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想當個土豪怎么就那么難 第八十章、釣魚
    房間里面沒有熱武器,周暢也就用不著啟用什么身體行動托管的模式了。

    在這一段時間以來,周暢要求核進行托管的次數是越來越少了。

    甩棍、砍刀之類的東西,都是一些近身武器,很難會對周圍的圍觀群眾造成傷害。

    核的托管,其實并不在于招式套路,而是在于精密的計算,避免傷害到周邊的群眾或者無辜的路人,甚至是敵人手中的人質。

    現在,三個人質單獨呆在臥室里,而對方也沒有可能會走火的武器,周暢倒是不害怕什么了。

    房門敲響,里面并沒有什么動靜。

    周長眼睜睜看著坐在客廳之中的那個年輕人,去臥室里叫醒了另外兩個同伙,三個人帶上了家伙,慢慢湊到了門邊。

    這個地方十分隱秘,除了自己人,基本上不會有什么人知道。

    而且現在已經是凌晨時分了,樓盤附近更是荒無人煙,住戶都沒有多少,過來借東西的這種情況也不會出現的。

    況且,這三人行為方式很規律,吃東西都是派一個人打車出去買了帶回來,為了避免被他人發現這里是非法拘禁場所,他們不可能點什么外賣,更沒有別的同伙過來探望、送飯或者替換,吃得十分簡單。

    此時此刻,敲門聲響起,絕對不是正常情況。

    因此在發現外面有動靜的時候,客廳內那守夜的男子第一時間想到的,并不是有同伴過來他探望,而是他們遇到麻煩了。

    他趕緊去臥室之中把自己的兩個同伙叫醒。

    周暢看著那三人手持武器,慢慢挪動到了門邊上,盡量避免發出任何響動。

    周暢所在的樓道里漆黑一片,由于這些新房還在交付階段,樓道的感應燈有些是壞掉的,物業還來不及修理,就算是那較為年長的男子,把眼睛湊在了貓眼上,也看不到外面的任何東西。

    “大半夜的,誰啊。”那男人裝腔作勢,演出了一副被吵醒的模樣和聲音,若不是周暢能看到里面的情況,換了別人,肯定被他給蒙騙過關了。

    “警察,我們接到舉報,說這里有人聚眾賭博。”周暢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

    然后,他翻出了自己的證件。

    這個證件,自從上次從那假警察手里收繳過來,換了照片之后,就沒怎么用過。

    今天可算是派上用場了。

    只是周暢實在不知道,經過核的鑒定,這本證件居然是真的,所有的材質,制作手段,印刷油墨,都是真的印發證件才會用的東西。

    那人怎么得到這種真證件的?

    這種問題周暢也不深究,反正這本證件,算是方便了自己了。

    對面三人一聽這話,面面相覷,表情十分怪異,領頭那人把家伙收拾了起來。

    這要真的是來查賭博的,那根本用不著怕,他們也沒賭博,讓警察看一眼屋內情況便可以了。

    三人開門,看到了周暢之后,馬上開始懷疑起來。

    向他們這種違法犯罪分子,通常都是被公安機關打擊過的,多次進宮。

    而警察在進行例行檢查的時候,基本上都配置都是一個民警帶著一個輔警,必須有兩個人才能進行執法。

    像是派出所出警查賭博這類的事情,警察身上是要穿制服的。

    周暢身上,穿了一套便裝。但是周暢馬上拿出了自己的證件,對著三人進行了展示。

    這三個人剛剛有的那點兒懷疑,瞬間被證件打消了。

    他們是見過警察的證件的。

    “你們這地方,不太好找啊。連電梯都沒得用。”周暢把手插在了口袋里,天氣還是有點冷的。

    “這是個新小區,很多配套設施都沒開始使用呢。坐會兒,坐會兒。”為首那男子趕緊指了指沙發。

    室內裝潢簡單,算是簡裝,住人還是沒什么太大問題的。

    “唉,你們這樣不像是有賭博的樣子啊。”周暢擺了擺手,到處轉了一下。

    有一間臥室的門關著,看來謝廣林的老婆孩子就是在這間臥室里了。

    通全場景深度掃描可以看出,三個人都已經被限制了活動,用膠帶綁在了椅子上,嘴巴也給堵住了。

    只是現在是深夜,三人都已經睡著了,外面聲音不大,并沒有吵醒他們。

    “政府,我們都是守法的人。哪能賭博呢……”稍微年輕一點的男子開口了。

    周暢停下了腳步,轉過頭去看著那人。

    為首那人趕緊瞪了年輕男子一眼,這哥們估計是以前被關過,連監獄里面那些規矩都帶出來了。

    碰見預警,警察,反正是遇到能管得了他們的人,都叫政府。

    “肯定是有人惡作劇,報假警。”為首的人說道。

    “這屋子里就你們三個?”周暢問道。

    “就我們三個。”為首的人回答。

    “你們三個是干什么的,為什么住在這新小區里?什么也沒有啊。”周暢又問。

    “我們是搞裝修的,租了房子在這,干活兒近點兒。”那男人隨口胡謅。

    周暢心中冷笑,看你們三人能裝到什么時候。“這臥室,房門打開看看。”

    那男人急了,趕緊上前,“警察同志,既然你確定我們這邊沒有聚眾賭博,那就別打擾我們休息了吧,第二天還得干活呢。”

    “不開是吧,那我自己開了。”周暢轉身背對三人,剛要擰動房門把手,卻是敏銳的察覺到了身后異樣。

    全場景掃描不僅能夠獲取正面視角的所有畫面,連背后也是看得到的。

    那為首的男人一不做二不休,眼見著事情要敗露,從茶幾下面抽出鋼管,朝著周暢的后腦勺就打了過來,似乎根本沒想給周暢留活路。

    周暢猛地回過頭來,一把攥住那帶著勁風的鋼管,“膽子不小啊,警察都敢殺?”

    那人一驚,怎么這警察腦袋后面像是長了眼睛?

    再想把鋼管抽出來,怎么用力卻都是紋絲不動。

    周暢抬起一腳將那人踹飛四米,砸在玄關的墻面上,那人遍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肋骨骨折,脊椎骨折,死亡概率不超過百分之五,癱瘓概率約為百分之三十八點八。”核的數據馬上出來了。

    “喪失行動及反抗能力,百分之百。”

    另外兩人看到這個場景,反正事情已經敗露,襲警罪名已成,自己逃脫不了關系,干脆合伙把這警察做了算了!

    這二人也分別抽出砍刀和鋼棍,沖著周暢襲來。

    周暢卻是一點兒都不慌,手中鋼棍用力一甩,正中砍刀男面門,砰的一聲悶響,腦袋就給開瓢了。

    “頭皮撕裂,顱骨骨折,重度腦震蕩。喪失行動及反抗能力,百分之百。”

    “五小時內死亡概率,百分之八。”

    周暢上前一步,接住了拿把砍刀,手腕一轉,已是刀背沖外。

    剩下那人見周暢這么能打,停下了腳步,鋼棍在空氣中揮舞了幾下,卻是嚇破了膽子,轉身就跑,奪門而出,頭都不帶回的。

    “別追。讓他回去報信,我們就能找到戴雷東的位置。”核說道,“剛才我已經黑進了他的手機,也許能得到更多東西。”

    “你現在都不知道戴雷東在哪?”周暢問道。

    “此人十分謹慎,知道戴茂林精通于網絡技術,害怕自己的事情敗露,也害怕被人追蹤,沒有攜帶電子設備,大規模篩查,很難發現其蹤跡。”核回答道,“通過這個人,我們也許就能把戴雷東抓到手。”

    解救謝廣林的老婆孩子,第一是真的要救她們的命。

    第二嘛,就是通過這里的看守人員,直接找到戴雷東,掌握第一手證據。

    俗話說的好,三個女人一臺戲,當周暢打開臥室門的時候,屋內本來就沒睡太死的三人早已經被外面的聲音吵醒。

    看到周暢進來,三人瞪大了眼睛,嘴里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周暢趕緊開燈,亮出自己的證件。“我是警察。別急,等會兒跟我走。”

    他趕緊給三人松綁,到了這種時候,實在是沒人幫忙,他也不可能把這三人待會夏玖琬的家,無奈之下,還是只能撥打了宋青羽的電話。

    宋青羽時刻保持任務狀態,半夜一個電話就起來辦案的時候也不在少數,電話接的還是很快的。

    周暢通知了宋青羽位置,只說讓她來接人,把人帶回分局里去,還沒等宋青羽問什么東西,就馬上掛掉了電話。

    母女三人終于得救,恨不得當場給周暢磕幾個頭,周暢不敢受禮,將人扶起,帶到樓下的車邊。

    “警察同志,請問貴姓?你救了我們,這份大恩大德,我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謝廣林的老婆看著正在抽煙的周暢。

    “我姓周,不過……我也是受上面指派,我的領導姓宋,待會兒她來了,你們跟她走,她才是你們的救命恩人,我還有別的任務。”周暢一邊說著,又看到宋青羽的凱迪拉克由遠及近,還閃著紅藍相間的燈。

    車輛一個急剎停在了路邊,宋青羽下車之后先是看到了那輛瑪莎拉蒂,又把母女三人安排上了自己的車。

    “上面還有兩個人,都暈了,得收拾一下爛攤子。”周暢說道。

    “你小子又再搞什么鬼?”宋青羽氣不打一處來,把周暢拉到了車的后面,躲著謝廣林的老婆孩子。

    “救人唄。”周暢撇撇嘴,“后面的事情交給你了。把我摘得干凈點兒。”說完這話,周暢丟掉煙頭,轉身上車。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