿,別不承認,剛才你可是和我說過你擔心他的,怎么現在反而不敢說了?”

    “我沒有……”

    看著面前這兩個長得嬌艷無比,卻有點孩子心性的女人,我一時不由得有點尷尬。

    “咯咯,傻弟弟艷福不淺,不但屠了旱魃,還贏得了美人心,不知道要讓多少男人嫉妒了……”

    得,花傾城也走過來湊熱鬧,一開口便讓雪落和琥珀爽雙敗下陣來。

    琥珀面紅耳赤,雪落也是臉紅撲撲的,我看得直尷尬不已。

    花傾城湊到我身旁,一邊微笑的看著我,一邊悄悄用手在我腰上狠狠擰了一下,看那模樣,倒像是一個吃醋的小婦人一般。

    我摸了摸鼻子,趕緊走開,這三個女人一臺戲,我一個男人明顯應付不來。

    …………

    旱魃的危機已經解除,當即我就讓茅山弟子們就地扎營。

    夜色漸深,山上的溫度越來越低,不得已下,我只能安排多批次的弟子輪流的換崗值夜,以防山上的邪僧夜襲。

    但讓我感到古怪的是,這一夜竟是安然無恙的過去了,山上的西天教邪僧安靜得過分。

    第二天天一亮,讓所有人和妖獸就地休整后,繼續往山上的斷天崖行去。

    而在行走了大半個小時后,前邊傳來了一陣茅山弟子的驚呼聲。

    我連忙抬頭看去,只見在不遠處,此時正站著兩個十分眼熟的身影,正是夏胖子和鄧有德無疑。

    但在他們的后邊,卻有不少的西天教邪僧和無數的森白骷髏……

    “是夏長老和鄧長老他們兩個。”一松詫異道。

    我目光一凝,只見夏胖子臉色有點復雜,而一邊的鄧有德,則顯得淡定了不少。

    “他們怎么和西天教的邪僧在一起了?”

    不少弟子狐疑不已,但眼前的事實告訴他們,夏胖子和鄧有德,的確是投靠了西天教那邊。

    “這兩個家伙,是想干什么?”夢女也是不敢置信,雖然夏胖子平時沒少調戲她,但在這個節骨眼,他們居然投靠了西天教,這也太出乎眾人的意料。

    我緩緩走到了隊伍面前,目視著夏胖子和鄧有德,一言不發。

    夏胖子臉色漲紅,似是有些欲言又止。

    “夏長老,鄧長老,你們這是在做什么?你們怎么可以投靠西天教?”有弟子憤怒道。

    “沒錯,西天教屠殺了那么多茅山弟子,你們居然和他們同流合污,你們對得起死去的師兄弟嗎?”

    “你們是茅山的敗類!”

    “敗類!!”

    茅山弟子們怒了,他們沒想到平素私交甚好的夏胖子和鄧有德會投敵,再加上此前他們帶隊時也害了不少弟子傷亡,當場紛紛沖著他們兩個罵了起來。

    茅山弟子群情洶涌,夏胖子咬著牙,道:“別怪我們投敵,是你們的掌門忘恩負義在先,不但鞭撻我們,還把我們逐出師門,本道爺說過,此地不留爺,自由留爺處!”

    “這就是你的留處?”我看著夏胖子,聲音淡淡道。

    “沒錯,我夏劉就不相信,沒有你周凌峰,就什么也做不了!!”

    “天底下路有萬千,我沒想到你們卻選了這條路……”我搖頭,面露幾分復雜的神情。

    “奶奶個熊,這都是你逼的,怪不得我們,今天你們最好都下山去,不然別怪我和鄧無德對你們不客氣了!”夏胖子喊道。

    “下山?你可知道我們為了上山,死了多少茅山弟子嗎?”

    我苦笑一聲,緩緩舉起了手中的紫電。

    這時,鄧有德也開口了,他聲音冷冷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鄧有德碌碌無為了半輩子,今天難得被西天教的高僧看上,灌以修為道行,也總算是有了點本事……周凌峰,我們同為五術傳人,今天你若是要繼續上山,別怪我不念昔日情分。”

    鄧有德的話讓我心底微微抽搐了一下,我看著面前這兩個曾是生死之交的男人,此刻竟是讓我有點不知道如何言語。

    在眾多弟子的義憤填膺下,我嘴角勾起一絲古怪的笑容,然后當著大家伙的面,將自己的衣袖用紫電斬了下來!

    “昔日情誼,猶如此袖,袖斷義絕!”

    我朗聲一喝,當即將這截衣袖斬成了兩半!

    衣袖被我丟向了空中,緩緩飄落下來,此刻,我看見夏胖子和鄧有德的臉色,驟然一變!

    “周凌峰,這是你說的!”

    面對夏胖子的憤怒,我無動于衷。

    我道:“今日誰攔我上山者,死!!”

    我沉聲怒吼,隨即帶著身后的眾弟子緩緩往山上逼了上去。

    “攔者,死!”身后一千多茅山弟子也齊聲吼了起來,聲勢沖天,讓不少西天教的邪僧臉上多了幾分不安。

    “周凌峰,這是你自找的!”夏胖子也來了脾氣,道:“讓那些茅山弟子,見識一下骷髏大軍的厲害!”

    夏胖子一聲令下,身后無數的森白骷髏扭動了一下骨頭,然后發出陣陣陰森的笑聲,隨即往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戰斗再次開始!!

    只是這一次的主角,換做成了三個曾經同生共死過的男人!

    我緊握紫電,身先士卒的沖進了骷髏大軍中!

    一眼望去,滿山盡是骷髏,這些骷髏身上沒有一絲血肉,而他們的手掌,早被削成了冰冷的骨刃,比之一般的武器,都要鋒利了不少!

    幾秒鐘后,茅山弟子和骷髏大軍徹底絞殺在一起,一時間下,喊殺聲大作!

    而后邊的花傾城他們也沒有猶豫,迅速帶著手底下的人馬加入到了戰斗中……

    在骷髏大軍的包圍下,我一劍將前邊阻斷我的骷髏斬成兩半,然后目光搜尋起夏胖子和鄧有德的身影。

    很快,我便看到了不遠處的夏胖子。

    此時的夏胖子一把將一個茅山弟子給踹飛,似乎是有所留手,但很快那倒地的茅山弟子還沒來得及站起來,便被旁邊的骷髏用骨刃刺進了胸口,當場死亡!

    其余的弟子一看到這一幕,頓時怒氣沖沖!

    夏胖子臉色微微一變,但迅速就陷入到了茅山弟子的圍攻中……

    接下來,夏胖子連連出手,那些茅山弟子被打退后,往往又被埋伏在后邊的西天教邪僧和骷髏偷襲得手,不一會時間,夏胖子的身邊便多了不少茅山弟子的尸體。

    我咬著牙,腳踩天罡步追上了夏胖子。

    我眼中露出一抹怒火,二話不說,一劍斬了過去。

    夏胖子腳底抹油,連連抱頭亂竄,嘴里直罵娘。

    “周凌峰你個忘恩負義的家伙,敢殺本道爺……”

    在夏胖子逃跑的時候,忽然間,我只覺得背后一陣冷風襲來,讓我后脊骨一涼!

    我心頭一緊,迅速回過身去,一眼就看到鄧有德沖了過來,正準備在我背后下手。

    我一看到是鄧有德,先是用紫電將他的攻擊卸下,然后一拳把他打倒在地。

    鄧有德嘴露鮮血,惡狠狠道:“周凌峰,你就是這樣報答你的救命恩人嗎?”

    鄧有德是醫術傳人,救過我許多次,我的命可以說是他給的。

    眼下被他這么一說,我不禁心頭一震!

    我將紫電丟在地上,目光冰冷道:“我周凌峰不是忘恩負義之人,昔日你救過我性命,今日為敵,我讓你一招,如果你殺不死我,我必殺了你!”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