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可是混沌接下來又道:“但是最后晚了一步,被別人得逞了。我們發現,在調查蒼穹計劃的不止我們,還有別的人,我們發現了好幾個種族,無法確定到底是哪一方勢力。

    總之他們勢力非常強大,很有可能在靈界各域皆有其眼線,分支。我們親眼見到,他們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將一整個龍之鄉給屠盡了。”

    伊洛手中一緊,問道:“他們是什么人,可否詳細告知。”

    七魄察覺到他手中的力道,問道:“怎么,跟你有關系。”

    伊洛回道:“龍星辰就是兩萬年前那個被玉清杉趕出來的得意弟子,那個水龍之鄉就是他的家。”

    混沌微微一怔,回道:“看來,我們必去貴國拜訪一下了。那個毀滅龍之鄉的實力非常強大,種族混雜,分不清到底是哪一方勢力。

    每個人身上,都有很沉重的死氣,沒有一絲生氣,好像都是沒有靈魂的死人,但是他們卻又有著完好無損的力量,其意識。”

    “鬼族。”伊洛驚道。

    混沌搖頭回到:“雖然很多鬼族身上都有死氣,但是鬼族擁有靈魂,他們是沒有靈魂,就像已經死透依舊還會思考、行動的尸體。”

    七魄震驚回道:“不可能,靈魂是證明所有生命活著的象征,只有軀殼的肉體是無法擁有意識,還能發揮出生前力量的。”

    “可是他們就是如此,當時他們一共就八個人,抬著一個漆黑的轎子,在轎子里面坐著一個詭異的女人。

    那女人一下轎子,身邊便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死亡的氣息,她的死氣蔓延之處,所有觸及到的生靈都死了,我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

    七魄和伊洛兩人皆一聲不語,神色凝重。

    “你們對此有了解。”

    七魄和伊洛同時回道。

    “不清楚。”

    “不了解。”

    混沌嘆氣道:“唉!我還以為在七魄哥哥這里可以了解到一些呢?畢竟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沖著靈來的。”

    “沖著靈,又不是我,我怎么能知道。”七魄連忙回道。

    “有區別嗎?”饕餮小聲說道。

    七魄怒道:“當然有區別了,我們的人格不同,性格不同,而且靈沒有種族之分,至少我們是有種族之分的,我們有血有肉,可以成為生靈,而靈只能說是擁有靈魂意識的力量罷了。”

    饕餮看著他笑道:“有血有肉,你的身體只是靈氣凝聚的吧!”

    七魄整個人一僵,看到饕餮那看食物般的眼神,緊張道。

    “身,身體沒有帶來,現在只是暫時這樣。你,你干嘛!別這樣盯著我。”

    伊洛冷冷的向饕餮看過去,饕餮在看到他那陰冷的目光不由得一顫,向后輕輕的退了一步。

    混沌眼睛輕輕瞇笑道:“至于那些人的身份我們不用著急弄清楚,反正他們以后會再出現的,等他們一露出尾巴,我們必定會抓住他。

    現在主要考慮混沌之母的事吧!目前就憑我們還不足以摧毀蒼穹的計劃。”

    七魄嘆氣道:“那我們怎么阻止混沌之母。”

    混沌回道:“哥哥別擔心,我們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欺騙混沌之母,哥哥的力量已經恢復了,只要混沌蓮的力量散放出去,混沌之母感應道便會安心。”

    混沌看向伊洛道:“哥哥的力量是被你封印的,有血契的限制,哥哥的本體從五十萬前到現在一直處于沉睡狀態,所以需要你喚醒。”

    “不行。”七魄緊張的阻止道。

    混沌微微一頓,疑惑道:“為什么不行,這樣又不會影響到哥哥,只是讓哥哥的本體混沌蓮綻放,又不是要你們的靈魂融合。”

    “不行就是不行。”七魄倔強的阻止道。

    ......

    伊洛坐在窗邊看著街道上離開的三人,最后什么也沒談成,倒是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消息,想不到本王的敵人意外的多。

    他輕撫右手手背上的血蓮花圖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這份力量我該怎么才能掌控在手心。

    “咚咚咚。”

    “陛下。”

    門外傳來艾維的聲音,伊洛輕道:“進。”

    艾維推門而入,進來后又小心翼翼的將門關上,對著坐在窗前的伊洛,單膝跪下道:“參見陛下。”

    “玉蘭帝國的消息打探的如何。”

    “回陛下,屬下發現她們在城外曾與北境鎮北王有交易,從他手上買了數十萬名半獸人奴隸。”

    艾維微微頓了一下,接著又道:“那十萬名獸人,皆是武者,其實力至少是化體。”

    伊洛輕道:“十萬名實力可敵十萬名靈王境界修者的武者,她們這是想直接踏平圣凱西亞,若是沒猜錯的話,她接下來將會在明日拍賣會上拍下,那個鎮北王帶來的拍賣品了,可以將金剛境武者進階成圣體境的藥物。”

    “需不需要屬下將藥物拍下。”

    “不用你拍下來,只需要你不停地抬高拍賣價格,就行了。”

    伊洛嘴角勾起邪魅的笑道。

    “本王要讓她,最后賠了夫人又折兵。”

    “遵命。”

    艾維恭敬的回道,然后默默退出房間。

    一直處于隱身狀態的七魄,終于忍不住開口說道:“真是沒見過你這么黑心的人,不過你確定你能阻擋的了十萬化體境武者大軍。”

    “怎么?你擔心我會輸。”伊洛看向七魄笑道。

    七魄:“......哼!”

    伊洛看著窗外漆黑的夜幕中亮起的萬家燈火,笑道:“跟本王回一覽天閣,帶你看這漪瀾蘭落,最美的風景。”

    七魄微頓,還沒來的急回答,便被他一把拉近懷中,身上的隱身法術解除。

    伊洛抱著他飛速的穿梭在漪瀾蘭落,交錯復雜的樓閣間。

    中途不停的運用漪瀾蘭落的萬里江山大陣,進行短距離的傳動,忽隱忽現,七魄看著眼見不停切換的場景,一陣眼花繚亂。

    他們身后緊跟著他們的步伐一些人同他們一樣忽隱忽現,一開始七魄還以為又是來追殺伊洛的殺手,后來當他們到達了漪瀾蘭落中城區城中心的羅桑湖上,他才明白那是漪瀾蘭落的守衛,一直在暗中跟著他們。

    伊洛輕輕的落在羅桑湖上,將七魄放下,向著湖南面最高的建筑走去,七魄抬頭看去,那棟樓閣兩邊皆掛著一覽天閣的牌子,心道,當時跑的太急,沒有仔細的看這一覽天閣,八角闕檐,環式尖塔型的建筑,雕檐畫棟,飛檐畫角,竟有二十四層。

    伊洛一襲白衣隨風飄動,緩步走在他的前面,七魄盯著微波蕩漾的湖面,因為已經是晚上了,湖水漆黑不見底。

    湖的四周各種建筑此時燈火通明,即便是夜晚,漪瀾蘭落到處依舊是熱鬧不凡。

    遠處嘈雜的聲音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周圍萬家燈火通明,卻沒有一盞是我的,一直和時樂他們在一起,所以從未發現,原來我離開了他們之后,自己是如此的懼怕這黑暗。

    人害怕孤獨,所以才會選擇群居在一起,當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雖然難免會產生矛盾和糾紛,但是產生最多的還是,在一起的溫暖,不止人類,其他種族也是。

    那種溫暖,使每個生靈在無論多么悲慘的世界,依舊會感到幸福,和快樂,然后沖破黑暗與磨難。

    靈,獲取就是被這種溫暖吸引了吧!

    七魄環視四周眼花繚亂的燈火,再看看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伊洛,心中一緊,不知怎地,心中一陣慌亂,情不自禁的邁出腳步,大步向伊洛追了上去,當他跑的了他的身邊,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角,整個人微微一愣,緩緩低下頭。

    伊洛察覺到右手衣袖被人拽到,身體頓了頓,立刻停下腳步。

    七魄低頭看著湖水中的倒影,在他的腳下,銀赤雙眸的成年體型的他拉著他的黑袍,而他腳下,黑發男子,一身金絲鑲花的黑袍,背對他站立。

    “伊洛。”

    伊洛被身后傳來的聲音驚到,身體微顫。

    “你要成為他嗎?”

    伊洛輕聲回到:“本王就是本王,以前的我是我,現在的我也我,未來的我依舊是我,本王不會成為任何人,只會成為自己。”

    七魄微微一驚,手中的白色的衣袖漸漸變成了黑色,伊洛緩緩的轉過身來,漆黑的衣袖從七魄的手中抽離。

    他手中的蝴蝶面具再次出現,輕輕的戴在臉上,然后伸出手對伸出手。

    七魄狠狠的掃開他的手,對他道:“我不是他,時樂也不是,赤紅蓮,銀羽,我們都不是,我們不會給你一個完整的他,也不能給你一個完整的他。”

    “啊~,我知道。但是,這樣就可以,我不需要你們成為他,只要他是你們就好,七魄,我沒有前世的記憶,從夜凌溪那里的到的記憶,也只是和你們在那個世界生活的記憶。七魄,我喜歡你,喜歡你們每一個人。”

    伊洛說著右手突然浮上了七魄的臉頰,又緩緩的撫摸到下顎,將他的頭抬起,與自己對視,一邊說道:“本王從看到你們第一眼的那一刻,就想把你們擁在懷里,我不知道五十萬年前的我和靈到底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什么關系,但是現在的我,只想讓你們離我近一些,讓你們眼中都是本王的身影。”

    他看著七魄紅寶石般的赤瞳里映射著自己的容顏,嘴角勾起微笑,趁著七魄發愣的瞬間,輕佻的手指瞬間繞道了他的后頸,用力拉向自己,然后微微彎下腰,再一次親吻上了他的唇。

    ......

    “少城主大人,你,你沒事吧!”

    一覽天閣后門,青嵐看著渾身濕透的伊洛說道。

    “阿嚏。”伊洛右手拉著七魄的后頸衣領,面無表情,直直的走了進去,冷冷的說道:“準備熱水。”

    “遵命。”

    青嵐一臉疑惑的看著被少城主手中的少年,身體半躺著在半空中飄著,雙手交叉在胸前,臉上滿是憤怒,和不懈,在看到青嵐一直盯著自己看,冷“哼!”了一聲。

    唰唰唰,在伊洛進去后,暗中保護伊洛的漪瀾蘭落護衛,齊刷刷的落在一覽天閣建立在羅桑湖上的走廊上。

    青嵐對眾人輕輕點頭,那群護衛又齊刷刷的消失不見。

    一覽天閣內,因為一樓是辦理一切住宿事物的大廳,現在這個時辰來往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一覽天閣內部的人員。

    眾人在看到伊洛一副落湯雞的樣子走過,無一人敢有言辭和嘲笑,一臉嚴肅的恭敬的咱在一旁等他走過。

    可是好巧不巧的是沐晴歌,君墨蘭,君天凌三人剛好從正門進來,由于一覽天閣每層的升降機都分別在不同的位置,相同樓層的升降機,在一起,沐晴歌他們同伊洛一樣要去一覽天閣的頂層,在走到升降機時幾人正好遇上。

    沐晴歌三人在看到伊洛后不由得一驚,君天凌拱手說道:“少城主,這是。”

    還沒說完,就被伊洛投來的寒冷目光,驚的立刻改口說道:“可需要在下幫忙,將少城主身上的水去掉。”

    “不必。”伊洛冷冷的回道。

    “吧嗒。”

    升降機升到二十四層,伊洛直接拉著七魄進了乾字號房間,然后狠狠的關上了門。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