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砸場子?
    “大佬驚現百元賭斗區,萌新瑟瑟發抖~”

    下面緊跟著的是一系列的照片,內容皆是云天將對手打得落花流水……

    此貼一經發布,頓時引發熱議:

    “這人是誰呀,好不要臉,居然連新人都欺負!”

    “不認識,不會是來參加魯省排位大賽的參賽選手吧!”

    “呵,就憑他一個欺負新手的渣渣?”

    “樓上驚現大佬,求大腿掛件~”

    ……

    孫忠仁,身為泉城小精靈俱樂部的負責人,在魯省排位賽即將舉行之際,自然無比忙碌。

    可即便如此,仍有一些不開眼的屬下因些許小事來打擾自己。

    “既然那人受到了如此多的投訴,按規章制度處理就好,還用得著來請示我嘛!”孫忠仁不耐煩地道。

    電話那頭小心翼翼地說道:“可大家投訴它的理由卻是將實力強悍的訓練家放入了百元賭斗區,規章制度中沒有提及呀!”

    “實力強悍的訓練家?我看是那些新手太弱了,不必理會即可!”

    “那啥……我剛剛查了下,此人乃是瑯城小精靈排位賽的第一名,是魯省小精靈排位賽的參賽選手!”

    孫忠仁:“有話不能一次性說清嗎?非大喘氣,不知道我的時間很寶貴的嘛!”

    面對老板的大發雷霆,身為下屬自然連忙致歉!

    “你的意思是說,瑯城排位賽第一可能是來砸場子的?”

    在得到對方肯定的答復后,孫忠仁急忙掛斷電話,轉而接通了陸一鳴的電話:“驚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忍者(源于‘中忍’諧音),要是忘記吃藥了就趕緊吃點!”不明所以的陸一鳴當即開懟道。

    見陸一鳴死不承認,孫忠仁頓時怒了,氣沖沖地道:“你敢說瑯城排位賽第一來我這砸場子,不是經過你授意的?”

    “瑯城排位賽第一……云天?砸場子?這什么跟什么嘛!”陸一鳴一臉懵逼。

    “裝,繼續給我裝!”

    “我真沒裝!我是什么樣的人,難道你還不知道嗎?”陸一鳴此刻頗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心中對云天也是抱怨不已。

    你說你堂堂瑯城排位賽第一,砸什么場子嘛!真是給瑯城丟人!

    這時,孫忠仁淡淡地回應道:“就因為知道你的為人,我才會確定此事乃是你策劃的!”

    聽到這話后,陸一鳴瞬間無語了,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緊接著,陸一鳴急忙追問道:“你這話說得我可不認同,我為人怎么了,怎么就不值得你信任了!”

    “有些事,大家都懂,何必說出來呢!省得大家都尷尬不是?”

    陸一鳴:“不,我不懂!”

    聞言,孫忠仁沒有再理會陸一鳴,僅留下一句“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手機里發出的陣陣嘟嘟聲,陸一鳴的臉色漆黑,隨即便是對孫忠仁一通臭罵!

    當想起此事的始作俑者乃是云天后,陸一鳴也顧不得其他,急忙朝泉城小精靈俱樂部奔去,但愿一切都還來得及。

    或許是俱樂部內部人員的爆料,云天的詳細資料開始在泉城小精靈俱樂部論壇內廣為流傳……

    “不是吧!堂堂瑯城排位賽冠軍居然會做這種欺負弱小的事?”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你們知不知道,瑯城排位賽的前三竟然出自同一所高中的同一個班?”

    “哈?開玩笑的吧!瑯城又不是沒有大學,怎么可能會輸給一伙高中生呢!”

    “可能瑯城的訓練家普遍都很菜的緣故吧!”

    ……

    剛結束賭斗的云天自然不會想到,他剛剛的一番作為卻是掀起不小的風波。

    由于賭斗的場所乃是在室內進行的,所以暴鯉龍那高大的體型估計很難出場,別到時候再把人家的小精靈對戰區給搞壞了,自己可沒有那么多錢賠償!

    算了,今天就先到這吧!

    可能是知道云天打算離開此地,皮卡丘宛若心有靈犀一般,徑直跳到云天的肩膀。

    看著默契十足的皮卡丘,云天也是面露滿意之色,隨即轉身離開……

    可云天剛走沒幾步,一名模樣還算清秀的少年卻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這就想逃了嗎?”少年以十分欠扁的語氣說道。

    “哈?逃?你特么算老幾,也敢在這里大放厥詞!”云天連眼皮都懶得抬,語氣森寒地道。

    “什么?你居然連本大爺都不認識!”少年聲音陡然拔高,看向云天的目光中滿是難以置信,心中暗暗鄙視云天的孤陋寡聞。

    “小朋友,你媽喊你回家吃飯了!”不理會眼前這位自我感覺良好的少年,云天話語一轉道。

    “你才是小朋友呢!本大爺可是泉城排位賽的第三名——林毅,你給我記好了!”

    “好好,現在你可以讓開了嗎?”

    林毅下意識地讓路,可他卻陡然聽到云天小聲嘀咕道:“唉,現在的年輕人吶,居然連好狗不擋道這么淺顯的道理都不知道,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聽到這話后,林毅頓時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將云天活剮的心都有,同時內心無比糾結:這路,自己究竟該不該讓呢?

    見林毅突然停住身形,云天暗罵傻缺,大概是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默默繞過對方,徑直離開此地。

    待林毅回過神來時,突然發現云天已走了好遠,當即大喊道:“你不是來砸場子的嗎?怎么看到我就直接逃走了呢!”

    “哈?砸場子?這又從何說起?”云天下意識地回答道。

    林毅:“若不是砸場子,那你怎么會參加百元一場的賭斗?”

    “我不是怕沒人敢與我對決(賭斗)嘛!”

    “就這么簡單?”林毅一臉懵逼的表情。

    “就這么簡單!”

    林毅眼中的驚訝之色一閃而逝,但不能讓對方小覷了泉城小精靈俱樂部,當即言道:“我們俱樂部可不是其他俱樂部能比的,區區千元一場的賭斗,怎么會沒人敢與你進行賭斗呢!”

    “真的?”云天面露狐疑之色。

    “真的!”

    ……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