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越戰越勇!
    司徒老怪是看過這一招的威力,虛空龍爪,這可是楚江龍的成名絕技,但這并不是他的天賦神通,而是他修行的一門武技而已,而這也就是它們這一種手中掌握著無限資源的人才,可以擁有這樣的選擇。

    通常來說,不管是齊家還是司徒家族,他們身上的底蘊都非常的深厚,但這些底蘊表現在哪里呢?金錢或者是他們的地盤?不不不,都不是這些,因為這些都可以用強大的實力占領下來,沒有實力的話,即便擁有這些東西,也守不住。

    所以他們真正的底蘊是從上一個武道時代流傳下來的東西,比如各種各樣的靈丹妙藥,雖然沒有楊奇戒指當中,那些丹藥來的特殊和神奇,但是百年甚至千年以上的藥材,他們還是擁有很多的,而還有另外一種,那就是武技,各種各樣的修煉方法和戰斗技巧,這就是所謂的底蘊。

    而除了向齊家這樣擁有著玄玉手這樣的獨創天賦神通,是他們世世代代繼承下來的之外,他們可能還會選擇另外一種天賦神通,而這一種也是他們血脈當中的一種殊榮,那就是傳承,比如玄玉手是傳承下來的,那么,他們在突破天象境界,選擇天賦神通的時候,就會選擇另外一項,比如像楚江龍這樣強行爆發自己的戰斗力,提高自己的整體數值。

    這也就是他們的優勢之處,也是他們的底蘊,否則的話,為什么他們可以在華夏屹立這么久,而相反,每一次的時代碰撞都是他們這一些獨裁者勝利,就是因為他們有著這樣的底蘊,每一次即便他們衰落到了某一個地步,也只是改朝換代而已,而不會像現如今這樣被動。

    所以真正動搖這些家族勢力根基的就是這華夏的八大支柱,這些人的天賦和個人實力實在是太強了,甚至即便是這些家族有著無數的傳承,都無法匹敵這八個人,他們的手下,雖然大多數都是非常的普通,可是在某種意義上面這八個人是不會藏私的,只要他們認為是好的苗子,他們就會立刻抓起來培養。

    而眨眨眼一過就是幾十年,華夏的八大支柱雖然沒有培養出什么頂級人物,但是中游的人員卻是出現了不少,特別是建立的那一個雪龍衛,導致整個天秤偏向于華夏政府那一邊。

    在這八大支柱之中,由楚江龍代表的各大精英團體,在十幾年前還和這些家族勢力在暗自里較勁,所以其實各大家族都知道楚江龍手中的底牌有多少,甚至也知道他幾招絕學,當然,除了龍霸天下之外。

    即便是司徒家的老祖,他也不敢大意,只見他雙手探出同樣在虛空當中凝聚出了兩支能量手掌朝著那一只龍爪,就是撞了過去,他可不敢大意,雖然他的實力在這些人當中也排得上頂尖,但是如果和楚江龍這樣的巔峰強者對決的話,差距可不是一點點。

    他們這些家族勢力為什么要在華夏同仇敵愾,就是因為他們單獨隨便拿一個出來都不是眼前就有一些強者的對手,華夏的八大支柱一直都是華夏政府最強的依靠,也僅僅只是這些依靠,就足夠讓華夏橫掃整個家族勢力,到頭來被迫妥協的家族勢力跑到了這外域,成立了這個所謂的百家聯盟。

    可是此時的楚江龍可不是對方可以匹敵

    的,此時的楚江龍戰斗力已經翻了一番,實力的差距可不是相差一點點,只見那只龍爪幾乎是吹枯拉朽的,就摧毀了那兩只能量手掌,最可怕的是龍爪上面還密布著規則的力量,很明顯,楚江龍之前沒有暴露出他全部的戰斗力,如今他因為憤怒已經沒有任何的顧忌了。

    “砰砰!”司徒家老祖沒有想到對方的攻擊會如此的恐怖,而且他剛才也沒有防御的機會,只是倉皇抬手格擋而已,所以這一招直接映在了他的胸膛上面,將他的上衣直接撕碎胸膛上面有一個血淋淋的爪印!

    吐出了一口鮮血,司徒家族的老祖氣息極其的萎靡,僅僅是一招,就讓一個同階的強者倒了下去,可見,如今的楚江龍有多強!

    而另外一邊的白虎和朱雀也沒有任何的顧忌了,反正他們的援兵也快要到了,這一次戰斗之后,只要他們殺了出去,對方絕對會損失慘重,因為朱雀在戰斗的過程當中已經提醒了另外的三個人,他們的爆破計劃已經開始執行,只要他們離開這里,比較遠的地方就會啟動炸彈,把那第一陣線的堡壘直接給炸掉。

    至于為什么不現在就直接炸掉,很簡單,如果現在就炸掉的話,這里的人恐怕就會瘋狂的一股腦全部都鋪出來,到時候他們六個人面對的可不僅僅只是這幾十個強者,而是千軍萬馬了。

    雖然他們之前不知道這個堡壘里面居然有這么多百家聯盟的強者,但現在知道了當然不會提前爆破,而是會等到他們脫離了困境之后,才會立刻啟動,至少這樣不用承擔這幾十個強者的含怒一擊。

    而也就在這個空當,楊奇身上原本的商事全部都痊愈了,另外,在他的身上,或者說他身上那詭異,在發光的紋身,還帶著一股非常令人震撼的氣息,就猶如一頭尊重的洪荒巨獸一般非常的恐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手中握著插在地面上的兩把雙手武器,楊奇眼睛微微睜開,貌似有兩道神光在她的眼睛里面一閃而過,一股熊熊的戰意在他的胸膛不斷地燃燒,轟的一聲,他突然暴起沖向了齊家老祖,速度雖然沒有翻倍,但是呢,身上帶著的氣勢已經讓齊家老祖身上氣勢弱了,而且臉上也沒有任何的得意,甚至還老臉有些抽搐。

    “不管你利用什么手段,借助的都是外力而已,哼!”齊家老祖也僅僅只能用這樣的安慰來告誡自己心靈深處的那一股忌憚,雙手一揮,九節鞭直接揮打而出,在空中劈啪作響,他是絕對不可能和對方近身搏斗的原因很簡單,鞭子如果近身搏斗的話,還不如用拳頭來得痛快。

    兩人的武器碰撞在了一起,叮鈴鐺啷的聲音非常的清脆,但是在那里火花不斷地閃射出來,兩把武器現在在拼的就是雙方的堅硬程度,因為此時誰也無法破開對方的防御陣型,雖然這些老人都是上一代的恥辱,或者是棄子,但他們這么多年的沉淀,雖然心靈深處還是有一股軟弱在作祟,但不可否認,他們確實非常的強大,只是有些時候不想面對比他們強大的存在而已,沒有一顆勇攀高峰的心。

    雙方都在計算著看看對方的漏洞究竟在什么時候曝露出來,但也就是在這個計算的過程當中,雙方的武器都沒有碰到

    對方一下,但是如果現在有人閑下來就可以看得出來,此時此刻的齊家老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優勢,甚至原本占據著上風的他已經開始走下坡路,如果再這樣持續下去的話,很有可能他會被近身那么接下來恐怕就會結束戰斗了。

    “叮當!”清脆的聲音,直接把兩條九節鞭劈成了兩半,楊奇嘴角裂出了一抹瘋狂的笑容,長驅直入,兩把武器直接揮出砍在了齊家老祖的雙肩上,但好在齊家老祖的反應也是非常的快,他立刻就拋棄了自己手中的九節鞭,雙手抬起,直接一手握住了方天畫戟的戟刃,一手握住了青銅劍,一時間,血淋淋的雙手,讓齊家老祖的老臉一直抽搐不停。

    “老東西滾開吧!”楊奇哈哈大笑一聲,一只腳直接踹在了齊家老祖的胸口上面,另外一只腳往上一撩,踢在了齊家老祖的下巴上面,他整個人原地做了一個后空翻,至于齊家老祖被他這一腳直接踹翻了出去,顯得非常的狼狽。

    并且在他剛剛落地的那一個瞬間,齊家老祖還沒有落地,還萌在了半空當中,或者說他因為下巴的重擊而腦部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這也是正常的,就好像拳擊一樣,一般擊打到對方的下顎,搖晃的太過于嚴重,就會導致對方的反應遲鈍,更加嚴重的可能會導致直接昏迷。

    雙腳微微一曲爆發出沖天的戰意,直接就沖了上去,方天畫戟舉止對方的脊梁,如果這一次次的的話別說齊家老祖返老還童了,就算他是仙人轉世,恐怕也得要當場暴斃!

    “庶子,爾敢!”一生怒吼聲音響起,司徒家的老祖直接沖了過來,在吼深剛剛響起的那一個瞬間,他已經撞上了楊奇,瘋狂到用身體來撞擊楊奇,都不知道對方是怎么想的,天象境界的戰斗,雖然有的時候免不了身體的碰撞,可是也沒有像對方這么瘋狂吧!

    至少楊奇好像從來都沒有過,而且他還必須承認了自己身體已經超乎常人,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給予了司徒家老祖這樣的勇氣讓他來撞自己。

    “砰!”司徒家老祖就感覺自己撞上了一面鐵墻一般,身體微微戰栗了一下,不過他這一撞也幸好躲過了來自于朱雀的攻擊,而且也成功就下了齊家老祖,雖然還是被青銅劍砍中了右臂,不過好歹保住了一條性命。

    楊奇踉蹌的退后了兩三步,緊接著旁邊有幾個老邁的長者朝著他就是一記攻擊轟了過來,他們的攻擊非常的凌厲,雖然比不上之前的那些老怪物,但是如果被他們擊中的話,也絕對不好受,所以也只能抬手招架了。

    等待他把這幾個人都殺了之后,等他回頭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司徒家族的老祖已經帶著齊家老祖遠遁而去,不過他卻看到了另外一個人朝著自己慢悠悠地走了過來,這個人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黑炮上面還印著一個個詭異的符咒,看起來非常的詭異,甚至在黑袍之下還可以看見那微微發紅的雙眼,有些恐怖。

    這一個人的氣息非常的詭異,但究竟詭異在哪里無從而知,但是敏銳的感覺告訴楊奇這個人比司徒老怪,還要危險,也就是第一點可以肯定的,就個人實力深不可測,但絕對沒有超出神帝那個范疇,可卻比神帝還要危險。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