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1章 領悟刀意?
    我話音落下,里頭一片平靜!

    我朗聲又道了一遍,里頭依舊沒有回應……

    早已見識過夢女和諸葛文武這兩個人脾氣后的我,心里旋即也多了幾分淡定和沉穩。

    屋內的中年男人不開門,那我就在門外禮貌的繼續喊,我就不信,你還能一直呆在里頭。

    就這樣,我站在門外,一聲比一聲禮貌的喊著。

    終于,里頭傳來腳步聲,中年男人突然打開了屋門,一臉不悅的盯著我。

    我抬頭對向中年男人的目光,只是一個瞬間的對視,這個中年男人就給了我一種巨大的壓力感,讓我心頭微微一震!

    看來諸葛文武說得沒錯,此人絕對就是孔遠才對,不然不可能單憑一個眼神就能讓我如覺泰山壓頂一般!

    我挑眉,對于中年男人的目光沒有一絲畏懼!

    我雙手抱拳,禮貌道:“晚輩周凌峰,前來拜見孔遠先生,還希望孔遠先生不吝相見……”

    我盡量把話說得很客氣,畢竟我是客人是來請人家出山相助的!

    但對于我的客氣禮貌,這個孔遠似乎有些不耐煩。

    他擺了擺手,道:“你們走吧,我不是孔遠,不要再來煩我……”

    中年男子語氣冷淡,說完就要把門給重新關上!

    但就在他即將推門的時候,忽然間,我伸出手,一把擋住了門板。

    中年男子皺了下眉,但一看到自己的門沒關上去,他也是淡然的又推了一把!

    而他這只是輕輕的一推,頓時就讓我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手中奔涌而出,直要把我整個人震飛!

    但我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既然你都出手了,我肯定也不會認慫!

    我迅速調動起身上的力量,凝聚在擋門的那一只手上!

    就這樣,兩只手一內一外,隔著一張門板懟了起來!

    很快,原本光滑的門板上,開始出現了一條條如蛛絲一般的裂紋!

    三五秒鐘后,終于,隨著一道轟炸聲響起,足足有一寸厚的門板直接就在我和中年男人的手中碎裂了一地!

    門板轟然落下,中年男人目視著我,表情古怪道:“你剛才你說是茅山的掌門?”

    我點頭,“是晚輩。”

    “塵逍是你的什么人?”

    “按輩分推算,他應該算是我的師伯吧……”

    我名義上的塵滅老頭的徒弟,而塵滅老頭又是塵逍的師兄,所以按道理,我得喊塵逍一聲師伯。

    中年男人目光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點了點頭,道:“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雄厚的力量,難怪他會讓你當掌門。”

    “孔遠先生見笑了……”

    中年男人明顯和塵逍是相識的,眼下門板碎了,他倒也沒多少責難我。

    我見狀則直接站在了面前,將我的來意和他說了出來。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孔遠無疑!

    我將如今西天教和佛界的事情告訴了他,并委婉的表達出想要請他出山,擔任我茅山的客卿長老一職。

    這客卿長老中,也分有天、地、玄、黃這四個等級,主要以自身的實力、威望、還有對茅山的貢獻作為評估標準。

    其中,之前已經確定擔任的夏胖子、鄧有德和三個招新大會進來的,都為黃門長老,而實力更高一些的涼皮和大牛,則自然成為了玄門長老。

    而如屠夫和酒徒、夢女他們,實力比之涼皮又強大了不少,為地門長老……

    我娓娓道來了一遍,結果這個身形瘦削的孔遠,卻是連頭也不抬一下,直接就從屋內取來了一把砍柴刀,然后出了屋門。

    我忍不住問道:“先生這是要?”

    “門壞了,我去砍樹回來做門。”

    孔遠丟下一句話,隨即帶著砍柴刀就往不遠處的山頭行去。

    我看著他力氣的背影,一時也是不禁吐了濁氣。

    云月湊了過來,道:“掌門,如何?”

    我搖了搖頭,面露苦笑道,“這個孔遠的脾氣,比夢女前輩要古怪了不少,一時還搞不定……”

    我這邊話還沒說完,那邊的夢女卻是不爽了。

    “小女子生性柔弱,何來脾氣古怪一說?原來掌門的心目中,小女子是如此之人?”

    得!

    這下孔遠還沒請動出上,夢女那邊也要撂擔子了。

    我連忙對夢女賠笑,這好不容易把你請動出來,我又怎會讓你撂擔子呢!

    安撫完了夢女,我來到諸葛文武的身旁。

    一路上,諸葛文武一直都是聾拉著眼皮,處于閉幕眼神的狀態中。

    不等我開口,諸葛文武微微睜開了下眼睛,道:“我知道你想問的事情,不必多言。”

    我愣了一下。

    諸葛文武道:“此人是個好手,實力不弱,如能請動,對你茅山是一大助力!”

    我點頭,道:“我也感覺到他的實力很強,但要請動他,似乎沒那么容易……”

    “無妨,他強任他強,他性格古怪也隨他而去,每一件事每一個人,總會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弱點,你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個弱點,去收服他……”諸葛文武道。

    我心頭一震!

    這個諸葛文武還真不是蓋的,要么不說話,一說話就讓我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頂一般!

    看來,那個歷史上有名的鳳雛只是他一個不成才的愚孫,這話還真可能沒吹牛。

    以諸葛文武的才智,就算機靈如我,也是望塵莫及啊……

    諸葛文武又閉上了眼睛,似乎不想再多說。

    當即,我讓幾個茅山弟子在這邊清理出快地方出來,然后收拾一下,我們就在這邊修整一番。

    孔遠就住在不遠處的茅草屋里,這估計一時半會也請動不了他,干脆我們也就在這邊停留下來罷了。

    云月長老帶著幾個弟子忙了起來,而我這邊在囑咐了幾句夢女別亂跑后,自己則是帶著一松和趙世杰,循著剛才孔遠離開的地方跟過去……

    十幾分鐘后,我在一處小山頭上看到了孔遠的身影。

    這個瘦削中年男人,手上抓著一把布滿鐵銹的砍柴刀,在一顆參天的大樹面前停下了腳步。

    孔遠抬起頭觀察了一下這棵大樹后,隨即搖了搖頭,又往前走了幾步,打量起了另外一棵樹。

    過了一會,孔遠終于選定了一棵葉子凋零的老樹。

    這老樹也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上邊的葉子掉落了一地,看起來生機萎靡不已。

    我定眼看去,發現這棵老樹雖然生機不多,可也有足足有二十來米高,而且那樹寬,最少也要三五個人手拉手才能保住。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孔遠,他手中的砍柴刀銹跡斑斑,一般人都知道這種刀用來殺雞,都嫌割不動。

    在我的目光下,孔遠不急不慢的拿起幾片樹葉在砍柴刀上擦拭了幾下。

    接著,他目光落在老樹上,手中的砍柴刀慢慢舉到半空中!

    布滿銹跡的砍柴刀如一塊黑鐵一般,在半空中劃過一道灰色的弧線后,隨即落在了那棵老樹上!

    而在此的過程中,砍柴刀的主人-孔遠,卻淡然得像是做一件很不尋常的事情一般。

    砍柴刀結結實實的砍在了老樹上,但這棵要三五人才能抱得動的老樹,卻是沒能阻擋住生銹的砍柴刀一絲!

    從舉刀再到收刀,我看到當孔遠手中的砍柴刀落下后,一道吱呀的聲音傳來!

    接著,二十多米高的老樹,緩緩倒了下來。

    而在老樹上離地有半米左右的樹軀上,我看到了一道無比整齊和干凈的刀口!

    老樹倒在了地上,揚起了大片灰塵,而就在灰塵中的我,雙眼睜得大大的!

    若不是我親眼所見,我都不敢相信這個瘦削的中年,會有這樣的力量,只是這么輕描淡寫的一刀下去,居然就把這么一棵大樹給砍了!

    就只是一刀,簡簡單單的一刀!

    此刻,我猛地想起云月曾對我說過這個孔遠的介紹。

    在多年前,孔遠和塵逍齊名,相比于塵逍的多技和博學,孔遠的成名武技,那就只有一招,就是刀!

    沒有過多的花式,也沒有繁瑣的招式,孔遠的刀功簡單得毫無花俏,甚至,只要是一把刀,在他手中,就能成為一把威力巨大,無人能擋的殺器!

    而眼前的這一幕,充分表現出了一個和塵逍齊名的高手的實力!

    簡簡單單的一把砍柴刀,輕描淡寫的一刀,一棵二十多米高的大樹,就這樣倒在了他的腳下。

    說實話,如果要讓我來用砍柴刀砍這么一棵大樹,我是可以砍下來,但我是絕對做不到像孔遠如此的干凈利落!

    我站在孔遠的背后,看著他三兩下就用砍柴刀砍去了大樹的上半部分,然后留下了下半截樹干……

    在孔遠的砍柴刀下,這厚重堅硬的樹干,就跟那點水的豆腐塊似的,只要孔遠動一下,樹干就能立即被斬出一個他喜歡的形狀和大小。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我就這樣一直看著孔遠,看著他用砍柴刀在樹干上肆意的取舍著,布滿生銹的砍柴刀,在他手中,就猶如一支神筆一般,輕松且愜意……

    約摸著半個小時后,隨著孔遠將砍柴刀收好站起身來看向我時,平淡無奇的臉上卻是流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你在領悟?”孔遠看著我道。

    我略微睜開眼睛,點了點頭道:“我似乎領悟到先生你手中的刀意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