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44章 茅山假道士
    老太婆年紀很大了,腿腳也不方便,但那走路的速度卻是很快,我見狀也不敢再離開,只得等著老太婆往我這邊靠了過來。

    “大仙,求求你,救救我孫女吧,我就這么一個孫女了,你一定要幫我救救她……”老太婆剛一走過來,就直接抱住了我的雙手,一臉的懇求。

    我眉頭挑了下,道:“老婆婆你別急,你慢慢說,我不走就是。”

    “謝謝大仙。”老太婆喘了口氣,我讓小武也給她倒了點水喝,這老人家一看就是急忙趕過來的,看身上衣服帶著不少的灰塵,怕是家里真的有急事。

    “謝謝小娃子的水。”老太婆和小武道了聲謝,然后沖我道:“大仙,昨天我們村里有人說在你這里看相很準,連邪禍都避過了,所以老婆子我特地趕過來來找大仙你,就是希望可以救我孫女一命……”

    “你孫女怎么了?”我問。

    “我孫女自前幾天開始就一直沒醒來過,我們也找了醫生來看,但醫生也看不出個什么病來,有人說孫女這是中了邪,所以老婆子特地來請大仙,幫忙救救我那可憐的孫女吧……”

    老太婆說到最后,差點就要跪倒在地上來求我了。

    我見狀趕緊讓小武扶住她,這我再牛逼,也不敢讓一個老人家來跪我吧?

    我對老太婆道:“老婆婆,這樣吧,你說再多,我沒看到人也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中邪,所以我只能親自過去你們家看看你孫女,再看能不能救……”

    老太婆連忙點頭:“大仙說的是,大仙現在方便嗎?老婆子現在就可以帶大仙過去。”

    既然老婆子都這么說了,我也不好再多說什么,當即就讓小武收拾好東西,然后推著我跟老婆子往她家去。

    這老婆子所在的家,雖然說也是在這鎮上,但也差不多是在小鎮的邊邊了,在走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后,我們才來到了老婆子的家。

    老婆子的家一看就不是那種有錢人的屋子,外頭的屋檐下吊滿了玉米,前邊更是擺著不少的蘿卜地瓜,顯然就是個并不富裕的農民家庭。

    而尷尬的是,老婆子剛領著我和小武進去,后邊我就在里頭看到了兩個身穿道士服的男子。

    “老頭子你怎么回來了?”老婆子盯著屋內的老頭子道。

    老頭子道:“我在去茅山的路上,剛好看到了這兩位也是屬于茅山的弟子,所以就直接帶過來了,他們和我說了,要救小萱很簡單,只要……”

    老頭子話還哎沒說完,那邊的兩個茅山弟子已經往我準備拿看了過來。

    此時的我,還坐在小腿上,旁邊海戰這個十歲年紀的小武,論正規程度,一下就被那兩個‘茅山弟子’給比下去了。

    兩個‘茅山弟子’看了過來,我目光同樣掃了過去,隨即不動神色道:“你們兩位是茅山的?”

    “不錯!”兩個‘茅山弟子’齊聲道。

    “哦,那你們是師承茅山哪位高人呢?”我繼續問。

    兩個‘茅山弟子’眼珠子轉了轉,一臉得意道:“我們兩個是茅山掌門的首席大弟子,你又是什么人?”

    這兩個‘茅山弟子’的話一出來,我頓是心頭多少猜測到了一些東西。

    還茅山弟子,還是茅山掌門的首席弟子……此時的我,甚至都有些些懷疑起他們的智商來。

    我心想,我自己就是茅山掌門,為什么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居然還收了這么兩個比自己年紀還大的弟子呢?

    這時,在兩個‘茅山弟子’問我是誰時,帶我過來給她孫女看病的老婆子連忙開口幫我介紹了起來。

    “兩位道長好,這位是看相的大仙,是老婆子我在鎮上特意請回來的……”老婆子道。

    “看相大師?”那所謂的‘茅山道士’打量了我幾下,嘴角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后,隨即對我說道:“年紀輕輕做什么不好,連路都走不了了,居然還假扮看相大仙,回去吧,這里不需要你了。”

    老實說,這要是換在以前聽這個冒牌貨說這話,我肯定要狠狠打他們臉不可。

    但眼下我來這里是救人,并不是為了逞威風,所以在面對兩位假扮是我首席大弟子的冒牌貨時,我心情居然也沒有過多的起伏。

    我理都沒理那兩個冒牌貨,徑直就對老太婆道:“老婆子你孫女在哪?讓我看看情況先,我也好判斷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婆還沒開口,那一旁的兩個冒牌貨卻不爽了。

    他們道:“你小子聽不懂人話,都說這里不需要你了?此處有我茅山兩位掌門弟子在,你這個假扮的看相大仙,可以回去了,不然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兩個冒牌貨料定我雙腿受傷只能坐在小推車上,而我旁邊的小武又年紀極小,所以語氣格外的囂張。

    小武揣著小拳頭沖那兩個冒牌貨道:“不準你們欺負大哥哥!”

    “小屁孩,趕緊帶著你的殘廢哥哥離開這里!另外兩位老人家,我們以茅山弟子的身份建議你們,別浪費金錢和時間在這些路邊攤一抓一大把的人身上,這樣連你們孫女能不能醒來,都是一個未知數。

    被兩個冒牌貨這么一說,老頭子和老太婆面面相覷了下,似是猶豫。

    但過了一會,老頭子對我道:“這位大仙,你既然來都來了,那肯定不會讓你白來一趟,老婆子,拿一百塊錢給這位大仙。”

    老頭子他們家看樣子也不是什么有錢的人,但一出手就給我一百塊,顯然他們自己心里也不好意思。

    老婆子拿來了一百塊,臉上滿是愧疚,一旁的兩個冒牌貨則是已經在老頭子的帶領下,轉到了旁邊的一個房間去給老頭子的孫女看病去。

    “老婆子,這錢我不要。”我頓了頓,繼續道:“我希望可以留下來,看看你孫女的情況,如果不行,可以讓那兩位茅山道長先出手……”

    老婆子似乎是有些為難,但我則是示意小武將我推過去那個房間。

    那兩個家伙明顯就是個冒牌貨,還說自己是什么茅山掌門的首席大弟子,大爺的,我這個真正的茅山掌門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有這么兩個弟子。

    這眼下救人的事情不能胡來,兩個冒牌貨明顯就是來騙錢的,如果我這邊一走,他們那邊隨便醫治下,那傷害到的,不止是老婆子那孫女的病情,更還有茅山的名聲。

    小武將我推進了那兩個冒牌貨剛進去沒多久的房間里,而這一進房間,我一眼就看到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一個妙齡少女。

    這少女年紀不大,但姿色卻挺出眾的,眉清目秀的,身材也不錯,基本該有的都有了,唯獨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那張臉色太蒼白了些。

    兩個冒牌貨一看到我進來,當即瞪了我一眼,但很快他們就把目光投在了躺在場上一動不動的表姐身上。

    “師兄,不管這小子,我們救人要緊。”

    “師弟說得沒錯!”兩個冒牌貨一唱一和,把在場的老婆子和老頭子哄得七葷八素。

    最后我不離開,老頭子他們也沒得辦法直接趕我走,畢竟我是他們請回來的,如今只得和兩個冒牌貨說了幾句好聽的話,這才終于讓他們同意我留下來,說是讓我好好看看茅山的厲害。

    只見兩個冒牌貨湊到那少女躺著的床邊,兩個人的目光在那個少女身上稍稍掃了幾圈后,眼中明顯流露出了一絲貪婪的神色。

    兩個冒牌貨在少女身上摸索了一會,最后才回過身來對老頭子夫婦道:“我剛和我師弟看了下,你們的孫女,怕是陰邪入體了。”

    “什么意思?”老頭子夫婦被嚇得當即一哆嗦道。

    ‘陰邪入體你都不知道?那就是有臟東西,跑進了你孫女的體內。“

    “那怎么辦?”老頭子夫婦著急道。

    兩個冒牌貨對視了一眼,懶洋洋道:“放心吧,我們師兄弟山人自有妙計,會幫你孫女把那陰邪逼出來的。”

    兩個冒牌貨一臉的正義岸然,說得那老頭夫婦感恩戴德的,差點就要跪在地上給他們磕頭。

    兩個冒牌貨也不要他們磕頭道謝,而是伸出手指比劃了下,很快那老頭子便十分識相地跑回自己的房間,然后拿了一沓用黑布抱住的鈔票給那兩個冒牌貨。

    “兩位道長請笑納不要嫌少,這是老頭子我多年的積蓄,現在都在這里了,只要兩位道長可以救活我孫女……”

    兩個假扮是我這個茅山掌門大弟子的冒牌貨,在看到老頭子手中的鈔票,那叫一個兩眼放光。

    兩個家伙在假裝拒絕了我下后,還是將老大爺的鈔票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鈔票一進去口袋里,兩個冒牌貨那叫一個眉開眼笑。

    過了一會后,兩個冒牌貨的其中一個道:“請各位先出去,我和師兄要在這邊施法。”在兩個冒牌貨說話的同時,我暗暗從口袋里摸出一張黃符貼在了那后邊的桌子上。

    “那就辛苦兩位道長了,我們在外面等候您的好消息。”老頭子夫婦向兩個冒牌貨說了謝謝,隨即示意我也一起出去。

    我點頭應好,讓小武他推著我出了屋子。

    而在我們一出屋后,兩個冒牌貨迅速將屋門關了上去。

    而沒過一會時間,被我貼了傳音符的屋內,很快就有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里……

    :感謝打賞的兄弟!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