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8章 戰
    李惠義不特意安排,就是想讓他多磨練心智,免得出現好大喜功,桀驁不馴,目中無人的性格,將歷史悲劇重顯。

    魏延經趙云、典韋二人傳授武藝,不說有多勇猛,但比史上所載,應該要強上不少。

    至于謀略,李惠義讓他與李曙一起陪讀,也曾經交代過郭嘉,讓他指點一二。

    此次魏延與李曙出走,想要讓李惠義不責罰他們,必要立下一些功勞。

    兩人一番商量,決定在太史慈大軍埋伏后,等待漏網之魚,準備以此堵住李惠義的怒火。

    本以為有了公孫范人頭,李惠義肯定欣喜若狂,那想還是暴跳如雷。

    李惠義親自發話,黃忠肯定要接下魏延這個大頭兵。

    “唉!”魏延離帳后,李惠義無奈的搖搖頭道:“說說正事吧,眼下將士如何?可有抱怨按兵不動?”

    黃忠道:“主公,確實有些將士抱怨,可暫時還能控制,若再不發起進攻,只怕將士會抱怨聲越來越重。”

    太史慈道:黃將軍說的有理,主公,要不先斗上幾場?”

    張合贊同道:“對,未將以為,也應先廝殺幾場,破了袁軍士氣再說。”

    李惠義道:“不行,袁軍已嚴密布防,若發起進攻,將士必會損失慘重,既然他們抱怨,說明士氣高漲,那就應該保持下去。”

    “這樣吧,諸將回去召集營級將士,由徐庶、郭嘉二人,給他們開導一下,在由他們,給下面兵士做思想工作。”

    “嗯?”

    “嗯?”

    ……

    聽聞李惠義之言,帳內眾人皆是一臉迷茫,不知此為何意。

    李惠義看著眼里,微笑道:“諸將先回去通知,具體時間,可問徐庶、郭嘉二人。”

    “是!”

    “是!”

    ……

    既然李惠義發話,眾將縱是萬般疑惑,也只能領命離去。

    見眾將離去,郭嘉好奇問道:“主公,我二人該如何去說?”

    李惠義道:“以服從將令為主題,具體情況,就由你們自己發揮,有一點,那就是不能泄露機密,實在不行,就讓他們上山剿匪、打獵,發泄多余精力。”

    徐庶、郭嘉二人互望一眼,無奈的點頭領命,這種事可謂聞所未聞。

    李惠義突然話風一轉道:“近日得知確切消息,劉備已派三萬精銳,進入青州,兩位有何看法?”

    徐庶略作思索,心中已有大概,但見郭嘉沒有開口,做為新人,也不好搶先出這風頭。

    而郭嘉做為老人,也有意培養新人,一時兩人都閉口不言。

    李惠義瞄了一眼二人道:“元直,說說你的看法?”

    徐庶拱手道:“主公,庶以為,進入青州的兵馬越多越好,到時旱災一至,必會內部生亂,搞不好還會發生爭斗。”

    郭嘉道:“元直說的有理,想當初劉備在討董聯盟時,可是受夠了袁紹冷眼,如今出兵相助,乃是情勢所逼,若是主公稍緩一些,只怕旱災未至,雙方就已心生隔閡。”

    李惠義點點頭道:“有理,我們能等,袁紹可等不了,目前最重要的,還是穩定軍心,所以兩位辛苦一些,幫諸將開導一下。”

    徐庶、郭嘉兩人微微一笑,相繼離去。

    李惠義這邊將士憋著滿腔斗志,所處發泄,而袁紹那邊,確實提心吊膽。

    隨著消息傳來,袁紹陣營眾人,更是糊涂了,這李惠義數萬大軍,每天白白消耗糧草,也不進攻。

    偶爾大軍開拔,也是往大山中守獵,仿佛是來游玩一般。

    時間一天天過去,關羽、臧霸也率軍到來。

    援軍一到,袁紹當即率軍逼近李惠義大寨,準備探之一二實力。

    進入青州境內,此乃第一戰,李惠義當然要率軍出迎,否則士氣將受損傷。

    雙方經過數年,再次戰場相遇,不過角色已是互換。

    大軍各自列陣擺開,李惠義率著諸將,向前奔去。

    距離三百米,李惠義勒馬停下。“首戰至關重要,何人愿上前叫陣?”

    話音落下,身后張合持槍飛馬而出。

    “駕!”

    “張合在此,何人膽敢與我一戰?”

    袁紹看著眼里,也知此戰重要,但有不想讓麾下戰將出馬,畢竟張合也不是無名之輩。

    袁紹一臉笑容,對著瞇眼的關羽說道:“關將軍,張合此人勇猛無比,不知關將軍能否先勝一場?”

    關羽雙眼微睜,冷冷道:“好,張合交給本將。”

    一夾馬腹,關羽持刀飛出。“關羽來也,張合受死!”

    對于關羽、張飛二人,李惠義曾向麾下等人說過,若對上時,應當小心防范,不可掉以輕心。

    見關羽沖來,張合絲毫不懼,雙手緊握長槍,自從當年那戰,他一直想要證明,眼下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一定要把握住。

    “咣!”

    青龍偃月刀劈向槍身,張合雙手一震,向上推開。

    好大的力氣,怪不得主公如此看重。

    見張合擋下一擊,警惕盯著自己,關羽心中也是收起小瞧之心。

    “喝!”

    青龍偃月刀一揮,向張合腹部劃去。

    “嗯!”

    張合臉色凝重,腹部一收,一槍刺向關羽胸口,逼他回防。

    青龍偃月刀繼續向前,張合必開膛破肚,可自己也會被長槍穿胸,關羽一收力,刀身蕩開長槍,單手猛勒馬韁,戰馬吃疼,前蹄高高躍起。

    戰馬狂鳴一聲,刀鋒在陽光照射下,顯的特別刺眼。

    看著上空快速落下光芒,張合雙眼睜大,揮槍擋向這必殺的一擊,可刀鋒來勢洶洶,根本難已抵抗。

    “噗嗤!”

    輕微的皮膚破裂聲,關羽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沒有人能在他的必殺三刀下躲過。

    “嗯?”

    戰馬重新四蹄落地,關羽笑容一僵,見大刀停在張合肩上盔甲,并沒有陷入身體,當時一陣驚訝。

    隨后見張合肩膀緩緩滲出血跡,但還是緊握長槍,關羽不由的心生佩服,收刀攬須道:

    “張合,你能擋下三刀,也算是一條漢子,關某不想殺你,你走吧,換個人來。”

    肩膀隱隱作痛,張合臉色略顯蒼白道:“主公說的沒錯,你關羽確實勇猛,也是仁義之輩,可我張合也不是怕死之輩!”

    “駕!”

    “喝!”

    “唰唰唰!”

    連刺三槍,都被關羽輕松避開,張合臉色更加蒼白,肩膀魚鱗甲,已是一片暗紅。

    關羽避開三槍,微微點頭望著張合,本想留他性命,可他一心求死,那休怪自己無情。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