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0090章 這應該是變異的
    雙方都沒有動彈。

    地魔是擔心有陰謀,而林凡則是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要動手。

    他暫時沒有想好,萬一動手沒打得過,就有些尷尬了。

    “首領,什么時候動手啊,就這么看著也不是辦法啊。”

    有地魔等的頗為不耐煩,不就一個仙門弟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首領好像擔心什么事情似的,這能有什么好擔心的,一起上直接將對方拿下。

    大地魔發現林凡手里的青蟾刀是法寶,眼里閃爍著貪婪之色,如果他得到這件法寶,絕對能提高自己在地魔里的地位。

    區區二十幾頭地魔的首領算什么。

    他要成為百頭地魔的首領。

    因此必須拿到這件法寶,不然什么都白說了。

    林凡正在琢磨著,這群地魔是怎么想的,到現在都不動手,是不是因為他們心里也沒把握戰勝自己,還是說就在剛剛,他們偷偷摸摸的通知別的地魔,想要等到那些地魔到來,最后用人海戰術將他填平。

    越想越有可能。

    他現在法力已經達到五十年,內力也快五百年,身懷各種天賦神通,鹿死誰手不太好說,但他心里有很大的把握。

    干了。

    甭管那么多,真打不過再跑不遲。

    頓時。

    林凡施展身法,身體縹緲無蹤,腳步落地,變幻無常。對付四頭地魔,其中有一頭的法力比他渾厚,自然不能硬拼,得講究戰術才行。

    他現在所學的刀法只有烈陽刀法,而且還是凡俗武學,以法力為基礎,施展其中一刀。

    焚天。

    頓時。

    青蟾刀光芒大盛,火紅的烈焰騰空而起,炙熱的氣浪撲面而來,讓林凡頗為驚訝,沒想到用法力施展烈陽刀法竟然會有這樣的效果。

    一刀朝著地魔劈去,不過這頭最強的地魔怒吼一聲,手掌一翻一柄普通的刀出現在手里,法力灌入,散發著黑色的光芒,瞬間碰撞在一起。

    “這件法寶在你手里發揮不出它的威力,該是我的。”大地魔貪婪的說道,瞬息之間,兩者交手數十刀。

    青蟾刀是法寶,砍碎尋常的刀器自然沒有任何問題,可是這頭地魔的法力太雄渾,直接以法力硬拼,雖然有點落下風,可是林凡想要將其砍破,還需要花費一番手腳。

    另外三頭地魔對林凡手里的青蟾刀也是無比的貪婪,他們也想擁有,可是大地魔在這里,怎么可能輪到他們。

    四頭地魔撲來,壓力倍增。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就你能發揮出它的威力,你怎么就這么不要臉呢。”林凡快速的一刀將一頭地魔劈傷,想要上去補刀,但是那頭大地魔怎么可能會給他機會。

    看來想要將這三頭地魔斬殺,必須殺掉這頭大地魔。

    可是憑借刀法想要將這頭大地魔斬殺,難度太大,刀法限制了發揮,將青蟾刀別再腰間,施展地罡拳法。

    這門拳法是罡天仙門的基礎拳法,但不管怎么說,這也是脫離凡俗的拳法,一旦施展開,就能有種種妙用。

    頓時,在林凡施展地罡拳法時,他感受到拳法在牽引地煞之力凝聚在拳上,而對于地魔來說,他們對地煞之力很是敏感。

    “你是罡天仙門弟子,真是可惡的仙門,多次來地魔平原找我們麻煩,該死。”大地魔見林凡施展的地罡拳法很是精湛,也就將他認為是罡天仙門的弟子。

    只有罡天仙門的弟子,才能領悟到罡天拳法的精髓。

    砰!

    砰!

    林凡數拳轟中大地魔,可是沒有想象中的吐血情況,反而他發現這頭大地魔的防御有些驚人,陡然間,他發現那頭大地魔的身體表面有些問題,好像有什么東西跟他的身體融合一體,此時遭受外力的摧殘,出現分離的跡象。

    對了。

    剛剛他探查到,這頭大地魔擁有破損的魔蟲內甲,莫非這就是那內甲不成。

    瑪德!

    還真的像是烏龜,硬的不行,他數拳下去,都感覺這反震的力道有些猛。

    “該死的家伙。”大地魔暴怒,眼里兇光乍現,手中的刀爆發光芒,同時還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

    “破音魔刀術。”

    瞬息之間,大地魔燃燒法力,身影瞬間消失不見,仿佛就從來沒有在這天地間出現過似的。

    危險!

    林凡汗毛豎起,這是他第一次跟擁有法力的家伙交戰,心中頗為緊張,尤其是這頭大地魔消失不見,更是讓他緊張萬分。

    這破音魔刀術到底是什么刀法。

    突然。

    他自身擁有的天賦神通驟驚發動,雙腳不自覺的猛的朝著地面踩去,身體向后滑行,而就在這剎那間,大地魔出現在他面前,同時一道刀芒朝著喉嚨割來。

    “這都能躲過去。”大地魔瞪著眼睛,他燃燒法力施展破音魔刀術,速度達到極致,本來就應該一刀擊殺對方,但哪能想到對方竟然在最為關鍵的時刻躲開了。

    林凡感覺脖子那里有些涼嗖嗖的,雖然避開,但是鋒利的刀芒依舊還是劃破了他的皮膚。

    “給我去死。”

    林凡發現大地魔法力猛的停滯一下,抓住這機會,手掌摸向腰間的青蟾刀,刀在掌心旋轉,手臂一揮,青蟾刀旋轉而去,撲哧一聲,直接劃開大地魔的脖子。

    如果是尋常兵器,想要破開大地魔的皮膚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但法寶就不一樣,蘊含法力后鋒利無比,切開地魔的皮膚就跟切豆腐似的,沒有任何難度。

    “怎么可能。”

    大地魔捂著脖子,不敢置信的看著林凡,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就連林凡都知道,剛剛這大地魔施展的那一招真的很恐怖,如果不是有那天賦神通,那么現在死的人就是他了。

    占了一點便宜。

    而就這一點點的便宜,卻是影響了整個局勢。

    剛剛大地魔施展破音魔刀術后,法力明顯的停滯,運轉不靈,應該是消耗太大,讓他抓住了這樣的機會。

    直接一刀將其解決。

    搞定這頭大地魔什么都好說,來吧,掉落一些能用得著行不行,要求不高,將他的法力給我掉落出來就行。

    還有完整的靈根也來一個。

    這是他第一次遇到擁有完整靈根的地魔。

    也許這就是變異吧。

    “跑。”

    “快跑。”

    另外三頭地魔驚駭的看著眼前一幕。

    見鬼了。

    首領就這么憋屈的死了?

    PS:再過幾天就上架了,我會發糞圖強的,每天早上就起來碼字,絕對會更很多的。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