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277章 精神損失費
    曹文敏沒想到祁文彬竟然這么絕情,一點討價還價的余地都沒有。

    心里萬分惱怒之下,口不擇言道:“你們這是敲詐勒索,我懷疑病毒根本就是你們公司投放的!”

    祁文彬聲音冰冷道:“曹總,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你有什么證據證明病毒是我們公司投放的?”

    曹文敏激動道:“是不是你心知肚明。”

    祁文彬:“我不明白!如果曹總有證據的話盡管去告。另外,既然你懷疑我們公司,想來也不需要我們的技術支持了,那就這樣吧!”

    英國倫敦,TM電訊集團總部。

    TM電訊是李家在歐洲諸多產業的龍頭公司。

    此時總裁辦公室里,曹文敏看著被掛斷的手機,氣得火冒三丈,把手機狠狠摔到了辦公桌上,憤怒道:“簡直無恥至極!他們這么做跟強盜有什么區別?”

    辦公室還有五六名正在研究對策的智囊團助手,等曹文敏發泄過后,其中一人說道:“根據計算,數據庫在48小時內修復的話,損失不超過1億英鎊;

    一旦超過48小時,每一天損失都會成倍增加。

    如果數據庫最終無法修復的話,初步估計大約會造成70~80億英鎊的損失。

    最關鍵的是……”

    “我知道了。”曹文敏打斷了助手的話。

    對方之所以敢漫天要價,就是因為算準了他們承受不起數據庫修復不了的代價。

    因為李家公司經營的都是水電煤氣以及通訊這些關乎民生的重資產基礎產業,這些產業跟數據中心緊密聯系在一起,一旦出問題,損失會非常嚴重。

    上一次黑客入侵隨便篡改了一下通訊數據,都給他們造成了高達5000萬英鎊的巨大損失。

    而且即使他們敢壯士斷腕把數據中心里的病毒連同資料一起刪掉,但是誰也不敢保證病毒不會再次找上門來。

    難道到時候還要把數據再刪一次?

    如果真這么折騰的話,最多三次李家公司就能宣布破產了。

    可是30億英鎊啊!

    曹文敏頭痛不已,沒辦法,他只能打電話給身在香江的李家現任掌門人李哲愷。

    李哲愷自然也是大發雷霆。

    但是現實比人強,不管再怎么發火,事情還是要解決。

    李哲愷花了一點功夫找到了陳序電話,試圖把價格講下來。

    陳序笑呵呵道:“不好意思李總,我一般都不管公司經營情況,你打電話給我們祁總,跟他商量吧,電話號碼你有吧,138*******”

    報完電話號碼,陳序便掛斷了電話。

    李哲愷壓著心頭怒火又打電話給祁文彬,結果讓李哲愷萬萬沒想到的是,祁文彬說:“因為曹文敏的肆意誹謗,給本人心理及星海公司形象都造成了很大的打擊,因此除了30億英鎊的修復費用話,還要再加10億英鎊的精神補償費。”

    李哲愷:“………”

    ……

    歐洲智能狂潮表面上很快平息了,但是私底下卻是暗流涌動。

    星海科技已經開始亮出猙獰的獠牙了,令西方國家政府都十分擔心。

    尤其是米國,在DSVV智能防火墻被攻破的第一時間,CIA等組織紛紛對星海科技展開全面的調查,一旦有證據證明這一次的歐洲病毒大規模爆發跟星海科技有關系,將對此采取更加嚴厲的制裁。

    甚至不惜動用武力!

    因為星海科技的行為已經威脅到米國國家安全了!

    除此以外,米國各大科技企業及科研院所紛紛投入巨資研發智能病毒。

    而另外一邊,中國諸多安全企業再次卷土重來,瘋狂涌入歐洲各個國家。

    時間一轉眼過去了一個禮拜。

    那些紛紛擾擾很快又歸于平靜。

    星海科技也開始螞蟻搬家,入駐蘇城新總部大樓。

    不過家大業大,起碼要一個月才能完成全部的搬遷工作!

    這些都有專人去管理,陳序每天大部分時間還是泡在實驗室里,全力攻堅10nm光刻機。

    10nm光刻機對他的意義太重大了,只要有了10nm光刻機,他就能制造AI芯片了。

    他制造的AI芯片可不是常規意義上的AI芯片,它將擔負更加重要的使命,比如下一步要實現的萬物互聯、全息影像、汽車遠距離無線充電、機器人、自動駕駛等等等等。

    現在軟件方面已經不存在問題了,主要是硬件方面的限制,傳統芯片不能百分百完成軟件的指令,拖累了響應速度。

    這是非常致命的,比如全自動駕駛,在120邁的高速下,響應速度稍微有一點點卡頓,或者計算出現問題,不能避開前方路障,其結果都是車毀人亡。

    所以響應速度必須達到微秒級,而且需要更加安全可靠,才能讓人們真正的安心!

    而這些都涉及到大量計算處理任務,所以這款AI芯片一定是與眾不同的,也將顛覆人們對常規芯片的認知。

    在研究光刻機的同時,陳序也在為京都超導實驗室提供技術解決方案。

    比如剛剛開發出來的一款超高分辨率鏡頭和系統,為京都實驗室正在開發的“超導光電子能譜儀”提供了非常大的幫助。

    為此魏波濤特地從京都趕到中海,請陳序喝酒。

    21號禮拜日晚六點,陳序結束一天工作后回到了臨江花園別墅。

    他爸媽以及小妹陳一一都過來了,所以車子剛到樓下,他已經看到別墅里影影綽綽的人影。

    讓陳序沒想到的是,他那位表哥范青居然也在家里作客。

    看到陳序,范青有些緊張,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陳,陳總好。”

    陳序笑道:“在家里不用那么拘束,叫我名字就行了。”

    “嗯~”

    “什么時候過來的啊?”

    “今天中午!我爸也過來了,現在在二姑家。”

    范青的二姑就是陳序二姨范玉霞。

    想到范玉霞,陳序就想到了他那個表姐曹幼靈。

    他情不自禁摸了摸鼻子。

    就在這個時候,陳一一從樓上“噔噔噔”的跑下來,看到陳序招呼了一聲“哥你回來啦”,然后就快步朝門口走去。

    那邊老媽范玉梅在后面喊道:“馬上吃飯了你上哪里啊?”

    陳一一:“姐喊我出去吃牛排,我不在家里吃了。”

    “牛排還能比你媽做的牛雜碎好吃啊?”

    “媽你不懂,吃牛排不重要,重要的是氣氛,是feel…行了,我不跟你說了,我走啦。”

    “這丫頭,一天到晚瘋瘋癲癲的……”范玉梅說著,招呼道:“都過來吃飯了。”

    頂點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