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三無旅館
    “是誰?”我心頭一震,連忙問說。

    可小女孩卻是對我眨了眨眼睛,這小妞調皮吐了下舌頭后竟是還故意討價還價起來,說:“咯咯,我要吃小紅紅,不然我才不說。”

    我忍不住側頭看了一眼正停在不遠處劉院長的那輛車后,腦海里卻是一下子想起來剛才在路上時,那個白裙女子在中間被他們車子碾壓而過的畫面;我心想,難道說那個白裙女子上了劉院長他們的車子?

    一想到這里,我忍不住打了個激靈,隨即便是對那小女孩說:“你等著,我去給你買小紅紅,千萬別亂跑啊!”

    說著我迅速將車門打開后關緊,一路小跑的沖進了那中轉站的服務廳里,這中轉站不大,但里邊剛好就有個專門賣水果的攤子。

    我連忙跑過去,一掃就看見水果攤上放著許多番茄,我問了下老板關于番茄價格后,頓是不由得一陣肉疼,大爺的,一個番茄居然還比外邊一個蘋果還貴。

    心事裝著事情的我迅速就丟了張十塊錢的紙鈔抓起兩個番茄就回到了靈車里,一進車,小女孩就迅速對我撲了過來……

    “給給,你快說說劉院長他們的車子里,是不是多了個白裙女子?”我緊張問道。

    小女孩笑嘻嘻的接過番茄,然后櫻桃小嘴往那番茄上一咬,緊接著,我就看見一個圓滾滾的番茄兩三秒鐘不到竟是枯萎了一大半。

    “咯咯,好吃,好吃。”小女孩一手各抓著一個番茄迅速將其吸成干癟癟的模樣后,這才露出幾分疑惑的表情看著我說:“什么白裙女子?”

    “我去,你別耍我啊小祖宗,你剛才不是說另外一輛車上有一個不是人嗎?他不是人,那是什么?”

    其實我也真是傻,居然還會問這種話,不是人,那肯定就是鬼了;可我轉念一想,泉叔好像就跟我說過這個小女孩非人非鬼,而且我剛也偷偷仔細觀察了下,這個小女孩好像還真不是鬼,因為車外的陽光照進來,我明顯看見小女孩的身后是有影子的。

    小時候,老人就曾說過正常人都是有影子的,而鬼由于陰氣過重,是沒有影子的……所以當我看見小女孩身后是有影子時,我這才稍稍放下了幾分警惕。

    “咯咯,哥哥你真想知道?”小女孩眨了眨眼睛說。

    緊接著,我便是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陣聲音,是那司機李強和吳奎吃完東西回來了。

    我丟,我心頭一緊,可不等我反應過來,我回頭一看,發現小女孩居然已經主動的鉆進了防腐袋里,在那拉鏈被自動拉上去前,小女孩更是還不忘對我做了個鬼臉,那讓我叫一個氣啊,得,十塊錢兩個的番茄白買了……

    車門被打開,吳奎冷冷的瞄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就坐到了副駕駛座上,而幾分鐘后,鄧婕也已經走了回來。

    “給。”戴著一邊耳機的鄧婕看起來有些嫵媚,而更讓我覺得她嫵媚的是,她居然還給我打包了一份吃的。

    “謝謝啊!”我看著眼前這么一個越來越像是我鄰家姐姐的鄧婕,一時心里好感飆升……

    靈車緩緩啟動,我搖下車窗看了一眼附近劉院長的他們一輛車,結果發現劉院長正坐在那輛車的副駕駛座上休憩,而那個開車的司機,此時這才從那中轉站里撐著一把雨傘緩緩回到了車上。

    看到這里,我腦子一愣,連忙就再次定眼看向了那個開車的司機;這會雖然是大中午的時間了,但外邊的太陽也不是很大啊,這個司機居然還拿了雨傘來遮太陽?

    如果在這之前,我也許對司機撐傘的事情肯定不會見怪不怪,可在小女孩給我說過劉院長他們的車子里有一個不是人時,我一下子就將這個司機的詭異給代入了進去!

    我緊緊的盯著那司機,心里已然把這個家伙當成了小女孩口中的那個非人存在……

    靈車上路,一路兩邊的風景無限好,只是略顯有些荒涼,除了稀稀疏疏的房子外,一路上竟是很少看到其他的車子和人。

    這個時候的我,心里也緊張的觀察起身后那開車的司機,那個司機據我所知是劉院長在我們當地請來的,可以說我們對于這個司機,都是處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上;而有時候,越是是無知的東西,反而更容易激起人心的驚恐,就像我,十分鐘的時間里,我最少回過十一次頭去偷看那個司機,幾次差點就想跟人借個望眼鏡來監控那司機了。

    這低速路一路上坑坑洼洼的,就在我滿懷心事的時候,更不好的事情也終于發生了。

    隨著靈車司機李強發出一道冷哼,然后一個急剎車下,讓還在回頭偷望后面那司機的差點就摔了個狗吃屎。

    幸好的是,在臨摔倒前我身體一側甩掉那剎車的慣性,然后順勢倒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而就在我暗暗慶幸自己怎能如此聰明之際,忽然,我感覺到像是一陣淡香的味道滲入到了我的鼻間。

    咦,一聞到這股淡淡的香味,我一時有些納悶,心想這靈車的座位上什么時候變得香噴噴的看;可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一眼就看見我正是倒在了一旁鄧婕的大腿上,而此時,鄧婕正是睜著一雙美眸冷冷的看著我。

    我丟,這下丟人丟大發了,我居然倒在了鄰家姐姐的大腿上;不過還別說,這鄧婕的大腿雖然套著褲子,可我依然能感覺到這大腿的修長;如果要用那些老司機的話來說,我想這腿應該就叫作腿玩年吧——

    “還不起來?”鄧婕忽然開口道,冷冷的話語,跟此前那副給我打包吃的截然不同;我看到這里,心里暗叫了一聲不好,得,這下人家肯定把我當作揩油的小流氓了……

    “抱歉抱歉,我沒想到車子會突然剎車……”我連忙對鄧婕道了個歉希望可以減輕我在她心里形成的流氓形象。

    而這個時候,前邊的李強則是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車子壞了,我下去看看。”

    聽到李強的話,我心里頓是一陣無力,這今天給出門我是沒看黃歷還是怎么滴,高速上不去走低速,上低速又壞了車子,這倒霉事一件接一件的。

    幾分鐘后,檢查了一遍車的李強回到了車上,說:“發動機老化出問題了,一時怕是修不好,只能讓后面的車來拉我們找個地方先住一晚。”

    “不是吧,這么倒霉?”我心頭咯噔一下忍不住說道。

    “確實倒霉,我也不知道劉院長為什么一定要帶你這個倒霉家伙回學院。”坐在前邊的吳奎看都不看我一眼,小聲冷笑的嘀咕道。

    我聽在耳里,頓是忍不住要發飆,這個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了,從昨天開始就一直不忘找機會諷刺我……

    這時,劉院長的他們車也湊了過來,劉院長在聽到李強的回答后,反倒是顯得挺平靜的。

    “前邊有一處旅店,我們就在那里休息一晚吧。”劉院長說。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點點頭隨著他們說好,這靈車壞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就這樣,在劉院長和那個開車的司機說了幾句后,那個司機居然也同意了在前邊拉靈車走一段的要求……

    靈車壞的地方離劉院長所說的旅館也就幾百米的距離,而至于這劉院長所說的旅店,其實就是一棟只有兩層高,孤零零豎在荒郊野外中沒裝修沒招牌沒美女前臺的三無民房!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