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76章 香術(求月票哦月票月票)
    ————————

    秦魚呢,在山中混亂的時候,大搖大擺離開了安全的無闕閣樓,這件事,自然落入很多人眼中。

    不是沒人起心思的,但都有顧慮。

    1,無闕青丘肯定不是蠢貨,你特么看她說話做事的套路,滴水不漏,堪稱完美,為何敢這么冠冕堂皇將自己置于險地呢?莫非她飄了?

    2,即便她飄了,也不至于帶著剛得手的大量海靈送人頭送資源吧,這得是多飄才會干的蠢事?即便她自己喝醉了飄了,無闕那兩個智商跟武力兼備的超級師兄師姐會讓她亂來?

    3,即便她亂來,身上肯定不帶海靈,那他們截殺她還有什么意義嗎?

    綜合三點,各處兩個選擇兩個結果。

    1,殺她,沒有利益,但可以提前扼殺一個天才于搖籃中。

    2,殺她,十之八九有陷阱,那無闕師兄師姐兩人沒準在背后跟隨保護,以青丘為誘餌,等著人上鉤犯錯,元星光跟天扈宗就是前車之鑒,好生凄慘。

    那到底是殺呢,還是不殺呢?

    好多人猶豫了。

    在他們的猶豫下,秦魚已經走在小道上,走著走著,就路過了很多人地方。

    七公子啊,赤霄樓啊,碎羽山脈啊,藏兵谷啊,海納王國啊....

    好家伙,攏總算算大部分都是敵非友。

    嬌嬌:”你會被套麻袋拖巷子里去嗎?“

    秦魚:”有你在,他們拖不動。“

    嬌嬌:“???”

    秦魚自然察覺到這些閣樓里面若有若無氣息,都在鎖定她呢。

    靈霧縈繞,借著這樣的環境,這些人一旦確定她是真的肚子一人,勢必最后還是會忍不住的。

    秦魚要在這些人動手之前...敲門。

    叩叩叩。

    她到了一個閣樓前面,步子一頓,伸出手,不輕不重敲門。

    還敲得別有韻律。

    里面沒反應。

    秦魚也沒等多久,就開口了:”月錦公子,特地傳音我來,卻不開門,何意呢?“

    這句話,很多人都聽到了,屋內的人...自然也聽到了。

    咯吱,門打開。

    面帶儒雅斯文之氣的月錦懷墑站在那兒,笑道:”青丘姑娘...“

    秦魚微笑:”喊我來,不讓我進去?“

    月錦懷墑微微皺眉,若有所思,目光似不經意打量過她身后周遭。

    大概...是確定沒有人的。

    目光一閃,月錦懷墑微笑:”自然,請進。“

    他退開一步,讓秦魚進去。

    門一關,隔絕一切。

    一進屋,秦魚就聞到了一股味兒,她眉梢微動。

    ”這屋子好香啊。“

    月錦懷墑瞇起眼,笑道:”不過是一些普通熏香而已。“

    秦魚踱步而進,目光從容,很不經意掃過屋內一切擺設,”你這里不錯。“

    ”各個閣樓,都有不同的裝修風格,也只是恰好買了這里而已,不過,不知道青丘姑娘找我何事?為何故意說我找你來呢?“

    ”我不是找你啊,是找南宮之筠,也不是你找我,是南宮之筠找我,你說,既然我找她,她又找我,我不該來嗎?“

    月錦懷墑的眼底很深,”可是她出去了,不在呢。“

    秦魚:”是嗎?她怎么告訴我,她在里面第三個屋子呢?那個屋子里的香更好聞。如果說這外面的香名為香里雪,價格高昂,里面的香香里雪就更稀罕了。“

    月錦懷墑:”青丘姑娘對此道很了解啊?“

    秦魚:”女人嘛,天性愛美,但南宮之筠那個骨子里住著一個男人的女人就算了,一天天的就知道處理公務,她又怎么會知道這香里雪跟香里雪若是前后吸入,自會讓體質中一種迷魂的隱毒呢,這種毒十分隱晦,莫說她一個出竅期,就是化神期高手都未必能察覺,因它是一種自然毒素,無術法作用,積累到一定量才會爆發,功效驚人。“

    月錦懷墑:”我不明白青丘姑娘你的意思。“

    秦魚轉身,笑看月錦懷墑:“你不需要明白啊,因為南宮之筠已經徹底明白了。”

    月錦懷墑攔在秦魚走進房間的路上,雙手負背,面帶微笑:“我還是不明白青丘姑娘你的意思,之筠她真的不在呢,而且里面是我臥室,孤男寡女,青丘姑娘你這樣有些不妥吧。”

    秦魚朝他笑,眨眨眼,嫵媚動人得很。

    “你也說孤男寡女了,再不妥也不過分吧。”

    月錦懷墑垂眸,“青丘姑娘背景厲害,在想可不敢有非分之想。”

    “你不敢想,但是你敢做,話說...你的咒術準備時間這么長的么?”

    秦魚這句話一說,月錦懷墑臉色一變,但也面露狠辣,反手一記咒術,那咒術,與周邊熏香配合,整個屋子頓然變成鬼魅呼嘯的香氣空間——甚至能影響人的靈魂。

    好厲害的香術咒法。

    也是極為隱秘的詭術。

    嬌嬌吃了一驚,卻是輕松一腳跳到地面上...跐溜一下跑了。

    月錦懷墑留意到這只肥貓,他有心阻止,當首先還是得把秦魚處理好。

    她既然進來了,就別想再出去了。

    ”這香術咒法不錯,但也就...“秦魚手指結印,剛驅散這咒術,忽臉色微微一變,身體搖晃了下,貼靠了墻壁。

    月錦懷墑面露寬色,慢悠悠說:“無闕青丘,你們這些人自詡在大秦國頂尖人才,高高在上,從不把別人放在眼里,又怎知有人其實并你們更天才,只是更懂蟄伏。”

    “而我擅長的,又豈止是香術咒法,還有地魅術,你要知道,人一旦要做事,勢必要考慮到所有漏洞,萬一之筠仍有余力,想脫身,逃出這里,那于我會很麻煩,所以,我早已在這里的地板上布下了高端的地魅術,現在,你動不了了吧。”

    月錦懷墑輕笑著,靠近秦魚,伸出手,手指即將接近秦魚腹部。

    他要在短時間內廢掉秦魚的元嬰,讓她毫無反應能力,然后處理結尾,讓她“失蹤”在自己這里。

    雖然棘手,但總歸不能讓她活著出去了,而且這個人身上有巨大的好處,除了海靈,還有其他。

    “純凈的木系靈根,我想,你的修為進步如此可怕,絕不止單純的木系單靈根...”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