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192章刮起的分家風潮
    蘇靜笑笑,她是把東西都準備好了,她這邊的東西多的她都沒時間看,全部另放一個房間,由蘇巖掌管,她倒是給三娘了,她怕被人摸走,讓蘇靜先放著,所以,那些東西還都在這里。

    吃飯時,他們只能依著蘇靜這邊的規矩,男女一同吃飯,蘇三郎坐在首位。

    他想,不單是今天,以后他都要坐首位了。

    “靜兒,爹有事跟你說。”

    “您說。”

    蘇靜夾了一個雞腿放在他面前的盤子里。

    “你要收酒的事,大家聽說了,都準備分家,這事,你怎么看?”

    “分家?簡直太好了,省得媳婦婆婆的爭斗吵嘴,各家過各家,有困難大家仍在一起,小家庭吃的少,小孩還能多吃點,我覺得,沒毛病。”

    她是實在不懂,為什么要一大家子擠在一起,有錢一起花,沒錢一起餓。

    分家之后,各自為了小家奮斗,總比擠在一起比懶好。

    蘇三郎不想分家,他覺得一家人在一起,有人說話,可奈不住大家都吵著分家,這事是蘇靜提出來的,她要是開口,大家許是會消停一些。

    現在看來,這家,是分定了。

    三娘更是同意,她們家有銀子了,靠著蘇靜才有的,想拿點東西給小孩補補都跟防賊似的,還整日里有的沒的受閑氣,這挪出來好。

    蘇陶就更想出來了,出來了,可以早晚跟著蘇巖學武,可以跟著蘇靜吃零食,可以到處瘋跑,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蘇生就更別提了,他太愿意分出來了,可他也不敢開口說,他也要分出去,弟弟還小呢。

    “爹,我們這個家,就我和蘇巖蘇紅,太冷清了,你們來了正好,有你們在,夜間睡覺我們也不怕了。”

    眾人一致點頭同意。

    蘇靜一個人住在這,他們也不放心。

    于是,整個蘇家堡刮起了一股分家風潮,這分家事宜,全部在這半年各家找房子,蓋房子,誰留下,誰出去,討論得熱火朝天。

    這事,可忙壞了老太爺,東家事,西家事的,好在,兩三個月,總算定下來了。

    事是定下來了,可還要寫族譜,一下子多出這么多分支,他得一點一點的分理出來,這一忙,就忙到了過年。

    現在的人,每家每戶都盼望著過年,過完年,就可以守候桃花開了,桃花開,每家都能進十兩銀,哪個不開心呢。

    蘇家這邊,是第一個分出去的,蘇三郎在三娘的催促下,早早的住進了蘇靜的桃花人家。

    蘇靜讓她們住她那邊的房子,三娘不同意,非要住二進,說是喜歡她的花房,要去照看花。

    夏翠住在西側,帶著丫丫,丫丫長大了,正是調皮的時候,總喜歡往花園里跑,不一會就抓一把泥土,抓一把花的,把整個人都弄得臟兮兮。

    但是她不敢讓她往后面跑,而她也不敢去,那里有蘇巖,不單是她怕,所有人都怕,除了蘇靜。

    有時,她會忍不住好奇,問蘇生,蘇生也是一樣的感覺,但是這件事,大家都不管,他也不管,反正當作一家人就好了。

    蘇三郎住進來,最高興的是蘇紅,她一早就羨慕蘇靜有個好娘親,不像她的,聽說是很小的時候就把她賣了。

    三娘見蘇紅聽話又懂事,比蘇靜不知好多少,沒過多久就認了干女兒,兩人整天女兒娘親的叫,叫得蘇靜直起雞皮疙瘩。

    臨近過年,蘇靜是徹底放松了,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管,徹底做起了米蟲,一天到晚的穿著厚厚的衣服在院子里曬太陽。

    只不過,最近的伙食卻有些跟不上了,不用蘇紅說,她也猜得到,一定是三娘管了廚房,她就干脆給她找活干,給他們做衣服,給所有人做衣服,做冬衣,做夏衣,還順便給他舅舅那邊做衣服。

    三娘一找到事做,廚房這邊也顧不上了,交給蘇紅和夏翠了,伙食又上去了,蘇靜捏著甜甜的糕點,笑得瞇著眼。

    蘇巖說,她這樣的笑,像狐貍,干了壞事得逞的狐貍。

    蘇靜點頭,表示認同、

    “誰讓我長得這么迷人呢,蘇巖你也覺得吧。”

    蘇巖摸摸鼻子,轉身走了。

    鄰近過年,周正買了不少東西過來,蘇靜一看,心中篤定,這是有事,還是正事。

    果然,沒一會,周正開口了,要和柳家的人去提親,那女孩,也到適婚的年齡了,蘇靜當時就拍板同意了,把那個地方的房契拿出來給他,又給他拿了銀子買東西,讓蘇三郎作長輩,一起去提親。

    本是情投意合,這事自然一提就成,連成親的日子也選好了,就在二月十六,至少,不能和她的酒館撞上,到時候,多一個人,多一個幫忙的,柳家自然也樂意。

    只是沒想到一個無意之舉,竟然牽出女兒的姻緣,又認識了蘇靜一家,都是脾性差不多的人家,一見面便熟絡了。

    大事已定,蘇靜便幫他置了一輛馬車,方便他走親戚,又方便蘇靜這邊送貨,一舉兩得。

    事情,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新年未過,縣里便發生一件事,不大不小,足以轟動全縣的事。

    縣令被調走了,又要來一個新縣令。

    這消息剛傳來不久,姚林回來了。

    不單回來了,還牽著一匹白馬,背著包袱,滿面紅光的回來了。

    一番慶賀之后,蘇靜說起了她的擔憂,想問問他有什么消息。

    她擔心,這新來的縣令,萬一準備整治一番,會不會對她這邊的事造成影響。

    姚林笑著把包袱打開,取出一個小布兜,放在桌上。

    “這個,是我到這里上任的文書,明日去縣城交接。”

    蘇靜拍著手笑,“真有你的啊,姚林,看來,我這妹妹非你不嫁了,什么時候正式提親啊。”

    姚林也笑,看一眼羞紅臉的蘇紅道:“這不就是聘禮。”

    “好,咱可收下了。”

    有了姚林做縣令,王夫人,呵呵,小蝦米,蹦噠不起來了。

    蘇靜摟著蘇紅逗她,直逗得她臉上紅通通的,跑進屋里,怎么叫也不出來。

    搜狗閱讀網址: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