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2章 黃瓜雖好,可別貪吃
    連貫的兩招落下,邪物的身體突然一動不動的停在了我身前!

    邪物抬起頭,一雙血紅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痛苦的表情!

    而此時的我,嘴角則是已經溢出了一縷鮮血!

    我低頭看了下自己的雙手,皆是已經沒入到了邪物的身體里!

    邪物的身體好像是顫動了一下,不等他再動,我拔出自己的雙手!

    我的右手上正抓著一個血淋淋的心臟,那心臟早已萎縮得不成樣子,卻依然被我生生從邪物的體內挖了出來。

    我將邪物的心臟捏碎,黑色的鮮血濺射過來,邪物的胸口上,赫然出現了兩個大血洞!

    我死死盯著身前的邪物,它離我很近,這個時候,一旦它有任何攻擊,我都不可能避免開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處,而就在場上氣氛沉默了幾秒鐘后,邪物轟然倒落在地上!

    這個時候,我才終于重重喘了一口氣。

    身后很快傳來了一陣拍掌的聲音,我回頭看了下,發現屠夫不知道在什么時候起已經出現在了我后邊,正是給我鼓起了掌。

    “小家伙,你讓我刮目相看!”屠夫淡淡的話語,讓我不禁多了幾分小驕傲。

    我道:“必須的!”

    正在我準備再多裝逼幾句的時候,忽然,我腦袋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然后雙眼一蒙黑就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我睜開眼睛看了下,屠夫的那張老臉頓時就映入到了我的眼簾中,一下子讓我菊花一緊!

    “干嘛呢?”

    我趕緊護住了胸口,生怕屠夫這老家伙會有什么孌童癖之類的嗜好,畢竟我還是一朵祖國的嬌嫩花朵,可經不起摧殘。

    屠夫撇了我一眼,淡淡道:“命夠大,那頭六百年修行的尸鬽的最后一擊居然沒殺死你。”

    聽到屠夫的話,我趕緊低頭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在我的胸口旁邊,正有一道不小的傷口。

    很顯然,昨天晚上那頭尸鬽死的時候,還不忘給了我最后一擊!

    但小爺畢竟福大命大,又豈是它這種邪物可以弄死的?

    劫后余生的興奮并沒有持續太久,隨即我問道:“那尸鬽是什么東西?”

    “尸鬽就是在許多尸體中產生的一具變異尸體,它靠吸收其他尸體的死氣來修煉和強大自己,那些尸體都是很多年前這座森林的各種探險人員,他們死后,就成了這具尸鬽的養料……”

    屠夫娓娓道來,我這才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胸口的傷是你幫我處理的?”我問。

    “不然呢?”

    “那你沒對我做點什么吧?”我故意嬉笑道,本以為屠夫會跟我急,卻沒想到這老家伙還真的點了點頭。

    “臥槽!!”

    我腦袋一陣胡亂,不等我再開口,屠夫就已經丟下一句話便轉身離去。

    “走吧,不想在這邊繼續**怪的肉,就趕緊的。”

    聽到屠夫的話,我心頭大喜,二話不說趕緊就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然而一動,我差點又摔了個踉踉蹌蹌。

    只見在我的雙腳上,不知道什么時候起,居然被綁上了兩個鼓鼓的口袋。

    屠夫回頭撇了我一眼,若無其事道:“口袋里都是一些獸皮,帶回去可以賣個好價錢……”

    “大爺的,使喚小工呢你?”我黑著臉道。

    兩只口袋,我估摸了下,最少都有五六十斤,也不知道里邊到底是裝了多少張獸皮。

    也許是這兩天來被屠夫摧殘習慣了,我雙腳綁著這兩個口袋,居然也能勉強跟上屠夫的腳步……

    一天的匆匆趕路,屠夫好像是帶我抄了近路什么的,當天夜里我們就回到了柳村。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半夜兩點鐘,屠夫說是要去找酒徒喝酒,讓我把他的殺豬刀還有我腳下綁著的兩只口袋放回他家里。

    對于這種差遣,我也只得在心里問候了一遍屠夫的全家女性,這才疲憊不堪的拖著身子往家里走去。

    等到我來到屠夫的家門口時,我這才赫然響起,我原先問候了他的全家女性,貌似也就剩下里邊的她女兒吧。

    此時正是半夜的時間,我心想著田三娘也應該睡著,這母老虎脾氣就不太好,我尋思著我還是不打擾她,自己從那窗戶溜進去吧,反正他們家窗戶破得跟個天窗似的,是個人都能進去。

    我繞到屠夫家窗戶,三下五除二就爬了進去。

    此時的屠夫屋子里,正點著一個暗淡的老式電燈泡,燈光暗淡,顯得有些靜悄悄的。

    我將兩只口袋和殺豬刀放好,此時的我已經是饑腸轆轆。

    我看了下,屋子里就也就只有桌子上還放著根削了一半皮的黃瓜。

    我實在是餓得不行了,直接就將那根黃瓜抓起來啃,而就在我準備離開屋子的時候,忽然在田三娘的房間里傳來了一陣聲響。(別問我怎么知道那個房間就是田三娘的,因為我睡過)

    我來不及走開,房間門很快打開,我抬頭一看,差點鼻血沒跑出來。

    只見在那房間里,穿著一身睡衣的田三娘正走了出來。

    而我定眼一看,5.0的視力一下子就瞄到田三娘的那睡衣,居然沒扣扣子……

    田三娘有些驚訝的盯著我,我也是驚訝的望著她,眼角余光看到她的睡衣,好像還飄了幾下,那胸口上的兩只大白兔頓是顯露無疑。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田三娘問。

    我愣了下,說剛回來,然后指了指身后的窗戶。

    田三娘點了下頭,但旋即她好像察覺到我的目光不太對,一下子趕緊就把身上的睡衣重新裹住,并還對我啐了一口道:“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我有些尷尬,只得摸了摸鼻子,又啃了一口黃瓜。

    田三娘捂著睡衣,目光在我手上的黃瓜停滯了下,臉上表情似是有些驚訝。

    “你那根黃瓜,是在桌子上拿的?”田三娘問。

    我點頭。

    田三娘沉默,目光有些古怪的多看了我一眼,便是回了屋子。

    我看著她那曼妙的背影,說實話心底里是有些冒邪火的。

    田三娘的年紀好像也就是二十五六歲吧,雖然說是結過兩次婚,但真正來說,她的身材和年齡,都可以說是正值黃金。

    只是我這陣子在柳村里待下來后,也聽到村子里不少人對田三娘有閑言碎語的。

    其中就不少柳村的婦女,說田三娘天生克夫命,連續克死了兩個老公,現在導致村子里都沒人敢娶她,那些年紀差不多的男人,雖然暗地里沒少對田三娘流口水,但要真正敢上門提親的,卻沒有一個。

    畢竟一個連續克死了兩個老公的年輕寡婦,不是誰都能接受的……

    田三娘回屋了,關門之前,她伸出頭對我說道:“肚子餓的話,廚房有吃的。”

    “不用了,我吃這黃瓜就行。”我說。

    田三娘遲疑了一下,繼續道:“你覺得好吃嗎?”

    “好吃啊,挺甜的!”我傻白甜似的說道。

    我話音落下,田三娘忽然臉上飛起了一抹紅霞,不等我開口問,她就已經關上了房間門……

    “這女人真是奇怪!”

    我搖搖頭,隨即跳出窗戶,然后往我住的那屋子走去。

    …………

    第二天一大早,我如約來到了屠夫家里。

    而此時的田三娘已經是弄了一桌子的早餐,一下子就讓我食指大動。

    不一會時間,屠夫和酒徒也已經回來了。

    他們兩個老家伙一屁股就坐了下來,不等我開吃,就已經是秋風掃落葉似的將桌子上早餐消滅了大半,氣得一旁的田三娘直瞪眼。

    吃完早餐后,酒徒神秘兮兮的湊過來,沖我道:“小家伙,我聽屠夫說你已經凝聚出了精氣,晚上我帶你去弄點好東西……”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