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3章 蟹味
    別管其他人心中是如何做想,聽到宋氏的話,也是紛紛舉起手中的酒杯,對著胤禛和季縈心高聲祝賀。

    “住四爺和福晉,福澤綿長,福祿安康!”

    面對眾人的祝賀,饒是胤禛一張冷峻的面孔,此刻都添上了幾分笑意,倒也不端著,分外給臉的拿起手中的酒杯,和季縈心對視一眼,一飲而盡。

    “好了好了,這祝賀也已經祝賀了,大家也不要拘束,今日中秋,府上也是數喜臨門,也該好好松快松快,今日,你們也不要拘泥規矩,只要不犯大錯,盡可歡樂就是。”季縈心放下酒杯笑道。

    “既然福晉這么說了,那婢妾們,可就不客氣了。”聽到這話,李氏的臉上露出幾分少女的狡黠之色,倒是讓人忍俊不禁,“說起來,婢妾可是早就饑腸轆轆,惦記上那一桌子膏蟹了,福晉讓婢妾不客氣,婢妾可要好好吃個飽才是。”

    聽到這話,季縈心忍不住笑道:“你啊,虧的我之前還在四爺面前夸你穩重,日后能助我處理府上大小事情,現在不過是幾只螃蟹,就讓你讒成這個樣子,叫爺知道了,還以為我謊報軍情,胡言亂語了。”

    胤禛聞言只是笑笑,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沒有加入她們女兒家的談論之中。

    見狀,李氏暗暗松了一口氣,膽子也更大了些,聞言嘿嘿一笑,“嘿嘿,福晉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平日里,婢妾自然是嚴格要求自己,不敢僭越半分,不過今日,是福晉所言,要婢妾等松快松快,可見福晉是喜好熱鬧的。”

    “古人有彩衣娛親之樂,四爺福晉于婢妾等而言,無異于再生父母,為此,便是不要婢妾的這一張面皮,婢妾也要為福晉好生熱鬧一番才是。”

    “行了行了,就你一張嘴能說會道的,我是說不過你了,隨你去吧,來人,快給我拿幾只膏蟹,去填了這李庶福晉的嘴,看她吃著膏蟹,還好意思編排不?“季縈心嗔怪地看了李氏一眼道。

    一旁侍奉的宮人一個個含笑不語,端著早就準備好了的膏蟹走到一群主子身旁,從旁侍奉。

    都說秋日是吃蟹的時節,雖說京師重地,地處北方苦寒,不比江南水鄉,也并非蟹味產地。但身為皇家,便是天南地北的珍奇異物,也絕無享用不到的,這大閘蟹乃是早些時日,千里迢迢從南方運來的。

    數量不多,但胤禛作為皇子阿哥,此前因為康熙給弘暉賜名的事情,如今正是聲勢浩大的時候,這內務府慣是看人下菜碟的,胤禛眼看得寵,自然有人上趕著巴結,這送來的大閘蟹,數量多,質量也好。

    蟹味雖美,但其性寒涼,不能多吃,所以季縈心才會讓大廚房準備著,在這秋日的午后,同府上眾人一同享用。

    只見季縈心拿起準備好的蟹八件,還沒來及的上手吃蟹,就見幾塊剔好了的蟹肉蟹膏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面前的瓷盤之中。

    詫異的朝著身側看去,只見胤禛神色如常的剔著手中的螃蟹,做工精美,鑲金鎏翠的蟹八件,在他的手中好似新長出來的手臂一樣,運用的靈活自如,不一會兒的功夫,那鮮嫩的蟹黃蟹肉就被一一剔了出來。

    再看那蟹殼蟹甲,被完完整整的分割開來,如果拼接起來,不仔細看的話,絕對發現不了這是一副空殼,甚至還能當成是完整的螃蟹擺出去。

    面上八風不動,眼角的余光卻時刻注意著季縈心的動向,看到季縈心那驚嘆的目光,胤禛心頭一動,眉梢不著痕跡的上翹了幾分,眼眸之中帶著幾分隱秘的得意,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地看向季縈心。

    “怎么了?這蟹膏肥美,蟹肉鮮嫩,是難得的上品,福晉怎么停著不動,若是放涼了,有了腥氣可就失去了幾分滋味,可是不喜蟹味,若是這樣,可真是辜負了爺的一番心意了。“

    聽到這話,季縈心回過神來,看了胤禛一眼,垂下眼眸,斂去眼中的一點感動,微微一笑,“沒什么,多謝四爺。”

    說著,季縈心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蟹肉,沾上些蔥姜調好的味碟,讓入嘴里,蟹肉本身的鮮美加上嫩滑的觸感,瞬間在嘴里化開,加上味碟中混合的絲絲甘美,糅合成一道難以言喻的美味,難怪從古至今,文人墨客,一個個對螃蟹如此珍愛,其味道鮮美,當真不同一般。

    看到季縈心吃下蟹肉,胤禛的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絲笑意,不過,倒也沒有更多的動作了。

    正所謂,食不言,寢不語,一次兩次的動靜是夫妻之間的情趣,可若是做的多了,就顯得無禮輕浮了。

    就在眾人默默的用著眼前的美味時,忽然,席間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季縈心抬起頭,便見宋氏的衣袖落在味碟之上,染上不少污漬,地上幾塊碎瓷片甚是顯眼,宋氏的桌子上,也是一片狼籍,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胤禛的眉頭一皺,方才的好心情蕩然無存,目光落在宋氏的身上,厲聲喝道。

    見狀,在場的眾人,紛紛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看著宋氏,這次的宴會,可是福晉操持的,若是宋氏把這宴會給攪黃了,打得可是福晉的臉面,這個宋氏,平日里跟在福晉的后面作威作福的,看今日若是得罪了福晉,她還怎么翹尾巴。

    作為一個宮女出身的格格,宋氏如今居然一躍成為庶福晉,叫那群還是侍妾的女人,心里別提多嫉妒了,難得見宋氏出丑,自然一個個樂在其中。

    “婢妾無狀,一時手抖,打翻了碗碟,驚擾了四爺,福晉,還請四爺和福晉恕罪。”宋氏白著一張臉,勉強笑道。

    聞言,胤禛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對于宋氏擾亂了他用膳的興致很是不喜,開口就要訓斥。

    不過,季縈心到底熟悉宋氏,知道她一向妥帖,不像是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人。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