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1章 鎮山尸(二)
    鎮山尸居然動了?

    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這鎮山尸應該就是一具尋常的尸體罷了,而韓允之所以被自己師父嫁給一具尸體,也應該是一個懲罰而已。

    我哪曾想到過,這具所謂的鎮山尸,居然還是個會動的家伙!

    看看棺材里冒出來的屢屢白眼,再加上一只滿是血污的干枯手掌,這場面,頓是讓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旁的塵滅老頭,臉上也是多了一抹肅然!

    顯然,這鎮山尸怕是沒有那么好對付……

    青蓮府的老女人發出一陣奇怪的笑容,她滿嘴黑牙,口中也不知道在說著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鳥語。

    “小子小心,那個鎮山尸有點不簡單。”塵滅老頭極為難得的提醒了我一次。

    “廢話,我也看得出來啊……”

    我摸了摸鼻子,而在我背上的韓允,也是滿臉的疑竇。

    即便是她,也沒想到被自己師父懲罰下來要嫁給的尸體,居然還有這般不簡單……

    棺材里的白煙在慢慢冒著,而那只血污的干枯手掌在舉起來之后,突然,我聽見棺材里發出了一道尖銳的叫聲!

    緊接著,我就看到離棺材不遠處的那幾個女道士忽然臉色大變!

    下一秒鐘,那幾個女道士被身邊的自家師父,也就是那個老女人陰笑著一推,紛紛倒在了那副棺材里邊……

    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幾個年輕貌美的女道士哪曾想到過會被自己師父下了陰手,猝不及防下,一摔倒在棺材里再想起來的時候,那只滿是血污的干枯手掌迅速就將她們的身體給拉入了棺材內……

    緊接著,就是一陣刺耳的慘叫聲響起……

    我身后的韓允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而我定眼看去,發現那幾個被老女人推在棺材內的年輕女道士,在被血污的干枯手掌拉入棺材后,眨眼間的功夫,等她們再被丟出來的時候,已然成了一具具只剩下皮包骨的尸體……

    慘,這死狀絕對慘絕人寰!

    我心頭涌起一抹驚悚的感覺,這個青蓮府的老女人真是夠心狠手辣的,連自己的徒弟們都不放過!

    而這副棺材內的鎮山尸,怕也不是那么的簡單啊!

    我背上的韓允紅著眼在和老女人對話,幾句話落下后,一向十分強勢的韓允,竟是流出了眼淚。

    我目光望向一旁的顧嫣然,她這才給我解釋道:“剛才韓允姐姐問她師父說為什么要將她幾個師妹們推入棺材內害死,她師父說幾條人命能夠換來鎮山尸的蘇醒,那是很有價值的事情,另外她師父還說韓允姐姐現在早已不是處子之身,敗壞青蓮府的規矩,把她獻給鎮山尸已經是韓允姐姐天大的福分了……”

    顧嫣然這話一說,我不禁皺了下眉頭!

    這個老女人,絕壁是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再看向那具吸了幾個年輕女道士血肉的鎮山尸,發現它原本那只干枯的血污手掌,此時也多了幾分飽滿!

    老女人在陰笑,屋內眾人大驚!

    很快,我就看到鎮山尸慢慢從棺材內爬了起來……

    我定眼看去,只見棺材內一個滿身血污,頭生一雙黑角,臉上和身體上裸露的肌膚則長著密密麻麻的血泡,一眼望去,讓人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見過類似蓮蓬之類的東西,這類玩意對于有密集恐懼癥的人來說無疑一個噩夢,而眼前這個所謂鎮山尸體,簡直就比那個蓮蓬還有恐怖不已!

    身體的血泡不大,但密密麻麻的一層又一層,就連臉上也長滿了血泡,上邊的血水還在往外滲透著,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味道。

    而就是這么一具恐怖加惡心的東西,剛才韓允就差點成了他的人。

    我背上的韓允此時也是臉色有些蒼白,看得出來,這個母老虎也有些后怕了……

    韓允默不作聲,目光盯著那個老女人,心里頭在想什么我不清楚,但我此時明白的是,那具丑陋無比的鎮山尸,已經將目光望向和鎖定住了我。

    鎮山尸對著身旁的老女人哼了一聲,很快,那個老女人誠惶誠恐的低著頭說了幾句。

    “怪不得此山尸氣沖天,原來就是因為藏了你這么一具千年老尸在……”我身旁的塵滅老頭此時也開口了。

    鎮山尸手一指,我就看到老女人立即忽然撲向了塵滅老頭。

    這邊塵滅老頭也是嗷嗷叫了一聲,身為茅山老祖的他,居然被一個老女人主動發起了攻擊,臉上顏面有些掛不住。

    塵滅老頭和老女人迅速纏斗在一起,不過我也看得出來,塵滅老頭的實力是在老女人之上的,可這個老女人憑借著陰毒的攻擊,多少也牽制住了塵滅老頭。

    老頭那邊一被纏住,我這邊的對手,明顯就只剩下了那個鎮山尸!

    鎮山尸目光望向我,滿是血污的嘴巴,竟是沖我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

    他桀桀的笑了下,然后突然伸出雙手,憑空就吸住了兩個年輕美貌的女道士!

    可憐那兩個女道士都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抗,就已經被死死抓住了白皙的脖頸被鎮山尸狠狠咬住!

    我清楚的看見,年輕女道士姣好的面容,幾乎是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就迅速干癟成了一張皺巴巴的臉皮,然后就是那具曼妙的身軀也緊隨其后,成了一具干癟癟的尸體,身上的血肉已然沒了蹤影……

    身后的韓允咬著嘴唇喊了一句,那兩個被鎮山尸吸掉血肉的年輕女道士都是她的師妹,她親眼所見,心頭難免有所觸動!

    而吸完了血肉的鎮山尸,滿是血泡的身體,似乎又變大了幾分,他張開還帶著血跡的血盆大口,眼中滿是冷意!

    “糟糕,這家伙的目標是我!”

    我心頭一咯噔,發現鎮山尸已經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鎮山尸的腳步很慢,可他每一步落下,我都能感覺到我的心頭隨之一震,連帶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有了一些紊亂……

    “大爺的,這家伙還能影響到我的心神?”

    我心頭一驚,趕緊穩住自己的心神,但與此同時,鎮山尸已經舉起了布滿血泡的手掌向我拍了過來!

    鎮山尸的手掌還沒未至,我就已經聞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鮮撲鼻而來!

    鎮山尸手上也長著一層密密麻麻的血泡,手掌一甩,連帶著血水,夾雜著一陣破空聲向我的身體飛來!

    “小心!”背上的韓允提醒了一聲。

    我點了下頭,顧不上回話,趕緊就是揮起了手中的柳木劍!

    “流星趕月!!”

    面對如此恐怖的鎮山尸,我不敢有一絲怠慢!

    我腳踩著天罡步,手中的柳木劍更是從半空中勢大力沉的斬向鎮山尸飛來的手掌!

    下一秒鐘,柳木劍和鎮山尸的手掌撞擊在一起!

    我只覺得虎口劇烈一震,可讓我心頭一震的是,我發現這一勢大力沉的一劍斬下去,那鎮山尸的手掌只是稍稍放慢了一些速度外,并沒有徹底破壞掉它的攻勢!

    “糟糕,這下要被虐了!!”

    我暗叫了聲不好,果不其然,鎮山尸的手掌如旋風一般飛來,一下子就拍中了我的身體!

    我整個人立即就被拍飛了幾米外,而在最后臨近摔倒的時候,我硬生生將自己面朝地的摔趴在地上,避免了背上的韓允受我牽連受傷……

    鎮山尸重重的一擊,讓我頓是整個人感覺到身上的骨頭都快散架了一般。

    “你沒事吧?”背上的韓允急忙問道。

    “我沒事啊……”

    我極為逞強的笑了笑,可話還沒說完,我就已經喉嚨一甜,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大爺的,這下丟人丟大發了!

    我急忙擦了擦嘴角的歐鮮血,這下想要裝逼裝不成,還反而在韓允面前丟了臉面。

    我本以為韓允會恥笑我什么的,可我偷偷回頭看了下,發現她非但沒有一絲要笑話我的意思,精致的小臉上反而還多了幾分擔憂之色。

    “你真的沒事?放開我把,我自己可以走的。”韓允道。

    “沒事,放你下來更危險,你就老實趴著,我命硬著……”我逞強道。

    我這邊話一說完,那邊的鎮山尸是極為破壞氣氛的發出了一陣冷笑聲,一下子讓哥們我那叫一個顏面無存!

    我吐了一口血水到地上,目光盯著那具鎮山尸,道:“你大爺的,不人不鬼的東西也敢笑小爺我?看我不搞死你?”

    在女人面前,男人總是格外的有力量,更別說是在韓允這種漂亮的女人面前,我這心里頭的男人尊嚴,刷刷的就跟坐火箭似的飚了上去,心想無論如何,也得在韓允面前掙回這個臉面才行!

    我手持著柳木劍,心頭一定,腳已經踩著天罡步,不等鎮山尸攻來,我已經主動沖了過去!

    鎮山尸目光微冷,干枯的手掌已然也抬了起來!

    “你大爺的,又想故技重施?”我心頭嘀咕了一句,下一秒鐘,不等那鎮山尸的干枯手掌拍來,我就已經突然從口袋里磨出了幾張黃符,那是我此前臨走前,特意在夏胖子那邊要來的火雷符……

    幾張火雷符一股腦都被我丟了過去,而這些符一觸碰到鎮山尸的身體上時,驟然間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

    緊接著,便是一陣火光大起,迅速就將鎮山尸給燒成了一個火團!

    鎮山尸發出一陣哀嚎,而就是這個時候,我眉頭一挑,手中的柳木劍再次勢大力沉的斬了過去!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