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章 初吻被奪!
    說實話,當我看見那幾根森白的腿骨時,我第一反應就是特么的我是不是又夢回水滸傳里了,因為在水滸傳里就有孫二娘開黑店賣人肉叉燒包的情節……然而當我想到那人肉叉燒包時,我又是冷不丁的打了個冷顫!

    “人肉,叉燒包,肉包……我丟!!”

    我一下子就跟智商充值過了一般,眼睛掃過一圈那幾根腿骨,腦海里瞬間浮現出了一副畫面。

    那就是那個旅館胖女老板和那個瘦骨棱棱的老公在夜半三更時,趁得那來住店的孤家寡人熟睡后,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剔骨刀打開了客人房間,再將那熟睡的客人給一道剁了,再分成各個部分……而最后,這些遭了毒手的客人們,則是成了下一撥客人們飯桌上的美味飯菜,其中就包括特別好吃的肉包子和色香味俱全的炒肉。

    一想到這里,我只覺得肚子里像是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一樣,頓是一陣反胃。

    我連忙再次打量了一下這個簡陋的廚房,然后幾乎是屏住呼吸的靠近那臺柜子并且將其打開……

    噗通一聲,柜子一打開,里頭頓是隨即掉下來了好幾節早已被剔得沒有一絲血肉的骨頭,這些骨頭森白不已,即便我視力再好,一時居然也分辨不出來這些骨頭到底是人體身上的哪個部位。

    在這一刻,我幾乎是暗暗慶幸了自己不是一個人來這里住宿,因為這樣的話,我勢必就要被那旅館胖老板給收了小命;因為在這之前我和李強睡的房間里,可就有一些其他男人的衣服,那時候,我還傻傻很天真的以為那些衣服是那個肥豬流女老板的姘頭……

    “該怎么辦?現在去叫醒鄧婕和劉院長他們嗎?我們人多,這旅館老板就兩個,估計有戲!”

    可就在我準備壯烈凜然的去告訴司機李強他們時,我腦子一愣,隨即就想起來此刻在廚房外,好像還有個白裙女子在等著我。

    好吧,這下我是徹底欲哭無淚了,不但陷入到了黑店吃了人肉包子不說,大半夜的起來撒泡尿居然還惹上了個女鬼……而且這個女鬼,已經是和我第三次見面了,我不知道我出去是先被她給一口咬斷脖子,還是說一爪子被抓透心臟,因為無論是哪個死法,我都怕。

    可是不出去的話,我難道要在這里等到天亮嗎?可那個時候,女鬼走不走還不一定,司機李強他們肯定會開車離開,到時候,旅館老板發現我在廚房里,我又是死路一條。

    “我的天,老周家祖宗快顯靈啊,我要是死翹翹,你們的香火可就斷了啊……”我雙手合掌差點就要跪倒在地上,可當我看見地上那不遠處幾根滲白的人骨,我又是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想老祖宗們知道我的心意就行,跪不跪應該沒什么區別。

    我咬咬牙,心想還是出去吧,那個女鬼是第三次見到我了,如果若是真的要殺我,應該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我出去見機行事,看能不能保住小命再說!

    這個想法一出來,我心里這才多少松了口氣,然后攝手攝腳的將那張堵門的桌子輕輕推開,在猶豫了三分之一秒后,終于是先把腦袋探出了門外!

    一看門外,此時根本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身影!

    “奇怪,女鬼去哪了?”我心里閃過一絲疑惑后,隨即便是一陣暗爽。

    “你在找我嗎?”突然,在我身后一道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勒個去!!”一聽到這聲音,我當初神經繃緊,然后后脊骨頓是一涼!

    我艱難的回過頭,只見在我的身后,此時正站著一個,不,是懸浮飄著一個白裙女子……

    “你你……你好啊,吃吃……飯了嗎?”我牙齒打顫說道。

    白裙女子聽到我的話,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即突然搖頭說:“我沒吃過飯,你有吃的嗎?”

    好吧,一聽到白裙女子的話,我差點忍不住就一頭撞墻上去,我這不傻逼嗎?這女裙女子根本就是一個女鬼,我問一個鬼吃飯沒有,這意思不就像是一只老鼠問一只餓了三天的貓說:嘿,哥們你吃飯沒有,沒有的話來吃我唄。

    “沒吃飯啊?那我去給你弄點吃的……”我靈機一現,然后就要趁機逃走;我心想小時候老人們說每個人的身上都會有陽氣,而鬼陰氣重,所以一般鬼會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出現。

    我眼看就要摸向樓梯向著二樓跑去,二樓那里人不少,一旦我上去了心想即便再不濟,奪舍還能找幾個替死鬼,至少那個吳奎就是個很好的目標。

    可我沒想到的是,我前腳還沒上樓梯,后邊我就感覺好像有個東西牽住了我的手,我回頭一看,發現是白裙女子已經抓住了我的手,說:“不要上去,有個厲鬼要下來了。”

    “什么?厲鬼?你不就是厲鬼嗎?我的姑奶奶你就放過吧,每逢婦女清明節我給你多燒點紙錢行不?”我幾乎是白著臉說道。

    “咯咯,誰跟你說我是鬼了?”白裙女子突然嫣然一笑,不敢說這笑容傾國傾城,但至少卻是差點讓我心神失守,緊接著,她便是搖了搖頭,繼續說:“我不要錢,我看你是個好人,所以才想救你的。”

    “什么意思?”

    不等我再問,白裙女子抓著我的手一把就往后邊走了過去,然后和我一同隱藏在黑暗中。

    不得不說,白裙女子的手真的很冰很冷,我就感覺自己的手抓住了一塊冰似的,心底里一邊發毛一邊想著她剛才所說的不是鬼那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時,白裙女子突然眼光看向我,幽幽說:“你身上陽氣太重,得想個辦法暫時壓制住,不然他肯定會發現。”

    “他?哪個他?”我忍不住問道。

    對于我的話白裙女子直接是無視掉了,只見她皺了皺眉,然后突然就抬起頭把嘴唇貼到了我的嘴里!

    不等我反應過來,白裙女子好像輕輕吹了一口氣到我的嘴里,頓時讓我唇齒生香……

    面對白裙女子的突然‘襲擊’,我腦海里在空白了三分之一秒,然后直接浮出了一個念頭,“我去,我的初吻這樣沒了??”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