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門
    夜色之下,一頭金色的少年從拐角處走出。

    湛藍色的眼睛如同天空一般深邃。

    他的眼中,帶著淡淡的疑惑和驚奇。

    “抱歉,我不是故意跟蹤你們的,我是擔心玖辛奈的安全。”

    真修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年紀不大,不到十歲,跟玖辛奈年紀相仿。

    或許在現實生活中,這個年紀的少年還是個小屁孩,什么都不懂。

    但是在火影的世界中,這個年紀的少年如果是天才的話,已經懂得很多東西。

    金發少年,湛藍眼睛。

    這身份并不難推測。

    波風水門。

    未來的四代目。

    人設堪稱完美的男子。

    “波風水門嗎?”

    真修輕聲說道。

    少年有些意外,沒想到時桐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先生聽說過我的名字?”

    “當然,你是小奈的同班同學。我叫漩渦真修,是小奈的族人。”

    水門聞言恍然。

    “真修先生,很高興認識你。”

    “你很關心小奈?”

    真修滿臉調侃之色,看著水門說道。

    水門聞言,臉色微微一紅。

    “是,我很關心玖辛奈。”

    雖然有些害羞,但水門并沒有否認。

    這倒是讓真修十分意外。

    “哦?那你為什么不告訴她。”

    “我還不夠強大。我無法去保護她。”

    水門的神色有些黯淡。

    他只是一個平民,一個沒有任何傳承的平民。

    就算是他天賦異稟,但如果沒有遇到名師,或者是有好的奇遇,他的一輩子能夠成就的高度不會多高。

    這個世界就是這么殘酷。

    很多東西,你一出生沒有擁有,一輩子也不會擁有。

    能夠白手起家,成為人上人的,在這個世界上少之又少。

    就算是現實是網絡,絕大多數人也不是主角。

    水門對自己很有信心,但也知道,人都有失敗的風險。

    一旦失敗,他自己可以重新再來,但是他不想耽誤一個女孩。

    所以,在一開始,他便克制著自己的情感。

    遇到玖辛奈被人欺負,他沒有去幫忙。

    一方面是不想過早和玖辛奈接觸,以免不可自拔。

    另一方面,他也覺得玖辛奈有能力去處理這件事情。

    在水門的愛情觀之中,愛情不是一味的寵溺和包容,伴侶也需要擁有自己的能力。

    把對方寵得生活不能自理,那只是傻逼行為。

    人最沒有辦法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壽命。

    你將對方寵成生活不能自理,那你有一天先她而去又該如何?

    讓她自殺去找你嗎?

    還是你覺得她可以找到另外一個可以將她寵成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水門沒有被毒雞湯包裹,他也有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

    他知道最適合愛情的東西是什么。

    是理解包容,不是將對方當成自己的私有物品。

    小小年紀的水門,早已有了自己對世界的看法。

    一旦水門找到了自己崛起的道路和方法,他便會行動起來,帶給玖辛奈一個美好的明天。

    至于玖辛奈會不會喜歡自己,水門并不擔心。

    或許喜歡,或許不喜歡,他都會去爭取。

    水門雖然還是單身,但是對撩妹這種事情卻莫名地很有信心。

    看著水門那黯淡的神色,真修忽然覺得這個少年十分有趣。

    在火影的世界已經待了數十年,真修已經不會像當初那樣,看到一個劇情人物就興奮半天。

    現在他只是在用正常的眼光來看待這群人物。

    如今的水門還不是金色閃光,但是已經有了未來的幾分氣概。

    “是嗎?那你要加油了。”

    真修笑著說道,隨后擺了擺手,便要離開。

    “等一下!”

    忽然,水門叫住了真修。

    “怎么?還有事情?”

    “你……喜歡玖辛奈嗎?”

    水門看著真修,四目相對,眼中是凝重。

    真修笑了。

    原來是這樣。

    是將自己當成了情敵嗎?

    真修走到水門的身旁,湊過身子,輕聲在他的耳旁說道:“對啊,如果你不好好努力的話,小奈就會被我拐走哦。”

    說完,真修腳下一動,瞬身術發動,直接消失不見了。

    漆黑的夜色之下,只留下了水門一人。

    水門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色。

    “好厲害的瞬身術,居然完全看不到蹤跡。”

    水門抱著自己的小腦袋,一臉的苦惱。

    “糟糕了,出大問題。這個對手好強。不行,我不能就這么認輸!我一定要變得更強!我一定要擁有帶給玖辛奈幸福的實力!”

    玖辛奈此時還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喜歡自己。

    就算是水門失敗了,她也不會知道。

    只是這個少年如今為了她,有了更多奮斗的理由。

    看著水門滿臉斗志地離去,真修躲在一旁露出了惡趣味的笑容。

    “在水門的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還真是有趣。未來的四代目,好好努力吧。”

    真修心中暗道,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家。

    真修對玖辛奈,只是同為族人的關心而已。

    當然,還有一點。

    真修已經將玖辛奈當成是自己姐姐的傳承者,多多少少寄托著幾分對水戶的思念。

    要說喜歡就有。

    但是卻絕對不會涉及到男女之情。

    以真修的性子,怕是要注孤生了。

    水戶去世的事情,在真修的心中漸漸淡去。

    他仍是在七味居中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開業、做飯,談天。

    如今常來七味居的人也就是秋道一族。

    七味居早已成為了秋道一族口口相傳的美食圣地。

    若是不來一次七味居,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秋道一族的成員。

    只不過真修現在有些不太喜歡招待招待秋道一族的成員。

    因為他們實在是吃得太多了。

    真修做飯都嫌棄有些累了。

    所以有時候,真修會特意避開秋道一族的成員。

    隨著時間的不斷拉近,真修已經能夠看到更多熟悉的面孔一一出現。

    丁座、亥一、鹿久、邁特戴等等。

    七味居。

    “真修哥,我已經順利通過畢業考試了,你看我的護額。”

    玖辛奈興奮地指著自己額頭的護額說道。

    “提前畢業了嗎?小奈真是了不起。”真修笑道。

    “那是當然了。真修哥打算怎么獎勵我?”

    真修想了想,說道:“小奈,你很久沒有離開木葉了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