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作品正文卷 第136章 水晶觀
    這話里雖有那蕓豆兒拿自己人的意思,可也透著一點兒脅迫。

    那就是,不管以后怎么著,蕓豆兒不能背叛了孫姨娘,否則就不得有好下場。蕓豆兒心性單純,聽了這話,還只當孫姨娘疑她的品性,又是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姨娘,蕓豆兒當然是您的人。您在這里受苦了,蕓豆兒只要有能為,怎樣都要替姨娘您遮擋一點的。”

    蕓豆兒還怕孫姨娘不信,又咬著一根手指頭,咬下了半截指甲,幸而沒流血。孫姨娘就止住她:“你作甚呢?你好好的不就行了。你若有什么壞了,也就更不能幫我了。”

    蕓豆兒更是賭咒:“姨娘待我好,別的不說,就看在那五十兩銀子的份上,我也要以死相報的。”

    孫姨娘更為滿意。

    二人摘完了紫蘇葉子,蕓豆提著籃子,洗干凈了,送到文姨娘的屋子。文姨娘正在屋內梳頭,見一個生人兒過來問安,覺得奇怪。其實,并非文姨娘自己要吃什么炸紫蘇葉兒,而是今日是她的一個姐姐忌日。她姐姐生前就愛吃這個。什么面裹香椿頭,什么油炸紫蘇葉兒啦,就好這些個。她姐姐生前待文姨娘最好,雖然家中貧窮,但一有什么好的,總是想著她。

    文姨娘腿腳不便,她叫身邊一個婆子去采摘一些,不多,夠炸一碗就好了。誰料婆子剛一出去,就撞見了倒完恭桶回來的孫姨娘,孫姨娘將恭桶挪到太陽底下曬。孫姨娘就讓問這婆子要作甚?采摘紫蘇葉子?她來,且叫婆子歇著。婆子無可無不可。

    “你是誰?”

    “我是二爺的屋里人,是來伺候孫姨娘的,這些,夫人也是知道的。”

    文姨娘點了點頭。因得了玉夫人的提醒,以后出現什么蹊蹺奇怪的事兒都不要大驚小鬼,且往后看。

    “哦,那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我退下了。”

    蕓豆兒回到孫姨娘房內,看著四壁簡陋,一概的擺設皆尋常,她去過孫姨娘的院兒,她那房間琳瑯滿目,如今竟是住在這一個不堪之所,蕓豆兒的眼淚又要下來了。

    其實這屋子不差。各色設備還是俱全的。只因孫姨娘的院兒太過豪奢,二爺昱泉的住處更是奢華,兩下相比,蕓豆兒的心中更替孫姨娘叫屈。果然姨娘說得對,玉夫人就是假裝好人,是個偽善人。

    到了中午,那婆子還是給孫姨娘端來了蘿卜豆腐。蕓豆兒再次流下眼淚。姨娘吃的簡直就是豬食。沒錯,蕓豆兒雖是昱泉屋里一個不得寵的小妾,穿得差一些,但昱泉并不虧待了各房小妾的嘴。這些吃食,蕓豆兒自己也瞧不上,姨娘又怎么能吃得下去?

    孫姨娘就對著蕓豆兒微微一笑:“蕓豆,別嫌棄了,有這些吃食已然十分好了。”

    蕓豆兒擦著眼淚:“姨娘,您真的受苦了。”

    “哪里苦?蘿卜豆腐么,也好吃的。真正我小時候吃的就是這些,不想現在又吃上了,心里只感念夫人的恩德呢。還有她給我的茶葉,真正味道也極好。小時候喝過的那種苦味澀味兒,如今又回轉到舌頭上了。好得很,實在好得很,想以后還要送我以前的穿戴,那才更好。”

    孫姨娘自然在說反話。

    這些,蕓豆又如何聽不出來?

    “姨娘,想不到夫人面兒上慈祥,心眼這么歹毒。這些豆腐蘿卜的您必須吃嗎?我去給您端另外的好的。”

    孫姨娘一把攔住了她。

    “休要多生事。只管吃,過幾日咱們就出府去。”

    吃過飯,那孫姨娘又規規矩矩地過來玉夫人,可否一齊將蕓豆帶出去,權當是個隨從,一起去水晶觀。

    玉夫人便道:“如何不可?這些小事,不用稟報我,你自己看著辦。”

    孫姨娘心頭更是一喜。

    過幾日,果然孫姨娘和蕓豆兒簡單收拾了一下,二人坐上馬車,出史府,去水晶觀找那牛道婆去了。

    王貴家地看著孫姨娘出去,就嘆:“夫人,這下將她放出去,只怕又要生事。”

    “無妨的。她走了,我還落得一個清靜,正好可去看望老太太,且多和姑娘們處處。”玉夫人還一臉的輕松。

    “那這孫姨娘到底什么時候回府?既舍得出去,也就一輩子不回來才好。”王貴家的心里,巴不得孫姨娘去了那水晶觀,也做了道姑,出了家,也就不禍害人了。“可王貴家的也知道,這只是自己的臆想,孫姨娘這樣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想回來時,自可回來。我看她要在外頭呆上一陣。”玉夫人看著馬車出了史府耳門,便又笑道,“走,跟我去看看姑娘們,那三個奶娘果然都是極妥當的人,如今桐云的刺繡竟是進步許多。”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各位看官,你當那牛道婆是個什么人?年輕時候也是個放浪的。聽說更進過山寨,跑過江湖,賣過老鼠藥。也不知哪年哪月哪一天,她在路上識了一個人兒,這人是個經年的老道士,老道士看著她,就像看見失散多年的女兒一般是,十分投緣,將畢生所學的歪門邪道兒都一并傳授給了牛道婆。牛道婆很學了一些旁門左道,她在水晶觀里安頓下來,時間長了,也不知她學了什么法術,只將原先的老道姑趕了出去,只留下幾個自己的心腹。

    在附近村民的眼里,這水晶觀很詭異,但又很有錢。觀里的人一般不開門,也不讓村民進來祈愿算卦。牛道婆不屑這些村民們的所謂“施舍”,她有別的財路。一月里頭,她總要出門,去江城里頭那些大戶人家,通融交好,做些遞香抄經的瑣事,以博大戶人家奶奶小姐們的喜歡。她們一高興,自己就有賞錢。再一個,誰家奶奶們日子不順暢了,或是被人得罪了,就悄悄兒地叫人去一趟水晶觀找牛道婆,尋些偏門的法子,幫自己度過難關。只要攻克了“難關”,她們給牛道婆的賞錢,往往就更多了。

    這牛道婆如今五十多歲,關上觀門,和自己徒弟高樂起來,喝酒吃肉,什么都吃,神仙也沒她快樂。

    牛道婆與孫姨娘認識,有些年頭了。二人之間,很有些說不清楚。

    話說那雪雁自打住進了蟠龍寺,美其名曰要給薛仁村求子,也就有十來天兒了。這十來天兒里,她可是將蟠龍寺鬧了個雞飛狗跳。這話也不對,究竟蟠龍寺是出家修行人之所,不養雞,更不養狗。還是不對,潘龍寺里還是一個生靈兒的,這就是秋紋的貓。

    這貓有靈性兒,自打雪雁住進去后,時不時地就生事兒,如今雪雁竟是和串串結下仇怨了。她憎恨這只肥貓,更將恨意移轉到秋紋的頭上。再說她本就和秋紋不對付。說來也是好笑,明明雪雁和秋紋甄氏都認識,偏吃飯走路還得裝出一副才熟識不久的樣子。秋紋和甄氏也不戳破。甄氏也不服,好幾次對秋紋說與,要去報官,去更上一級的地方,干脆就著人去一趟史府。

    秋紋搖了搖頭,告訴甄氏:“干娘,這使不得。史府是織造,并非地方官兒。我想夫人不會為了這么一樁事,就將鶯兒怎么樣呢。到底她出去了,且又有薛仁村做后臺,礙不了她什么事的。”

    秋紋已經打聽到,玉夫人沒有來支援,是因史淵阻攔,且因了這個,夫人還生了一點小病,臥床不起了幾日。她又得知,過幾日玉夫人竟要來敬香,到時依舊可以盤桓,心里也頗高興。這雪雁也知曉蟠寺打掃院子擺放香果的,便知是玉夫人要來。雪雁心里也緊張,到時夫人見了她,到底怎么個形景,詫異之余,是勃然大怒,還是……

    雪雁卻也不知曉。

    但即便玉夫人見了她,她也抵死不會承認,自己就是被攆出去的鶯兒。何況,亮出自己的身份后,玉夫人定也躊躇。

    這一日吃過飯,雪雁繞了小路,過來找秋紋。

    秋紋不想理她,只管走旁邊的小道。

    但雪雁不死心,秋紋走左邊,她也走左邊,秋紋走右,她也靠右。如此這般,秋紋只得回頭,對她道:“你又要怎樣?”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