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章 多年的光棍不是白打的
    不得不說,泉叔這廝還真是老奸巨猾,童子尿倒在我身上居然現在才告訴我。

    我瞥了一眼身旁咯咯直笑的沐晴,發現這個小妮子居然也不怕童子尿……

    “倒!”

    這時,泉叔突然喊了一聲,我連忙則是將手中的童子尿迅速倒在了劉院長的身上!

    原本尋常無比的童子尿在倒到劉院長的身上時,頓時,我看到那動彈不得的劉院長一下子就跟一條擱淺的跳蝦似的,手舞足蹈,那臉上的表情,更是格外的猙獰和讓人毛骨悚然……

    劉院長雙眼睜得跟那銅鈴一樣大,而且那眼睛里更是無比的血紅,我看在眼里,心底忍不住有些發虛;不過一想到我這珍藏了十八年的童男身居然還有克制厲鬼的作用時,我心里頭忍不住暗暗夸獎了一下自己這么多年的光棍果然沒被打。

    “繼續倒!”一旁的泉叔一手抓著小紙棺,一手則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起居然摸出了一張黃符。

    我不假思索,繼續將手中的童子尿一股腦的倒了下去,緊接著,我便是看到被紅繩綁住的劉院長一陣劇烈的掙扎起來,臉色也變得越來越煞白……

    “我要殺了你們,我一定要殺了你們!!”

    突然,一道極其怨恨的聲音響起,那劉院長瞬間跟一攤泥一眼軟趴趴的倒了下去,但在他的身體上,我卻是看到一道黑煙好像從他身上抽離了出來!

    而就在這一瞬間,我卻是聽到泉叔冷哼一聲,手中的小紙棺已經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道黑煙給蓋住,然后行云流水一般就把黃符貼在了那小紙棺的上面……

    “我丟,泉叔,你可以哇!”我看到泉叔這身手,心里頭一陣驚呼,沒想到這看起來跟個老混混似的泉叔,居然還會抓鬼!

    泉叔對我的夸獎視若無睹,他將紙棺放回口袋里,然后又蹲下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劉院長,最后才對我說道:“這個劉院長被鬼上過身,身體有點虛弱,睡一覺就好了。”

    “知道了,泉叔,那這里怎么辦?”我指著不遠處地上的那半具尸體和幾個森白腿骨說道。

    泉叔看了狼藉的地上,隨即從口袋里抽出煙盒點燃了煙道:“這個厲鬼應該是早就知道這里有個黑店,所以才特地把你們引到這里來的,我估計他應該是想殺了你們之后,再把這殺人的罪過推在那黑店老板身上……這樣吧,明天天一亮你們就報警,至于這劉院長,我救了他一命,我想他應該知道自己該怎么做。”

    “呃好吧,對了泉叔,這個厲鬼怎么處理?”我再問道。

    這個上了劉院長身的厲鬼,好像是發現了我手上玉戒的不凡,但他具體怎么發現的這一點,還是不由得讓我很是好奇。

    泉叔吐了個煙圈,轉身就出了廚房,“這事情,等你回來再說吧,這幾天你去廣州,就讓你的那個小晴晴保護你吧,另外別沒事老是占人家便宜。”

    “呃,誰占她便宜了!”我老臉一紅,忍不住低聲嘀咕了一句:“我們是自愿的好嗎……”

    泉叔一走,這時,身旁一直沒有說話的沐晴則是開口了。

    只見她眨了眨大眼睛,一臉疑惑的問我:“占便宜是什么意思?”

    “呃,占便宜……那就是比勾引做壞事更令人發指的事情,怎么,你想試試?”我舔著臉躍躍欲試道。

    沐晴一聽這話,頓時小臉一紅,連忙就跟竹筒倒豆似的連連搖頭,讓我心里好是一陣失落……

    幾分鐘后,我將昏迷的劉院長拖出了廚房,不然的話,等他一醒來看到這廚房的恐怖模樣,怕是得直接嚇死不可。

    暗淡的燈光下,我坐在飯桌旁,沐晴則是坐在我對面,我看著眼前這個看似文文弱弱,氣質出眾的大美女,終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小晴晴,你說你不是鬼,那你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但我可以確定的是,自己不是鬼,我感覺自己活了好久好久,我一直在尋找我妹妹……”

    “好吧,不是鬼就好。”我暗暗松了口氣,都說人鬼殊途,只要不是鬼,我還是勉強能接受的。

    隨即,我再問:“那你知道你妹妹長什么樣嗎?有機會我幫你找找看。”

    一說到妹妹的問題上,沐晴的大眼睛很快就多了幾分神采,她開心的點點頭說:“我妹妹很可愛的,她頭上綁著羊角辮,那是我很久很久前給她綁的,還有她很調皮,經常……”

    “等等!”我心頭驀然一動,忍不住打斷了沐晴的話問說:“你說,你妹妹頭上綁著羊角辮?”

    “嗯,那是我親手綁的,可惜綁了沒多久,我們家就遭遇了變故,妹妹也失蹤了……”沐晴略帶傷感的說道。

    “那你妹妹幾歲了?”這個時候,我腦海里已經浮現出一個綁著羊角辮,笑起來人畜無害卻是會玩懸浮的小女孩身影。

    沐晴想了想,回答說:“我妹妹是在八歲的時候失蹤的。”

    “呃,對頭了。”我直接就是猛地拍了一下大腿,然后直接牽起沐晴的手迅速跑出了旅館的大門。

    旅館大門外正停著兩輛車,其中一輛就是裝著尸體標本的靈車;但等我出去的時候,卻是看到靈車的車門是被打開了的,我迅速就是打開了那個防腐袋,結果發現防腐袋里卻是另外一具陌生的死人尸體。

    “我丟,,一定是泉叔把小番茄掉包帶回去了。”我當即拍了拍腦袋說道,因為剛才泉叔就說過我把小番茄帶出來的話。

    “小番茄?”

    “對,我懷疑小番茄很可能就是你的妹妹,只是泉叔好像知道你的存在啊,他應該也清楚小番茄的身份吧,為什么他剛才在這里的時候不說呢?”我一時心里頭有些疑惑起來。

    沐晴在聽到自己妹妹的消息后,頓是一陣欣喜的抱住了我,讓得我心里頭一陣蕩漾;我連忙開口安慰了一下沐晴,說等過幾天回去火葬場了再問問看泉叔這事情……

    沐晴到也算是聽話的應答了我的要求,不過很快,我的問題又來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亭亭玉立的沐晴,心里忍不住犯難起來,這突然多了個沐晴,明天可要怎么和他們交代呢?

    我皺眉思考了下,隨即問沐晴說:“小晴晴你有什么可以隱藏住自己身體的辦法沒有?明天估計我報警了估計還得作口供,要是多了一個你,他們肯定會懷疑到你身上的。”

    “隱藏住自己?”沐晴蹙了一下黛眉,然后點點頭說:“我試試看,應該可以的。”

    “真的?那就太好了,你能藏到我身上哪里呢?”我連忙問。

    沐晴低頭打量了一下我的身體,然后將目光定格在了我的下半身上,我一見這目光,頓是忍不住用手護住了自己的關鍵部位,心想這個小妮子該不會是看上我那里了吧?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提示她一下不要這樣直接的時候,忽然,我只看到眼前的沐晴化作了一道白色的影子瞬間消失無形,緊接著,我便是聽到了她的聲音微微在我耳朵里響起。

    “那我就藏在這下面,不過這里有點小。”沐晴說。

    聽到沐晴的聲音,我老臉頓是一紅,真是丟人丟到家了,居然被女孩子說我那里小!我連忙說:“是嗎?也許它還沒長大吧。”

    “長大?這玉戒還會長大?”沐晴疑惑的問道。

    “呃,你是在我玉戒里啊?”我一下子有些無語了。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