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19章 毀尸滅跡
    我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觸電了一般,整個人瞬間都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床上的女人露在外邊的腦袋是好的,而在被子之中的身體,赫然只剩下了一般,若不是我親自掀開被子,我可能都發現不了這女人的異樣!

    女人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另外的一個房間里傳來了一道驚恐的叫聲!

    我心頭一震,顧不上其他一股腦便是沖了出去!

    可在我沖出去后,我只看到一道身影剛好從那房間里沖了出來,準備逃離這屋子!

    “想走?”

    我眉頭一條,二話不說就拔出了柳木劍!

    那身影和我相比起來明顯較小了一些,我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個女人無疑!

    只是這女人一身黑衣打扮,臉上還戴著一個黑色的口罩將自己的模樣遮得嚴嚴實實的,讓人根本看不出她的真實容貌。

    女人看了我一眼,似是不打算和我交手就要逃!

    可我哪會讓她輕易離開,手中的柳木劍一翻,順勢就向她斬去!

    我不用問都能猜到這個女人怕就是殺了趕尸匠之人,眼下不但潛伏到這屋子里尋找地圖,更還下手殺了趕尸匠的家人!

    如此陰毒之輩,我自然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幾乎就是沒有任何的猶豫,我手中的柳木劍瞬間斬向了女人的身體!

    女人身手也算是矯健,一個急翻堪堪躲過我的攻擊,然后一掌拍向我。

    我冷喝一聲,眼看柳木劍傷害不到她,索性心中一橫,迅速捏出手訣來,不退反攻上去!

    “二佛升天!”

    “你瘋了?”

    對于我這種類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女子眼中閃過一抹愕然,但此時我的手訣已經打出,她想多躲也躲不開。

    就這樣,我和女子對撼了一招,各自被雙方擊中一招!

    女人的手掌拍在我身上,讓我只覺得像是被一陣狂風吹到了一樣,整個人踉踉蹌蹌的往后退了好幾步,隨即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就從嘴角溢了出來!

    而那女人也沒有好過到哪里去,我的手訣同樣狠狠打在她的胸前,只見她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似乎也是吐了一口鮮血!

    但不等我再沖上前去,女人已經縱身從臨近的窗口跳了下去,連帶著把玻璃撞碎,她一躍而下竟是就這樣消失在屋外漆黑的夜色之中……

    我心頭涌起一抹遺憾,關鍵時刻還是沒有留住這個女人,若是能夠抓住她,事情肯定就簡單多了。

    眼看著女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只得調整了呼吸,然后往剛才那傳來驚恐叫聲的房間走了進去!

    我一進房間,一眼就看到里邊的床上正躺著一對滿身是鮮血的老人。

    這對老人相互依偎著身體,他們的雙眼還睜開得大大的,似乎在臨死前是遭受到了某種痛苦的虐待……

    我定眼看了下,這對老人應該就是那個死去的趕尸匠的父母了,而隔壁房間的那個女子,則就是趕尸匠的老婆。

    眼下,這一家四口人,已經先后都為了那張地圖送了命……

    我走近過去,心頭沉重的伸出手在這對老人的眼睛上摸了一下,讓他們死不瞑目的雙眼閉了上去。

    這時,我仔細看了下,這不大的房間內,已經是一片狼藉。

    顯然剛才的那個女人,在這里是搜過了房間,但有沒有找到他們想要的地圖,我就不得而知了。

    “該死!”我看著眼前嘴角還殘留著血跡的兩個老人,一拳狠狠砸在了墻上!

    幾分鐘后,我重新搜尋了一遍整個屋子,可惜的是我依然沒能找到有關地圖的下落。

    屋內之下,我只得將自己來過的痕跡給消去,然后才迅速離去……

    當天夜里,我回到了火葬場。

    在焚化間里,我和泉叔說了我今晚上去趕尸匠家里所遇見的事情。

    等我一五一十說完給泉叔聽后,我看到泉叔深深吸了一口煙,滿是滄桑的老臉上也是多了一抹凝重。

    “那個女人可曾留下有什么嗎?”泉叔問。

    我搖頭,說:“我和她對撼了一招,后來她就破窗而逃了……”

    泉叔瞇著老眼,在沉默了好一會后,他幽幽道:“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這個女人,怕應該就是那鬼角族的一員,很有可能,今日白天里你和那趕尸匠說話時,她就在暗中也不一定……”

    泉叔的話讓我不由得心頭一震!

    的確,這個女人可以先我去趕尸匠的家中尋找地圖和毀尸滅跡,也許她就一直潛伏在我們的暗中,只是我們并沒有發現罷了。

    我仔細一想,頓時不由得有種思細極恐的感覺,這鬼角族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勢力,居然能強大到如此地步?連帶著我的舉動,她們都能掌握到。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地圖沒找到,還親眼見到了趕尸匠一家人的慘死,我心里頭多少有些沉重不已。

    泉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幾句先靜觀其變的話后,旋即給我開了一瓶啤酒……

    第二天早上泉叔下班離去,而我則是留下來繼續上班。

    昨天晚上被泉叔灌了幾瓶啤酒的我到現在腦袋還有些昏昏沉沉的,我走到隔壁的化妝間,早上8點不到的時間,小雨琪就已經給我帶了份早餐。

    “凌峰哥早,這是你愛吃的豆漿油條。”小雨琪對我笑了笑道。

    我點頭和她說了聲謝,隨即目光掃過化妝間,卻是沒看到劉姐的身影。

    我問:“劉姐呢?平時她可是最早的,怎么今天還沒來呢?”

    “劉姐請假咯,剛才她給我發了條短信,說身體有點不太舒服……”小雨琪道。

    我摸了摸鼻子,這劉姐可是有名的出勤王,平時可是很少看到她請假什么的。

    “那今天就辛苦你點了。”我拍了拍小雨琪的腦袋,這小妮子自從在茅山被我拐過來后,跟著劉姐學東西可以說是進步神速,眼下就連火葬場的場長林偉都對她贊不絕口,若不是看她年齡還小,估計可能早就讓她轉正了。

    “嘿嘿,不辛苦,要不是凌峰哥把我帶來這里,我可能還在茅山上當小道姑呢?”小雨琪沖我眨巴了下眼睛,臉上露出一抹調皮的笑容道。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