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7章 十年之約
    一連好幾天,我都老老實實的往火葬場,家,還有出租屋三點一線的跑著。

    不上班的時候,我就回家陪陪老爸老媽還有小舍,或者是去出租屋留意下那個黑臉胖子的情況。

    相比于我的悠閑,夏胖子和鄧有德這兩個家伙的日子明顯就滋潤多了。

    這兩個鳥人是將在墓穴里得到的東西拿去換成了現金后,可以說是夜夜笙歌,好幾次都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爽一下,但每次我看著他們給我發來小視頻里的那些水桶腰,墻灰臉的女人時,我都義正辭嚴的拒絕了他們。

    什么玩意嘛,有錢也不個我找個年輕貌美的……

    至于被我從茅山帶回來的小雨琪,則是已經跟著劉姐學了不少的化妝技術,小小年紀在面對許多尸體時卻是已經可以做到臉色如常,這一點讓我很是佩服。

    而最讓我擔心的,還是涼皮那個家伙!

    他說是要離開幾天,結果一連四五天,我都沒見到他的任何蹤影。

    要不是我想著這家伙可是連僵尸王都能干跑的男人,我估計這會得要叫夏胖子和鄧有德上街去貼尋人啟事了……

    涼皮沒回來,小情人的消息也一直全無,百般無聊的我,只能時常和方雪兒培養培養感情,而家里的二老又越逼越緊,甚至給我下了期限,說無論如何,就算小舍她媽再丑,也要見他們這對公婆才行。

    可讓我郁悶的是,我這上哪去給他們找個孩子他娘啊?

    我本來是想找小情人的,結果小情人也沒回來

    我尋思著要讓方雪兒去的話,殷老頭那邊又死活不肯,說是這樣會敗壞她女兒的名譽,以后還怎么嫁給高富帥。

    無奈之下,我只得連家都有點不太敢回了,基本都是往出租房那邊跑。

    …………

    一個星期后,又是一個上早班的時間,我一回到焚化間,就看到泉叔和殷老頭在桌子上趴著睡覺。

    看看桌子底下的空酒瓶,我皺了皺眉,這兩個老家伙這幾天幾乎天天喝酒,小日子過得可真是悠閑。

    我遲疑了下,拍醒了殷老頭。

    “小子今天這么早?”殷老頭醉眼朦朧的看著我。

    “我丟,你嘴巴可真是香啊!”我使勁扇了下空氣,這老家伙昨晚不知道吃了下酒菜,嘴巴就跟放毒氣彈似的。

    “殷老頭,我問你件事。”我捂著鼻子沖殷老頭問道。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殷老頭站起來,故意把嘴巴湊到我跟前來。

    真賤啊這死老頭,昨晚估計又吃了韭菜。

    我趕緊往后退,問道:“你之前就對我說過小情人有事情耽誤了,可能要幾天都回不來,這眼下都一個星期過去了,怎么她還沒回來?可不會是出事了吧。”

    我話音一落,殷老頭臉色突然有了一絲變化。

    他連忙擺手道:“你那小情人的功夫厲害得很,怎么會有事,不用擔心。”

    “加上我去探尋墓穴的那段時間,都快個把月了,小情人以前去哪都會跟我說的,但現在非但不說,而我自己也感覺不到她與我綁定的魂元了,這是怎么回事?”我問。

    殷老頭一時有些語塞,而一旁的泉叔也醒了過來。

    泉叔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沒說,徑直就出了屋子。

    殷老頭站在原處,嘴巴張了半天,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我丟,殷老頭你是不是在騙我?”我恍然大悟道。

    “我像是騙子嗎?”

    “我看你不像,而是本來就是!!”我沒好氣道。

    最后,我威脅殷老頭再不跟我說真相,我就帶著方雪兒回去見我爸媽給小舍當媽媽,反正方雪兒也同意了。

    本還一臉無所謂的殷老頭一聽到這話,立馬就跳腳起來!

    不一會時間,殷老頭這才一臉肅然,一字一句道:“小子,你確定你真要知道?”

    看到殷老頭這表情,我心里頭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難道真是小情人出事了?可千萬別啊!!

    我遲疑了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殷老頭道:“其實我也不想告訴你的,但既然你想知道,我不說的話,以你這牛脾氣,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也罷,我索性就將沐晴的事情告訴你把。”

    很快,殷老頭頓了頓,一五一十的就將沐晴隨他一起去茅山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殷老頭說沐晴當初之所以要和他去茅山,是因為她想讓茅山那些個閉關修煉,神龍不見擺尾的老祖級別的人來幫她重塑肉身,只是等到了茅山后,那茅山的老祖卻說她可以幫助沐晴重塑肉身,但是也要沐晴答應她一個條件才行。

    我急忙問殷老頭,道:“是什么條件?”

    “條件就是讓你的小情人,服侍我那塵月師祖十年才能下茅山。”

    殷老頭話一說完,我先是腦子一愣,緊接著忍不住脫口而出道:“我艸,十年?你那師祖神經病啊!!”

    我一下子情緒有些激動,這些茅山牛鼻子本來給我的印象就不太好。

    而眼下聽到殷老頭說那個什么塵月師祖要把小情人留下來服侍她十年,我頓時忍不住要暴走!

    開什么玩笑嘛,小情人是我的,我都還沒讓她服侍我,誰敢搶我的人?

    “小子你想干嘛?放下你的板磚和敲骨棒,有話好好說。”殷老頭沖我說道。

    “說,那個塵什么月的茅山老祖,是在哪里閉關?”

    “茅山那么大,塵月師祖在哪里閉關,我怎么可能知道,當初是我們在找了許多關系后,才讓得她出來的,后來她直接就帶走了沐晴。”

    我問:“那沐晴她就沒有任何反抗和拒絕嗎?”

    殷老頭搖了搖頭,說沒有。

    這一下,我心頭不禁涌起一陣失落感!

    這不科學啊,小情人居然沒有拒絕,可是十年的時間啊,小情人怎么可能會答應呢?

    本來一個月沒看到小情人,我就已經有些恍若失神了。

    眼下再聽到殷老頭的話,我更是深受打擊!

    我連連搖頭,說:“不可能的,沐晴怎么會丟下我去服侍那什么塵月師祖,她和我說過,只要我不棄,她就不離的……”

    我喃喃自語說著,一邊的殷老頭嘆了口氣,隨即拿出一把玉梳子出來。

    我一看到那梳子,心頭更是一震,因為這把梳子是我此前在一處地攤上買的山寨貨,本想著哄一下小情人開心的,結果沒想到小情人卻格外的喜歡這把九塊九還送包裝盒的玉梳子。

    我的手一時有些顫抖,慢騰騰的接過這把小情人從來不離身的玉梳子,一眼就看見上邊多了四個小字:十年之約。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