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章 續魂草
    隨著這個風華絕代的女人話音一落下,我心頭頓是咯噔一下,暗暗叫了聲不好!

    但我心里迅速也涌起了一個小念頭,那就是這個女人本來是躺在水晶棺材里的,根本就不清楚我之前在她身上各種咸豬手的舉動,如果我要是能推給那個已經碎成一地冰塊的樺樹精,那這不就跟我沒啥子關系了嗎?

    我暗暗給自己的聰明點了個贊,但接下來當我看到不遠處那群學生們已經都齊刷刷將目光望向我的時候,我忽然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而更讓我想罵娘的是,就連夏流那個臭道士此時也是摸了摸鼻子,然后指頭一轉指向了我,并一臉正義凜然道:“小周同志,老實交代,是不是你打擾了本道爺女神的,本道爺看你眼珠子都不轉,肯定是你干的!”

    這夏道士的話一說出來,我連忙往地上瞄了幾眼,結果夏道士又得意道:“哼你別看了,地上沒板磚,你休想砸本道爺!”

    “你大爺的,有你這么賣隊友的嗎?”我心底里那叫一個郁悶,本來我就被樺樹精虐得夠慘的,眼下又出來了這么個風華絕代的高冷女人,而且看那本事,似乎還更牛逼,這要是對付我,估計也就動動個指頭的事情……

    想到這里,我又是不禁腦門一陣冒冷汗,我可不能死啊,我手上還抱著沐晴,我還要救她呢!

    “是你擾了本神女?”這時,那高冷的女人目光轉向了我,但就那么一個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我竟是感覺到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我木納的點點頭,此時的我早已被夏劉所出賣,要是再不承認,我估計那個高冷女人肯定要立刻翻臉。

    果不其然,隨著我一承認,那個高冷女人的臉色這才稍稍緩和了一點。

    “如今是何年?”高冷女人再次吐出一句話道。

    這一次我明顯就學聰明了,連忙就說:“現在是公元2010年!”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這回答一說出口,我發現那高冷女人好像還遲疑了一下,然后露出一絲不解。

    “公元2010年?”高冷女人頓了頓,又把目光望向我:“什么是公元2010年,為何我沒聽說過?”

    好吧,這下哥們我又栽了,本還想著在她面前表現一下的,結果直接就被人家反質疑了。

    就在這時,另外一邊的夏劉則是迅速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然后在手指上掐算了幾下,隨即屁顛屁顛地仰著腦袋對高冷女人說:“仙子,現在是庚寅年!”

    臥槽,一聽到夏劉的回答,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一陣腹謗,這臭道士沒想到還懂這個,庚寅年明顯是古代農歷的叫法,這一般人還真不知道。

    不過一般人不知道,那個高冷的女人卻是在聽到夏劉的話后,忽然陷入到了追憶之中……

    一時間下,場上有些寂靜不已,不但是我和夏劉都不敢說話,就連泉叔此時也暗暗往我這邊走了過來,一張老臉上更是多了幾分古怪表情。

    但這個節點下,我也不敢開口問泉叔,但我卻也能猜到泉叔這表情,八成是和那個高冷女人有關。

    我心里在想,這個女人開始時是睡在水晶棺材里,而那個樺樹精又喊那個珠子叫什么天神珠,之前更是還喊了一句什么神有七女之類的話,弄得我一愣一愣的。

    眼下在看到這個風華絕代的高冷女人,我忍不住猜測,難道這個女人,還真是什么神女不成?

    可在如今這個時代,出現點什么妖魔鬼怪我還能勉強接受,但你來一個什么天神還是什么神女,這明顯就有點太駭人了吧……

    就在我心頭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高冷女人卻是自言自語說了一句:“沒想到,本神女居然沉睡了這么久,父親將我鎮壓在此就是為了回到未來來尋找那個人,現在在這里還能找到他嗎?”

    說實話,對于高冷女人所說的話我直接就忽視掉了,眼下我最為關心的,還是這個高冷女人放不放過我,還有她什么時候離去,我還正等著她走了救沐晴呢。

    高冷女人自言自語了一小陣,隨即目光一沉,衣袖一掀后便是宛如一只飛蝶一般翩翩向出口處掠去!

    我看到這里,心里暗暗吃了一驚,那出口里可是被泉叔用紅繩封住的,這個高冷女人一出去一旦碰上了,會不會惱羞成怒回過頭來虐我們啊?

    不過我的擔憂明顯有些多余了,只見那身形翩翩的高冷女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剛才那樺樹精都不敢觸碰的紅繩直接給凍成了冰塊,然后灑落一地,而她則是毫無阻礙的迅速消失在眾人的眼簾中……

    “好美的仙子啊,還是粉紅色的,本道爺就喜歡這款的。”

    高冷女人剛走開,那邊夏劉道士的嘴角已經又有哈喇子垂了下來,那模樣有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此時我則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氣,還好那個女人沒找我的麻煩,不然就憑我,不,估計泉叔和夏道士一起上,我懷疑都不可能是那個高冷女人的對手。

    高冷女人一走,我忙不迭地將懷里的沐晴抱到泉叔的面前。

    “泉叔,救救沐晴,她受了很重的傷!”我低頭看了一眼懷里的沐晴,發現她那長長睫毛下的雙眼已經緊閉,蒼白的精致臉蛋上幾近沒有一絲血色。

    泉叔也廢話,先是伸出手在沐晴的額頭上探了一下,然后又捏住了沐晴的手腕把起了脈……

    看著泉叔這貌似很專業的手法,我感覺到我的心都快懸到了嗓子處!

    我忍不住問:“泉叔,沐晴沒事吧?她為了我,強行從玉戒里出來,結果被樺樹精下了毒手……”

    泉叔不耐煩的打斷了我的話,“別吵!”

    我納悶的哦了一聲,眼睛還是死死地盯著泉叔的老臉,希望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一絲關于沐晴傷情的表情來……

    十幾秒鐘后,就在我有些快沉不住氣時,泉叔卻是收起了手,反倒先嘆了口氣。

    一見泉叔這模樣,我心頭頓是一沉,我連忙問:“泉叔,到底怎么樣了?”

    泉叔看到我的猴急樣不禁對我翻了個白眼后,這才不緊不慢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應該是傷到了魂元。”

    “魂元,這是什么玩意?”我腦袋一愣,脫口而出道。

    “人有七魂六魄,而這七魂六魄的根本,就是元氣,這丫頭為了救你奮不顧身帶著傷體出來,本來就是犯了大忌,如今被樺樹精那么一摧殘,魂魄的根本,也就是魂元受到了損害,這怕是不太好辦了……”

    “泉叔你別嚇我啊,你那么厲害,怎么可能會不好辦呢?你一定要幫我救救沐晴,她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死!”

    說到最后,我已經是眼眶一熱,然后抱著沐晴的身體跪在了泉叔的面前。

    泉叔可以說算是我的師父,這一跪,我倒也沒有多少猶豫。

    “你個傻小子哎!”泉叔頓了頓,隨即搖搖頭一把將我扶起來,然后才說道:“要救她,只能靠你自己。”

    我猛地心頭一喜,連忙問:“我該怎么做?”

    “很簡單,得到一樣東西即可,那東西叫做續魂草,你得到了就能救她……”泉叔淡淡道。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