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80章 因為愛情
    聽著殷老頭的話,我竟是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勸他別去吧,我這個愣頭青的話,他肯定是不會聽的。

    可不勸他,聽著他說的這些話,我就感覺他這一走,怕是很難再回來了……

    我咬著牙,盯著殷老頭,情緒有些低落!

    但殷老頭在灌了一口酒,卻是自己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都是要去送死的人了,還能笑得出來?”我說道。

    殷老頭搖了搖頭,笑著道:“傻小子,別說我這個便宜師父沒教你一些東西,我跟你說,只要你心中有一樣可以讓你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東西,那死,也就不可怕了……”

    殷老頭的話說得很直白,我皺著眉頭,竟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好。

    過了幾分鐘后,殷老頭拍了拍我的肩膀,將手中的酒壺遞給我。

    “喝吧,以后可能就沒機會喝到了。”

    “烏鴉嘴,我等你回來!”

    我直接往嘴里灌了一口,這殷老頭的酒就是難喝,嗆得我直咳嗽。

    “我走了,小子,好好照顧雪兒,若是敢欺負她,小心我找你算賬!”

    殷老頭將酒壺系在自己的腰帶上,沖我說了一句后隨即離去。

    我看著殷老頭離去的背影,心里頭忽然有些沉重不已。

    …………

    殷老頭離開的消息很隱秘,除了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而在兩天之后,急躁不安的我,終于趁得泉叔在焚化間的時候,將我那便宜師父殷老頭去救華夫人的事情告訴了泉叔。

    我話一說完,泉叔立即臉色微變!

    “他什么時候走的?”

    “兩天前。”

    泉叔老眼中閃過一絲驚愕,似乎對自己老伙計的突然離開,也是有些反應不及。

    泉叔頓了頓,問我道:“那他走的時候,有和你說過什么嗎?”

    我遲疑了下,一五一十將當日殷老頭對我所說的話,原封不動告訴了泉叔。

    其中就包括殷老頭讓我好好照顧她的寶貝女兒雪兒的那些話……

    而隨著我的話一說完,泉叔似乎也陷入到了思索之中!

    但就在此時,驟然間,我聽到焚化間外傳來了小雨琪的聲音。

    “雪兒姐姐,你怎么站在門口不進去呢?”

    小雨琪聲音落下,我頓時心頭一沉!

    我暗暗叫了聲不好,回頭一看,只見焚化間的門口處,竟是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個方雪兒。

    我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而方雪兒已然是眼中噙著淚水。

    “凌峰哥,你剛才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真是他的女兒嗎?”方雪兒盯著我一字一句問道。

    我一下子有些蒙圈了,頭皮一陣發麻!

    該死的,我怎么會這么不小心,居然都沒發現方雪兒就在門口!

    這下好了,我和泉叔說話的內容她也都聽見了,殷老頭就是她父親的事情,百分百是瞞不住了。

    我咬著牙,在沉默了一會,只得對方雪兒點了點頭。

    我這一點頭,方雪兒那邊眼中噙著的淚水,感覺就像是掉了線的風箏一樣落了下來,惹得小雨琪也是急忙問她怎么了。

    方雪兒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走進來問我道:“為什么我都沒見過我母親,還有他為什么不早點和我說?為什么?為什么要把我一個人瞞著……”

    方雪兒一連拋出了好幾個為什么,可我卻是一個也搭不上來。

    這其中的事情,別說是我,我估計就連殷老頭自己都說不清楚,我這個外人,又怎解釋得了呢?

    我苦笑一聲,隨即站到方雪兒的面前。

    “別哭了。”我輕聲說了一句,方雪兒的眼眶卻更紅了。

    我望著眼前這個年紀比我還小上一歲,長得楚楚動人,一副鄰家妹妹清純模樣的方雪兒,忍不住伸出手給她擦了下小臉上的淚水。

    方雪兒的臉很滑膩,我小心翼翼的將淚水擦去,但她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卻更讓我感覺到心疼。

    “凌峰哥,我求你一件事情好嗎?”方雪兒抬起頭忽然開口道。

    我愣了一下,這方雪兒怎么和殷老頭說話的意境也太像了點吧……

    我點點頭,道:“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應你。”

    方雪兒紅著眼,道:“帶我去找我的父母好嗎?我想見他們。”

    “額!”我一時有些遲疑,只得干站著在原地。

    方雪兒臉上流露出幾分失望,好不容易擦干淚水的大眼睛,又多了幾分霧氣……

    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泉叔,發現他臉上表情也是有些復雜。

    我心里明白,殷老頭所去的那個地方,肯定是危險重重,他自己都覺得是九死一生的地方,我們去了,只會是他的拖累。

    但人有時候就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即便知道前邊危險無比,卻能仍然為了那血緣牽連著的親情義無反顧。

    而方雪兒就是如此,即便她甚至都沒有真正見到過自己的親生母親華夫人,即便她好幾次都是當面笑盈盈的喊著殷老頭作怪蜀黍,但在知道真相后的她,還是做出了一個讓我覺得意外又覺得是情理之中的舉動。

    只見方雪兒來到了泉叔的面前,流著淚水求泉叔告訴她關于自己父親母親所在的那地方。

    泉叔一言不發的,臉上表情顯得有些嚴峻。

    “泉叔,我求求你告訴我他們在哪好嗎?我想去看看他們,我不想以后都見不到他們。”

    “我想看看我的父母,我想喊他一聲爸爸……泉叔,我求你好好嗎?”

    方雪兒早已哭紅了眼,聽著那悲傷的話語,即便是我,也不禁有些動容。

    “那個地方很危險的,越少人去越好。”泉叔道。

    “不,我想去,我想看看他們一眼,我怕我再也看不到他們了……”方雪兒哭著道。

    泉叔陷入到了沉默,似是在猶豫著。

    方雪兒的哭聲令我感覺到揪心,半響后,我咬著牙,主動走到了泉叔的面前。

    “泉叔,我陪雪兒去!”

    我話音落下,身旁的方雪兒一下子就回過來頭盯著我,一雙淚眼里滿是感動。

    “凌峰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真的。”我堅定道。

    方雪兒淚眼朦朧的,帶著哭音道:“謝謝你,凌峰哥。”

    在我也開口了之后,泉叔也終是有些動搖。

    半響后,泉叔終于松口了。

    泉叔說他也了解過我那便宜師父殷老頭當年的一些事情,據說殷老頭當年也算得上是茅山上的一代青年才俊。

    從降妖除魔,再到泡妞裝逼,殷老頭可以說是無所不能,可偏偏就是這個被認為茅山最有希望當上掌門的人,卻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茅山是正道,降妖除魔更是每一個茅山道士的職責。

    但當年充當著茅山門面的殷老頭,卻偏偏與一個算不上正常人類的女子談了戀愛,并非還私定了終身,這如何不讓人震驚呢!

    泉叔說當殷老頭和華夫人結合的這事情一東窗事發,一下子就惹惱了不少茅山里的老人,他們都認為殷老頭這是自甘墮落,居然和妖女有男女之情,無疑讓他們整個茅山上下都臉上無光。

    所以最后再加上弒師事件的出現,殷老頭一下子就成為了最大的嫌疑對象,即便證據算不上確鑿,卻也引得茅山眾人對他視若弒師的罪魁禍首,導致后來殷老頭因為內疚把自己封閉在鎮妖塔里二十年。

    而究根到底,這一切的緣由,其實就是一個本該斬妖除魔的道士,愛上了一個被視若邪門歪道的妖女……

    若不是聽到泉叔給我們說當年的這些事情,我壓根就不敢相信只會喝悶酒的殷老頭,居然還有這么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

    而現在一想,我也多少理解了殷老頭為什么在知道此去九死一生,卻依然奮不顧身要去救華夫人的原因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愛情……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