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9章 破營(求收藏求收藏)
    楊帆的事跡傳出后,第二天城中百姓涌躍前來報名,城外一天就被收拾干凈。

    李惠義得知心中歡喜,心想乞活軍經過前番苦戰,已是十不留一,于是貼出募兵告示。

    楊帆得知李惠義募兵,第一時間領著數十好友從軍,已報答李惠義恩惠。

    有了楊帆例子,城中百姓怕好事又讓他一人所得,于是紛紛報名從軍。

    一天之內,李惠義募得精壯八千,心中開始有了想法,又見將士休養好精神,于是決定召集手下文武前來商議。

    眾人得知李惠義召見,心知肯定是要向城外袁軍動手,擔心去晚了沒有搶到首戰,紛紛放下手中之事急行趕去。

    看著著急趕來的手下文武,李惠義揮手讓其入坐,開口說道:“前番大戰,我軍死傷慘重,袁軍也無戰力,正在城外五十里處安營扎寨,本候決定派兵前去攻營,不知何人愿往?”

    李惠義話音剛落,張合、拓跋虎二人出首說道:“未將愿往,為主公拿下袁軍大寨。”

    李惠義微微一笑,正想開口說話,身后典韋搶先說道:“主公,惡來也愿往。”

    李惠義停下思考幾秒,開口說道:“好,張合、拓跋虎領本部老兵先行攻營,典韋領三千新募兵士緊隨其后,待張合等大軍沖進袁軍大寨,方可加入戰場。”

    典韋見自己排到最后,心中不滿,正要開口,見李惠義冷笑看著自己,嚇的趕緊領命。

    李惠義安排好,就讓三人下去點齊兵馬,等待子時出發,一舉拿下袁軍大營。

    三人走后,李惠義讓其余將校接管新兵,安排其防守城墻。

    一切安排妥當,李惠義靜待喜訊傳回。

    袁軍大寨中,兵士個個臉露迷茫,巡邏兵馬毫無精神的在營外走動,其余人皆已在帳內入睡。

    營門箭塔之上,兩個袁軍正在互相討論,誰誰誰在這前番攻城死去。

    突然其中一人眼睛瞄向遠處,見前方好像有大軍影子,嚇的趕緊揉揉眼,仔細看了一會,嚇的趕緊拉扯身旁戰友。

    “敵襲!敵襲……”

    旁邊那袁軍被拉扯幾下,聽聞其喊敵襲,還以為嚇破膽了,心想大晚上那來的敵人。

    于是嘲笑的轉身望去,見月光下數千敵軍沖來,嚇的趕緊吹起號聲。

    “嗚嗚嗚!嗚嗚嗚……”

    營中袁軍聽聞號聲,慌慌張張拿起兵器跑出帳外,緊跟著自己的長官。。

    麴義經過大敗以后,根本無法入睡,此時聽聞號聲,連忙走出帳外。

    “發生何事?為何吹起號角?”

    此時一袁軍匆匆跑來,慌張說道:“報!!!寨外正有數千兵馬向我軍沖來!”

    麴義臉色一變,心想李惠義來的可真快。

    這時沮涭趕來,著急說道:“麴將軍,如今我軍士氣低下,只需據營死守,敵軍自會退去。”

    麴義點點頭,出聲聚集兵士,前往寨門死守。

    張合三人領軍趕到寨外數百米,見袁軍已在寨門防守,趕緊讓拓跋虎領本部鮮卑騎兵沖寨,其余人在外射箭掩護。

    拓跋虎得命令,領著千余鮮卑騎兵開始向袁軍大寨沖去。

    “鮮卑勇士!建功立業就在眼前!殺啊!”

    看著沖來的鮮卑騎兵,麴義趕緊命弓箭手射殺,同時讓長槍兵架著寨門兩邊。

    “簌簌簌簌……”

    “啊!”

    “撲通!”

    “殺啊!”

    一陣箭雨射下,鮮卑騎兵不斷有中箭摔下馬者。

    好在拓跋虎早讓鮮卑騎兵分散,不然傷亡可能更大。

    張合見袁軍開始射箭,趕緊下令乞活軍還射,壓止住袁軍弓箭手,好讓鮮卑騎兵可以沖進營中。

    “啊!”

    鮮卑騎兵眼看要沖到營門,突然紛紛摔下馬來。

    拓跋虎看了一眼,見是陷馬阱,但此時已無法回頭,只能咬命令兵士加快沖擊。

    “勇士們!沖啊!”

    鮮卑騎兵見同伴不斷倒下,心中血氣沖了上來,嗷嗷大叫的沖上去。

    鮮卑騎兵好不容易沖到寨門,又被長槍一陣亂刺,倒下數十人。

    看著被亂槍刺死的鮮卑族人,拓跋虎雙眼通紅,手持大刀沖在最前。

    袁軍見拓跋虎沖來,數支長槍刺出,準備將來人刺死。

    “啊!死!”

    拓跋虎一刀砍斷刺來長槍,勒馬往后退了幾步,翻身下馬用刀背猛的拍打馬兒。

    馬兒吃痛發狂,向寨門沖去。

    “撲通!”

    寨門被馬兒一撞,七零八落的散在一地,防守的袁軍來不及躲避,紛紛慘死。

    拓跋虎見狀,大喊持大刀向前沖去。

    “殺啊!”

    身后鮮卑騎兵見已攻破一口,紛紛向拓跋虎處沖來,向寨中殺去。

    張合見拓跋虎已攻進大寨,趕緊命令兵士開始沖擊,自己一馬當先沖著最前。

    “殺啊!斬殺麴義者賞百金!”

    袁軍見源源不斷沖來的敵軍,心中發慌,開始向后退去。

    “后退者死!給本將上!”

    麴義斬殺幾個后退者,命令僅剩的百余先登死士加入戰場。

    先登死士的加入下,一時讓乞活軍難進半步。

    這時沮涭率數百兵士加入,讓袁軍一時士氣大盛,殺的乞活軍節節后退。

    典韋在外見張合等人攻進大營,連忙領著三千新募乞活軍往前沖去,此時見有敗像,出聲大喊。

    “哈哈哈!陳留典韋在此,爾等還不快快散去,免得丟了性命!”

    典韋沖入寨中,雙戟肆意收割著袁軍性命,所碰袁軍非死即傷。

    新兵苦戰或許不行,但是順風,那可是勇猛無比,根本不管身旁,見袁軍就手持兵器沖殺上去。

    袁軍見敵人援兵到來,剛剛升起的士氣一落千丈,又見典韋如惡魔下凡一般,嚇的轉身就跑。

    沮涭心知大勢已去,趕緊命人架著麴義撤離。

    “放開!本將不走,本將無顏面對主公,唯有戰死!”

    麴義大喊掙脫開架著自己的兵士,手持長劍沖了過去。

    張合此時已經殺到,見獨臂麴義沖來,臉色一喜,手持長槍沖了過去。

    “麴義!受死!”

    麴義斷了一臂,幾乎已無戰力,那里是張合對手,只是一個回合,兵器就被張合打落。

    張合打落麴義兵器,并沒有停下,反手就是一槍刺進麴義胸口。

    看著臉上露出笑容,口吐鮮血的麴義,張合冷冷說道:“安息吧!死在某的手里,是你榮幸。”

    隨著張合的長槍抽出,麴義無力的倒下。

    本來準備上前營救麴義的袁軍,見其已經身死,嚇的紛紛一哄而散。

    沮涭見麴義身死,于是不做停留,領著殘兵撤離。

    張合見袁軍潰散,趕緊令拓跋虎率鮮卑騎兵前去追殺,自己和典韋清理寨中袁軍。

    拓跋虎得了命令,聚集僅剩的二百鮮卑騎兵,向潰逃袁軍追殺而去。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