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7章 將計就計(求收藏求收藏)
    右北平城外,袁軍五千兵馬正在東門數百米處,隱蔽的潛伏著,任憑雨水洗刷身上。

    沮涭閉眼心中默算時辰,突然睜開眼睛,小聲傳令下去,命袁軍準備待命。

    袁軍大戰一天,又被召集前來夜襲,身體早已透支,此時個個抱著兵器在雨中瞌睡。

    前來傳令的兵士見此,上前小聲喚醒。

    讓人喚醒的袁軍,揉揉發疼的腦袋,隨后雙手來回搓了搓臉,讓自己盡快清醒過來。

    沮涭回頭見手下兵士已經清醒,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向城門望去。

    就在這時,城門口突然亮起火光,并來回左右規律的晃了三下。

    沮涭見了暗號,臉上露出笑容,命令兵士放緩腳步聲,向城門奔去。

    來到數十米內,沮涭借著火光見前方四、五個兵士占據大門兩邊,緊張不停的向城內觀望。

    沮涭看著眼里,心中不疑有他,命令兵士加快腳步,往城中沖去。

    沮涭來到城門,留下數十兵士把守,并命一部往城墻殺去,自己讓城內接應之人帶路,領著大部沖進城中,直奔李惠義住處而去。

    “殺啊!活捉李惠義!”

    守城乞活軍聽聞喊殺聲,從瞌睡中驚醒,晃晃腦袋想讓自己清醒清醒,可還未從睡意中清醒過來,就見袁軍已殺上城墻。

    乞活軍一時不備,被袁軍占了先機,只能被動的節節后退。

    守城校尉見此,大聲呼喚乞活軍向自己靠攏,準備據守閣樓死守。

    城墻之上,袁軍正在絞殺拼死抵抗乞活軍,而沮涭領大部袁軍,則一路暢通,絲毫未見抵抗。

    “簌簌簌簌……”

    沮涭心中正感覺好奇之時,突然聽聞前方傳來弓聲,心中咯噔一聲,大喊道:“快撤!有埋伏!”

    可惜夜色太黑,根本看不清射來羽箭,只有快到跟前,才能發現,可惜已經晚矣,一時袁軍中箭倒下一片,哀嚎、吶喊聲響起。

    李惠義處理完城內接應的世家,就領兵讓人埋伏此處。

    而城上那些世家之人,李惠義并未處理,準備來個將計就計,讓前來的袁軍有去無回。

    此時聽聞前方混亂的慘叫聲傳來,李惠義心中大喜,出聲大喊:“城內反叛世家已誅,爾等也被包圍,還不快快放下武器投降!”

    袁軍聽聞聲音,更是混亂不止,爭先恐后的往后退去。

    那些中箭身亡者還好,起碼落的一個痛快,而那些受傷倒地者,此時被人踐踏的痛苦哀叫。

    沮涭見這混亂情景,拔出配劍斬殺幾個胡亂逃竄者。

    “不要亂!緩緩后撤!膽敢不聽號令者,斬!”

    袁軍聽聞沮涭命令,開始慢慢穩定下來,軍中士官,也開始出來維持秩序。

    沮涭見此,心中甚安,領著袁軍開始往城門退去。

    就在沮涭安穩住軍心,撤出弓箭范圍之內,就見身后街道沖出一將,領數百人把袁軍分割二半。

    “張合在此等候多時,來將報上名來!”

    沮涭見來人乃是張合,心中一驚也不答話,連忙命兵士上前圍住張合,自己領軍先行。

    “轟隆,隆隆……”

    “殺!活捉敵將!”

    回頭看著被袁軍包圍住的張合,沮涭還沒來得及歇氣,就聽聞身后伴隨雷聲傳來喝殺聲,趕緊抬頭望去,見一將領著騎兵殺來。

    沮涭無奈,趕緊指著身旁校尉,讓其領本部據守街道,攔劫沖來的敵軍。

    校尉心中雖然不想,可是知道若不攔截,只怕都得死在這里,于是領著本部迎上,給沮涭等人拖延時間。

    沮涭見校尉抵擋住沖來騎兵,連忙領著袁軍往城門逃去。

    李惠義見拓跋虎、張合被留下斷后的袁軍糾纏,趕緊命身旁典韋領兵上前追殺。

    沮涭逃到城門,見身后敵軍追來,也顧不得城中袁軍,趕緊領著身旁兵士退去。

    典韋領數百乞活軍追至城門,見袁軍已經逃離,于是讓人關閉城門,合力圍殺城中袁軍。

    看著做困獸之斗的袁軍,李惠義心知再戰下去,只是白白損失兵力,于是大喊道:“如今城門已關,爾等何不早降,免得丟了性命!”

    袁軍見不斷倒下的戰友,又見敵軍不斷圍殺上來,心知若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條,于是紛紛放下武器投降。

    李惠義見袁軍投降,就派人上前接管,并派乞活軍清理逃竄他處的袁軍。

    沮涭拼命逃出城,看著身旁僅剩的數百兵士,心中陣陣苦澀。

    審配早就聽聞喊殺聲,可是擔心自己若是進城,只怕也會中伏,于是領兵在城外觀望,見沮涭敗軍到來,趕緊領兵迎上。

    審配見沮涭如此大敗,心中竟然升起喜感,但臉上露出慌色問道:“先生為何會如此大敗,難道此事是李惠義計謀?”

    沮涭搖搖頭,嘆氣說道:“一言難盡啊,還是回去再說吧。”

    沮涭說完,兩人合兵一處,趕回向麴義報告。

    麴義一夜未眠,一直在帳中等候勝利消息,此時正想著進城情景,臉上露出冷笑。

    “報!沮涭、審配兩位將軍回來了。”

    麴義被沖進帳中的兵士打斷遐想,聽聞沮涭等人回來,臉上露出笑容,心想怎么這么快就拿下城池了?

    麴義微笑的搖了搖頭,心想等會問下不就知道,何必在這多想,于是大步出帳迎接。

    可是剛走到大帳門口,就見沮涭臉色難看的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審配。

    見沮涭臉色難看,麴義也未做多想,以為其作戰勞累,于是趕緊上前攙扶沮涭落坐。

    麴義扶著沮涭邊走邊說:“先生辛苦了,快坐下休息一會,等天一亮,本將就領軍進城。”

    麴義的話,聽著沮涭耳里,讓沮涭羞愧難當。

    越想越難受的沮涭,一把掙扎開麴義的攙扶,拔出隨身配劍,就往脖子抹去。

    麴義見狀,心中一驚,隨手一把打落長劍,見沮涭還想撿起,一腳踩著劍上說道:“先生這是為何?”

    沮涭拾不起配劍,一把坐著地下嚎嚎大哭。

    一路回來時,審配已從敗兵口中得知,此時見沮涭如此模樣,上前敘述城中之事。

    “完了、五萬大軍完了,右北平再也無望攻下了。”麴義聽完,踉踉蹌蹌的走回帥位,唉聲嘆氣。

    審配見兩人如此模樣,心中得意冷笑,臉上露出擔憂,看著麴義說道:“如今不足五千兵馬,麴將軍應盡早向主公請援。”

    沮涭大哭一會,已慢慢冷靜下來,此時聽聞審配之言,趕緊出言附和。

    麴義見二人同意,無奈的點了點頭。

    審配見麴義點頭,喚來一兵士,讓其快馬加鞭,趕往袁紹處請援。

    麴義見已派人向袁紹請援,心情低落的讓二人下去。

    審配見狀,拱了拱手轉身離開大帳。

    沮涭見麴義如此模樣,想起剛剛之事,上前說道:“麴將軍莫慌,此戰之過,老夫一力承擔。”

    麴義聽聞之話心中甚是感動,看著沮涭一時說不出話來。

    “唉!”

    沮涭見此,嘆氣一聲,輕輕拍了拍了麴義肩膀,轉身離開。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