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50章 決戰(十一)
    說時慢那時快,不等釋伽羅的手掌劈殺向趙世杰,我這邊已然腳下一動!

    我踩著天罡步,如鬼魅一般突然就出現在了趙世杰的身邊。

    接著,我迅速捏出一個手決,直接轟在了釋伽羅的手掌上!

    “六佛立天!”

    兩道凌厲的攻勢相互撞擊下,迸發出一股巨大的沖擊力,而我則借助這股力量,迅速將受傷的趙世杰推到了一邊。

    此時的趙世杰,臉色蒼白到不行,背上的傷口更是血流如注!

    不過即便如此,趙世杰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是條漢子!”我在心里暗暗道。

    隨即,我叫來了鄧有德,讓他給趙世杰處理一下傷口。

    有鄧有德這么一個醫術傳人在,重傷的趙世杰這命算是保住了。

    趙世杰盯著我,道:“你為什么要救我?”

    我微微一笑,道:“你這護衛還沒當,就想死,可沒那么簡單。”

    我話音落下,趙世杰的臉上表情明顯多了幾分動容。

    忽然,不等我再開口,趙世杰仰天大笑道:“我趙世杰為西天教賣命了二十年,到頭來,反倒是被他們的敵人所救,可笑又可恨……”

    一旁被嚇了一跳的鄧有德嘟囔道:“給我消停點,傷口還在流血呢。”

    趙世杰老老實實的接受著鄧有德的包扎,面露出幾分愧疚的表情,對鄧有德和后邊涼皮他們道:“抱歉,我剛才傷了你們……”

    被趙世杰斬斷一條手臂的涼皮看了他一眼,沉默的面龐微微點了下頭,道:“一條手臂,若是能換來一顆情義之心,不算可惜。”

    涼皮的話一下子就讓我愣住了!

    我沒想到,平素一向跟個面癱似的涼皮,居然還有如此的覺悟?

    趙世杰聽見這話,眼眶刷的一下就紅了。

    “涼皮兄弟,我趙世杰對天發誓,我斬你一臂,余生用盡生命,也要回報你。”

    “好,我等著!”

    涼皮和這個趙世杰其實很搭,兩人三言兩語下,竟是變得格外的融洽。

    那邊的酒徒適時丟來一壺酒,趙世杰一把抓住后,率先灌了一口,道:“我趙世杰在這里給各位賠個罪!”

    說著,趙世杰極為豪爽的又長灌了一大口酒。

    酒徒也連連叫好,道:“很好,如此心性,我喜歡!”

    酒徒拿過酒,同樣也對著趙世杰敬了一次。

    酒徒喝完,那邊的屠夫也喝了一口。

    “往事如風,今日同戰!”孔遠也接過酒喝了一口道。

    “好,往事如風,今日同戰,孔遠兄弟,我趙世杰也欠你一個人情!”

    孔遠也是個豪爽漢子,兩人一番對話下,隨即相視一笑泯恩仇。

    涼皮也喝了一口,僅剩下一條手臂的他,在將酒壺拿起來的時候,趙世杰還特意走過去,用手拍了一下涼皮示好。

    涼皮略微點頭,一口酒水下肚后,酒壺遞給了我。

    “周掌門,承蒙你出手,這酒,我敬你!”

    “客氣了,你有傷在身,下次我們大可一醉方休,今日,先把這大事給做了。”

    說著我將最后的酒水一口灌了下去,惹得酒徒直心疼道這可是他好不容易釀的新酒啊,就這樣被我一口灌完了,簡直就是跟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

    我朗聲大笑,隨即擦去嘴角的酒水,目光落到了不遠處被我用手決轟退的釋伽羅。

    釋伽羅滿臉的皺紋,看起來比花和尚還老了許多,可偏偏這家伙又自稱是花和尚的徒弟。

    我目光掃了一圈,心頭微微一動。

    這西天教有三大明王,眼下我對面的釋伽羅,鄭萬仇和蒙面男子都是他們的弟子,那這樣一來,其實釋伽羅的身份也很好解釋了。

    我如果沒猜錯的話,花和尚最開始應該也是西天教中的一尊明王,而釋伽羅是他的弟子,但后來花和尚和其他三位明王反目成仇,這個釋伽羅結果投靠了另外三位明王,所以導致花和尚一個人被西天教整體追殺,但這個釋伽羅,卻依然還能置身事外……

    這邊我強行出手救下了趙世杰,那邊的鄭萬仇忍不住跳了出來。

    鄭萬仇一把就抓住沐晴,語氣冷冰冰道:“周凌峰,我西天教清理門戶,你膽敢插手?”

    “清理門戶?”我嘴角露出笑容,回頭看向趙世杰。

    趙世杰一看到我回頭,頓時大笑一聲,道:“鄭萬仇,自釋伽羅對我出手的那一刻,我趙世杰就已經退出西天教了!”

    “趙世杰,你!”

    鄭萬仇明顯不是個會說話的主,趙世杰這么一說,他頓時啞口無言。

    可他手中又抓著個沐晴,一時讓我有些投鼠忌器。

    我皺眉,道:“鄭萬仇,你想怎么樣才能放開沐晴。”

    “哈哈,你也知道問這個了?”

    “說吧,你到底想怎么樣!”

    有沐晴在他們那邊,我這里總覺得有些不心安。

    沐晴一直以來都是我的禁臠,我不允許有誰傷害她!

    鄭萬仇看著被自己擒住的沐晴,肆意笑道:“這你是的女人,你想救他也很容易,只要你自廢了道行,我自然就放開她。”

    鄭萬仇這話一說出來,我身后的云月他們,頓時忍不住脫口而出道:“掌門不可!”

    但此時的我,卻是依舊的平靜!

    我看著面前的沐晴,嘴角笑容溫煦。

    沐晴也看著我,美眸中帶著淚水,很是內疚自己又連累了我。

    “對不起……”

    “傻瓜,你是我的女人,我當然要保護你了。”我對沐晴道。

    沐晴淚水直落,我看在眼里,心頭有點疼。

    這是我的女人,無論再多困難,我都想好好的保護她。

    很快,我對著鄭萬仇道:“自廢道行,你就放開她是吧?”

    “不錯!”

    我頓了頓,道:“好,我答應你,自廢道行!”

    我這一說答應,身后的云月他們當即喊了起來。

    “掌門不可啊……”

    “掌門三思,你一廢道行,他們肯定會更加不會放過我們的……”

    不但連云月他們這樣,我看見沐晴更是對我一個勁的搖頭,說不可以。

    此刻,就連趴在我肩膀上的黑金蛟龍,也是睜開了眼睛,有些詫異的看著我。

    我輕輕拍了一下黑金蛟龍的腦袋,隨即對著鄭萬仇道:“看好了,我自廢道行,希望你也能信守承諾。”

    “你放心,只要你廢了自己的道行,你的女人,我肯定放開她。”

    我點了點頭。

    我沒有回頭,而是堅定的往前走了一部。

    接著,我攤開自己上半身的衣服。

    衣服一掀開,頓時,我古銅色的上半身迅速暴露在眾人面前……

    此時,場上眾人的目光都投在了我的身上。

    鄭萬仇和釋伽羅嘴角掛著冷笑。

    身后的云月云山他們,滿臉的擔憂之色。

    他們心里清楚,我這廢了道行后,我能不能救回沐晴是一回事,而這個茅山,沒了我,局勢可能瞬間就要被逆轉,到時,沒有我的護佑,茅山弟子,都將岌岌可危……

    如果要說這場上最淡定的人,必屬諸葛文武無疑。

    諸葛文武靜靜的看著我,一言不發,眼中非但沒有一絲擔憂,反而還多了一絲饒有趣味的感覺。

    至于夏胖子和鄧有德,此時是急得直搓手,嘴里念道:“小子你瘋了,自廢道行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夏胖子的話在我耳邊響徹著,可我卻是無動于衷。

    我站定在原處,手中抓過紫電!

    紫電在我手中微微一震,發出一道嘶嘯聲!

    我將紫電的劍刃慢慢抵在了我上半身的丹田之處。

    丹田是積蓄人體氣力能量的一個重要穴位,而一般情況下,所謂的廢道行,其實就是損壞丹田;只要丹田一損壞,氣力無處安放,人自然也成了廢人!

    紫電的劍刃上還有一絲絲閃電在纏繞著,我目光凝視了下,緩緩將紫電的劍刃刺進了身上的丹田部位。

    后邊的夏胖子他們已經是閉上了眼睛,嚎叫不已。

    云月他們,更是臉色白了不少。

    “掌門……”云山喃喃著,深深嘆了一口氣。

    更多的茅山弟子則一時變得無比的沉默。

    再看看沐晴,已然是淚水橫流……

    紫電刺入體內,我只覺得一股劇烈的疼痛感直涌上腦門,讓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哈哈,你果然是個情種!!”鄭萬仇忽然大笑一聲,他親眼目睹我用紫電刺進了丹田穴位,臉色狂喜不已。

    釋伽羅也露出了笑容,道:“阿尼陀佛,丹田部位已壞,這道行,可惜了……”

    釋伽羅和鄭萬仇在笑著,而我這邊,臉上也多了一絲蒼白之色。

    我將紫電拔出,一把插在了地上,然后整個人顯得萎靡不振。

    我一陣劇烈的咳嗽,丹田部位更是洶涌流出了一股能量,讓周圍的空氣斯斯作響。

    我抓住紫電,以此來支撐柱自己的身體……

    鄭萬仇看到這一幕,嘴角笑意更甚。

    幾秒鐘后,我抬頭道:“我丹田已損,你們可以放人了吧……”

    “放心,我鄭萬仇一言九鼎!”

    鄭萬仇將沐晴推了過來,此時的沐晴,哭得梨花帶雨,一擺脫掉鄭萬仇的束縛,立即就往我這邊跑了過來。

    但與此同時,我看見鄭萬仇對一旁的釋伽羅打個了眼神。

    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釋伽羅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不等沐晴撲到我懷中,驟然間,釋伽羅的身影已經消失!

    我身后的云月急得直吼道:“釋伽羅你個無恥小人,掌門小心……”

    云月他們在后邊,這邊聲音剛一落下,我就已經感覺到了有一股殺機直籠罩住了我的全身。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不怒反露出了一絲笑容,我左眼微微一瞇,隨即電光火石間,我忽然一把抓起了紫電,在將沐晴攬入懷中的同時,以雷霆之勢,一劍斬在了半空中被我鎖定住的那抹殘影上!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