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0章 流浪漢式高手
    這一刻,我都已經看到腎虛公子睜大眼睛地盯著我,臉上更是多了一縷瘋狂的表情!

    “哈哈,蠢貨,死吧,都去死吧……”

    腎虛公子在狂吼,而我身邊的一片片氣墻,更是跟一堵鐵板似的,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腎虛公子還是肆無忌憚的吼著,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小情人,發現她的臉色也蒼白了不少。

    “你怕死嗎?”我忽然忍不住問道。

    小情人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我看在眼里,心頭更是不由得激蕩了一下……

    我可以從小情人的眼中看到,雖然她一言不發,但眼中的堅毅,卻是無比的明顯。

    我將小情人的手抓得更緊了一些,輕聲道:“謝謝你……”

    “死到臨頭,還在那里你儂我儂,哼,那本公子就成全你們,讓你們共赴黃泉!”

    腎虛公子此時就跟一只發情卻又爭奪不到配偶的公狗一樣,臉上表情都變得有些猙獰起來!

    很快,我便是感覺到身體的壓力越來越大,呼吸也逐漸急促,雙眼開始出現了一片片黑影……

    我知道,這是身體重力過大的原因,不用多久,我整個身體里的鮮血可能都會受不住這股重力,然后就跟一個打氣打多的氣球一樣,猛地一爆,沒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我聽到不知道哪個方向傳來了一道淡淡的男人聲音。

    “你已經輸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傳來,我猛地心頭一動,連忙就是睜開了眼睛!

    只見在我身前不遠處的黑暗中,一道灰色的男人身影緩緩走了過來……

    男人的速度很慢,我目光看去,更是發現這個男人一臉的胡茬不說,就連身上的那件衣服,也多了不少的灰塵。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卻是手上還提著一個粗糙的酒壺,走兩步喝一口,滄桑的老臉上則帶著一抹醉意微醺。

    男人聲音落下,我頓是看到腎虛公子臉上的神情急劇變化了一下!

    “大……”

    腎虛公子話還沒說完,灰衣男人已經忍不住擺手制止了他,有些醉醺醺道:“先別喊我,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的確是你輸了。”

    灰衣男人的話一說出來,我那叫一個心頭大喜!

    大爺的,可總算是來了個會說人話的!

    我趕緊沖著灰衣男子道:“大叔好眼光,你說得沒錯,就是這個腎虛公子輸了,嗎的,現在突然不認輸就算了,還對我們下狠手……我看,對于這種不信守承諾的男人,白長了個把!”

    “住口,蠢貨你再說一遍,信不信我讓你立刻被碎尸萬段!”腎虛公子惱羞成怒道。

    我在里邊咬著牙,也是昂起了腦袋,“我去你大爺的,你有本事就弄死我,不然你就不是個帶把的!那個灰衣大叔,你說,這種說話不算話的人,能算是男人嗎?”

    我故意將戰火燒到了那個還在瞇著眼睛喝酒的灰衣男子,而灰衣男子接下來的話,也沒讓我失望。

    只聽灰衣男子看了我一眼,又是灌了一口酒,懶洋洋道:“說話不算數的,那不是男人。”

    “哈哈,你看,連路人大叔都看不下去了,我說腎虛公子,你有本事殺了,就要有本事承認自己不是男人!”

    “你!”

    腎虛公子啞口無言,可讓我奇怪的是,明明灰衣男子都說得這么直白了,那腎虛公子卻是只瞪著我,看都不看灰衣男子一眼。

    “冷虛,的確是你輸了。”灰衣男子再次懶洋洋說了一句。

    腎虛公子頓是臉色一變,眼睛死死盯著我。

    “可是,這蠢貨侮辱過我!”

    “呵呵,你覺得,是一個侮辱重要,還是你自己的承諾重要呢?”灰衣男子再說。

    這一下,我發現腎虛公子直接就是無言以對。

    “灰衣大叔,你說得真是有道理,有的男人啊,他死了,但是他比誰都爺們;但有的男人吧,雖然還活著,但卻跟個沒帶把的異樣……你說這種男人,還有臉面當妖怪?”

    我一番話下,腎虛公子幾近抓狂!

    但讓我有些古怪的是,腎虛公子本來實力不低,可為什么當那個醉醺醺的灰衣男人出現后,這家伙反倒是有些束手束腳的呢?

    就連本公子也換成了我的自稱,難道這個灰衣男子還是個牛逼哄哄的存在不成?

    一想到這里,我心頭那叫一個興奮!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灰衣男人的相貌,還有外在氣質等一系列情況后,忽然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心里暗暗嘟囔了一句:“這年頭,高手咋都混成了流浪漢呢?反倒是像我這樣的小鮮肉,卻是被虐成了狗,天理何在啊?”

    “輸了就要認,冷虛,你說對不對?”灰衣男子道。

    腎虛公子還沒來得及開口,我則是已經直接插嘴道:“大叔你這話我愛聽,男人嘛,輸了就要認,你說對不,腎虛公子?”

    腎虛公子臉上怒火直露,可咬牙切齒了好一會,卻是也只能干瞪著我!

    在過了幾秒鐘后,忽然間,我感覺到身體一輕,整個人都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趕緊回頭看了一眼小情人,發現她臉上的表情也輕松了不少……

    “你沒事吧?”我問小情人。

    小情人輕輕搖了搖頭,目光卻是投向了不遠處醉意微醺的灰衣男子。

    “怎么了?”我心頭古怪問道。

    小情人目光有些凝重,對我輕聲道:“那個人,很強。”

    “是嗎?”

    我趕緊再看了一眼那個灰衣男子,結果發現這個家伙一口酒悶了后,嘴角已經掛上了一條哈喇子,怎么看,都像是那種缺愛的智障人士……

    “大叔,謝了哈!”我對灰衣男子瞄了一眼,眼下小情人也沒事,我得趕緊趁機離開這個地方才行。

    灰衣男子搖了搖頭,對我說:“走吧,這地方不是你們能呆的。”

    “嘿,我也想走啊,可既然進都進來了,要是找不到人,我可不會甘心離開。”我是不由得苦笑了一聲道。

    灰衣男子抬頭看了我一眼,渾濁的雙眼中多了一絲驚愕。

    “你是來鎮妖塔找人?呵呵,有趣,我在這里二十年了,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進來鎮妖塔找人的。”灰衣男子輕笑了一聲道。

    老實說,我聽到這話就有些不太爽了,怎么這話感覺就像在笑我是個傻逼一樣呢?

    我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我找的可不是一般人,我是為了讓他出手來救我的小弟,不然的話,就是給我多娶幾個媳婦,小爺爺沒興趣在這里呆著。”

    我話音落下,身旁的小情人則是紅著臉輕啐了一口……

    一旁的灰衣男子搖頭輕笑,擺手示意讓我走吧。

    我眼角余光掃了一眼不遠處正對我瞪著眼睛的腎虛公子,故意人畜無害地對他笑了笑,隨即便是向灰衣男人問道。

    “那個大叔,剛聽你說來這邊挺長時間了,我可以問問個事情嗎?”

    “要問事情,有酒嗎?”

    “要酒沒有,不過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到時候出去了我可以請你喝花酒。”我舔著臉說。

    “花酒?呵呵……說吧,你要問什么事情。”灰衣男子不止于否的搖了搖頭,同時將酒慢慢倒入口中。

    我見狀趕緊就是問:“我要問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你有沒有聽說過這鎮妖塔里,有一個叫做殷燦的茅山道士?”

    我話音落下,只見灰衣男子手中倒酒的動作頓是停頓了一下,緊接著,我便是看到腎虛公子也是面色古怪的抬頭望向了他。

    半響后,不等我火燎火燎的耐性要磨滅殆盡,只見灰衣男子狠狠灌了一口酒,隨即道:“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找他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大叔,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眼看著尋尋覓覓,結果居然在灰衣男子的口中得到了殷燦的下落,我心頭叫一個狂喜!

    但很快,灰衣男子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只聽到灰衣男子淡淡道:“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

    【作者題外話】:第二更送上,謝謝華夫人的打賞!另外今晚的活動已經圓滿結束,由于我今晚有事情,也是匆忙趕回來的,所以在這里特別感謝今晚不洗頭,小哲,小雨琪,還有最重的女子……真心在這里說一句謝謝了。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