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半生流離,換你憐憫 第九章 野區狩獵賽
    徐穆倒在地上,腦袋一側血流如注。

    杜大器手指都在發顫,指著徐穆:“他他他……他不會死了吧?”

    秦紀扔掉手上還沾染著鮮血的鐵棍,拍了拍手,隨意道:“一個大成靈修,怎么也不至于這么容易死。”

    杜大器笑容比哭的還難看。

    這秦紀也不是個善茬啊,逮住機會就是一棍子,不過現在也沒什么辦法了。

    “走,下去看看吧,大成后期靈修和劍修的對決,還是挺有意思的。”

    秦紀走下樓梯,向著杜大器招了招手,后者緊張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徐穆,一咬牙跟上了秦紀,不再多管

    當秦紀二人慢悠悠的走到樓下的時候,廣場周圍已經圍滿了黑壓壓的人群,竊竊私語聲不絕,不時也有許多好事者的叫好之聲,看熱鬧的不嫌事大,這打的可比擂臺帶勁的多了,這二人隨便挑出一個都能在人階新生中爭雄,屬于最頂尖的那一批學員了。

    這種戰斗,不是想見到就能見到的。

    秦紀靠在墻壁上,雙手抱胸,靜靜看著廣場上不斷交錯的二道人影,單純的劍修者在攻擊力方面的確強橫,姜經亙的霸道劍氣明顯碾壓朱徒的靈力一層,但是比起靈活和綿綿不絕程度,姜經亙卻落了一大截。

    這在尋常人眼中驚險異常的戰斗,在秦紀這等久經戰斗的老手看來,除非雙方力竭,否則別想分出勝負。

    廣場上的動靜這么大,學院導師也不是吃干飯的,很快就有一名導師趕來,強行插入戰場阻止了二人的戰斗,流火學院的導師至少也是中師往上的修為,制住二個方才大成境界的青年還不成問題。

    得知消息的李楠導師火急火燎的趕來。

    “得。”

    李楠單手扶額,無奈道:“我還以為是我們班的那些刺頭在鬧事,沒想到是這二位大佬。”

    被層層靈力束縛而住的姜經亙和朱徒一言不發。

    “行吧,小李,我先帶他們去學生執法處,你是他們導師,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置。”

    制住二人的是個虎背熊腰的光頭導師,他手掌一握,靈力化繩,帶著二人往遠處古樸大氣的巨大建筑而去,李楠隨之跟上,廣場周圍的人群還一個個意猶未盡。

    “完了完了。”

    一臉發白的杜大器下樓跑到秦紀邊上,哭喪道:“學員之間禁止在公共地帶打斗,特別還是這么明目張膽的在廣場上打,影響太惡劣了,這件事一旦牽扯到我們身上,一不小心就是開除的后果啊。”

    秦紀輕輕拍了拍杜大器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沒事的。”

    杜大器哀聲道:“我們可不是朱徒姜經亙啊,他們好歹有背景,學院對于他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我們就不一樣了。”

    秦紀沒有接話,看了一眼不遠處,身著綠衫,輕靈如精靈的溫婉女子緩步而來,瞧了一眼二人,擦肩而過,往樓上走去。

    上了樓后,褚曉曉見到了角落里癱倒在地,昏迷不醒的徐穆。

    “姜經亙和朱徒從來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他們打起來已經夠奇怪了,徐穆怎么會倒在這里?”

    “徐穆可不會蠢到去挑釁姜經亙啊……”

    褚曉曉冰雪聰明,他清楚朱徒的性格,已經猜到了七八分,估計是為了替徐穆出頭,但徐穆怎么會惹到朱徒?

    褚曉曉看了一眼腳底,目光似乎穿透地面,看見了底下那抱胸靠墻而立的普通青年。

    片刻后,褚曉曉收回心神,往自己班級走去,至于那徐穆?

    就在那躺著吧,反正還有一口氣。

    樓下的秦紀看了一旁魂不守舍的杜大器,無奈道:“放心吧,不會扯到我們身上的,再說了,又不是我們挑事,學校不會這么顛倒是非的。”

    杜大器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也只能這么安慰自己了。

    “走吧,上煉金系,我今天再給你補補課。”

    秦紀往前走去,聽到煉金術后,杜大器終于緩過來一點,提起精神,追上去道:“行。”

    下午的時間秦紀都呆在杜大器煉金室內,簡單教了杜大器關于煉金上的小訣竅便讓后者驚叫連連,受益匪淺,一門心思鉆研,由此也可見杜大器的入門確實不行,缺乏很多基礎性的煉金知識,這是沒有好的入門導師造成的通病。

    待到傍晚時,杜大器還一頭鉆在煉藥中,秦紀只能笑著搖了搖頭,離開了煉金系,剛走到門口,他腳步一頓,望見了左方亭子里坐著的紫衣身影。

    紫袍男子在此刻也是站起身。

    秦紀想了一會,看了看已經沒有人的四周,走向了亭子。

    “去個清靜點的地方吧。”

    秦紀隨意道。

    “行。”

    姜經亙干脆點頭,二人往深處走,來到了一處清靜冷僻的林中小亭。

    在他們進入深處后,遠處的廣場走廊處走出一個溫婉女子,她遙遙看著那條林子小路,若有所思。

    “坐。”

    秦紀點頭示意姜經亙坐下,后者有些拘束,神色有些不自然。

    畢竟見識過秦紀的另一面,姜經亙心底已經有了數。

    “不用緊張。”

    秦紀手肘搭在桌子上,笑道:“你把我當普通人就行了。”

    姜經亙用力點了點頭,深呼吸幾口氣方才恢復了一些尋常模樣。

    秦紀不是傻子,姜經亙今日替他出頭無非就是向他示好。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秦紀也知道這家伙從來就是生人勿近,孤僻高傲的很,不太會和人相處,所以也不知道該和他說什么,尷尬的坐在那里一言不發。

    秦紀也遇見過很多像他一樣的人,只對修煉感興趣。

    “今天的事倒是多謝你了。”

    秦紀笑著開口道。

    姜經亙趕忙搖了搖頭,沉聲道:“我只是多此一舉罷了,以你的實力,別說徐穆,就算是朱徒也不是你對手。”

    秦紀微微搖頭,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你幫忙出頭,我也能清靜的多。”

    姜經亙憨憨一笑,難以想象,平時冷傲異常的他也會有這般姿態。

    劍體對各種劍意異常敏銳,秦紀身上精粹的劍意對于姜經亙來說有著致命的誘惑力,他能從中體悟感受,獲得飛快的成長。

    秦紀沉吟了一下,道:“姜經亙,把劍給我。”

    姜經亙一怔,一頭霧水,不過還是抽出身后劍遞給了秦紀,秦紀單手握住劍柄,站起身,倒退三步。

    “今天你和朱徒的戰斗我看了,劍修者最為強大的就是那無匹的破壞力,你一旦不能一招逼退敵方,陷入靈修者那綿綿不絕的纏斗中便落入下方。”

    秦紀隨手拔下一根發絲,徐徐道:“用劍,第一個是銳,第二個便是快,你如今銳已經有了,這快還需多練。”

    秦紀隨手一拋發絲,劍影閃爍,速度快若驚鴻,眨眼之間,發絲已碎裂成十段。

    姜經亙瞪大眼睛。

    好快!

    秦紀把黑劍拋回給姜經亙,輕輕一吹手上發絲,平靜道:“一瞬揮劍三次,斬成四段為尋常,六次七段為入門,九次十段便可初成,待到這個地步,你可以把發絲換成樹枝,以此類推,等你什么時候能一瞬揮劍斬出十段鐵塊,你再對上朱徒便可穩操勝券。”

    姜經亙鄭重握劍抱拳行禮:“受教了。”

    秦紀擺了擺手,目光恍惚,輕聲道:“我只是看見你,想起了一個朋友方才教你一招罷了。”

    論起劍道天賦,沐黑影毫無疑問是第一,但論起論起劍術高低,劍意強弱,那何清便屬魁首,有這二位劍道妖孽在前,秦紀就算是頭豬,也能在劍道上有所建樹。

    那只小狐貍說不喜歡他提刀,他就二年沒碰過刀,轉而主修煉金術,附帶著整點劍術。

    秦紀不再多說,轉身離開了林子,姜經亙如獲至寶,提著長劍,拔下一撮頭發,一次次揮劍嘗試。

    接下來的三天,無論是朱徒還是姜經亙都沒在班級露面,徐穆在療養傷勢,人階二班比以往清靜了許多。

    “嘿,都醒醒,看這里,看我,看我!”

    李楠快步走進教室,重重敲了敲桌子,認真道:“接下來宣布二件事情,大家注意聽。”

    李楠把手上一疊紙張放在了褚曉曉的桌子上,向著眾人道:“這里有一份報名書,是為期一周的野區狩獵賽,除卻特殊群體和特別申請之外,其余人都得參加,我不期望大家能奪得第一,但是也別排在倒數,曉曉,你等下幫我把這些收上來。”

    褚曉曉輕輕點頭。

    “還有另外一件事!你們除了秦瀧同學外,都已經來到學院半年了,這些日子是讓你們適應學院的,而下半年是修行時間,你們要加緊修行,準備年終新生考核大比,我希望你們都能拿到好的名次,奪得更多的學分。”

    李楠嚴肅道。

    聽到學分二字,很多人的眼睛都亮了。

    學分不僅能用來畢業,還能在流火學院內換取各種所需之物,例如劍修者的劍譜秘籍、修煉中需要的靈丹妙藥,煉金術的稀奇材料等等,只要有學分,就能在流火學院內換得想要的東西。

    人階新生是不能使用學分的,唯有通過考核大比,成為地階學員才可以無拘無束的在學院內修行。

    待李楠走后,褚曉曉看了一眼手上的報名紙,玉手輕輕一撫,細微靈力覆于其上,旋即往后一拋,所有的紙張懸浮在半空中,而后一張張有條不紊的下落到每一個人桌子上。

    “明天前填完交到我手上。”

    褚曉曉頭也不回的交代道。

    秦紀掃了一眼手上的紙張,這所謂的野區狩獵賽含金量有點高,參賽的野區不是學院內開拓出來的,而是四百公里外的那一片和帝都長歌山脈接壤的荒蕪森林,學員要在七天內穿過那片森林,到達指定地點,還需要狩獵到足夠的獵物。

    坐在后面的杜大器走上前,把報名紙還給了褚曉曉,苦著臉道:“褚班長,我就不去了吧,我等下去和李導師申請一下,以我的實力,拖累你們也不好,而且那地方那么危險,我還是算了吧。”

    褚曉曉隨意點頭。

    有了杜大器開頭,又陸陸續續有四五個男女上前交還了報名紙,他們都屬于班內實力最為底下幾人,其中倒是有一個登堂后期的嬌俏女孩,她不去純屬是害怕森林野獸,從小是個乖乖女,不喜打斗。

    “咳咳。”

    秦紀見狀也把桌面上的紙張推倒了褚曉曉旁邊。

    他對于這種啥子狩獵是真的沒興趣,老老實實呆學院里多好,非要出去折騰。

    然而讓他目瞪口呆的是,褚曉曉拒絕回收他這張報名紙。

    “那個……褚班長,我一個煉金術師,就不去摻合這個了吧。”

    秦紀無可奈何。

    褚曉曉偏頭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學院會給每一個學員都配備求救信號石,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關鍵我去了沒用啊。”

    秦紀頭疼。

    褚曉曉神情平靜:“權當湊人數。”

    秦紀啞口無言。

    褚曉曉微微一笑,笑容炫目,嬌艷紅唇微動,聲音極輕:“老娘就是看你不爽,不服可以去找導師告狀啊。”

    秦紀用力揉了揉眉心。

    這小姑娘外表明明溫婉動人的,咋就這么貌不符實呢。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