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347章 沖喜新娘-夜探侯府
    說到此處,大公子突然就飄了起來,“娘子,娘的嫁妝還有不少呢,好像是由林叔在管理,你明日問問這事。

    那些莊子鋪子多半在那毒婦手里,一定要從她的手里搶回來。

    有了這些錢,你養這些下人,再養個兒子,應該足夠用了。”

    白晨抓住大公子的衣擺把他扯了下來,“知道了,這件事,我來想辦法。”

    本來以為大公子對于自己的財產一無所知,結果他居然也是個精明的,對于自己的財富,心里也是有數的。

    并不是完全的小白。

    白晨略感欣慰,把大公子說的一一記下。

    至于管理嫁妝的林叔,當然自己也得抽空了解一二,但這事還不能明著來。

    因為,整個侯府全都是秦氏的人。

    自己一有點小動作,必會傳進秦氏的耳朵里。

    大刺刺地清點大公子的財物,也是會被人詬病的。

    而就在白晨苦惱于用什么方法把大公子的產業都收回來時,大公子卻又拍著腦門說道。

    “哎呀!娘子,我想起來了,你找找看,在一個柜子里好像放著我的產業和娘的嫁妝的清單呢。”

    “真的?”白晨好一陣歡喜,有了清單,要回屬于大公子的東西,那就容易多了。

    接著白晨開始翻箱倒柜地找那所謂的清單,但很可惜,連花花這樣的超級雷達,都沒有找到那清單到底在哪里。

    “清單多半被秦氏的人收走了。”花花說道,“要不,咱們來個夜探侯府怎么樣?”

    “好主意,咱們說干就干。”

    半夜時分,等大公子成入定狀態之后,白晨在柜子里找了一身大公子曾經穿過的深色的男裝。

    本來大公子就長得瘦弱,所以她穿上時,一點都不顯大,剛合適,俊俏小生新鮮出爐。

    對于夜探什么的,她太在行了。

    在主院的一棵大樹上,花花對秦氏的整個主院進行了地毯式掃描,尋找那所謂的清單的下落。

    其實白晨最為擔心的是,秦氏把清單給毀了。

    “在秦氏的臥房,好像有一個盒子,里面有一些單子,不知大公子的清單有沒有在里面。”花花說道。

    “上鎖了嗎?”

    雖然鎖這東西一擰就開了,但要復原就有點難了。

    看來,今后還得學一門手藝,快速不露痕跡地開鎖。

    “木有,你真幸運。”

    “歐啦。”白晨一陣風似地從窗戶鉆進了秦氏的臥房,盒子快速到手,再一陣風似的回到了大樹之上。

    然后很是翻了一陣,才找到了大公子所說的清單。

    東西到手,白晨又迅速把盒放回了原處,再迅速回到了晨旭院。

    夜晚,整個晨旭院的陰氣更重了,白晨的心里好一陣不安。

    大公子一直在這里呆著,對于這里的活人,影響是很大的。

    如果不采取防御措施,不出一年,這里的下人們絕對會變得病怏怏的。

    思考幾秒之后,白晨決定做點好事,給他們每一個人的額頭上都畫一個防御符。

    防御符不但可以抵御一部分外力攻擊,而且還可以防御陰氣入體。

    ....

    而那邊廂,晚間時分,秦氏在就寢之時,從荷包里拿出了白晨送給她的平安符,打算今晚用用看。

    也就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

    希望能有點用。

    她也知道,自己是思慮過重,所以才睡不著覺,這種情況,她連大夫都不敢情。

    大夫一把脈,就能知道自己這是心病。

    侯府夫人,兒女雙全,丈夫寵愛,哪樣好的都占齊了,還能有什么憂心的?

    自己心里那點事,只能是永遠的秘密。

    秦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平安符放進里衣的夾縫之中,剛好在胸口位置,然后才倒在床上,蓋好被褥。

    今晚如果再無法入睡,必須得喝安神湯了。

    但安神湯其實對人是有負作用的,喝久了會使人頭腦越來越遲鈍。

    所以,一般人都不會隨便喝。

    喜人的是,秦氏剛一倒床,瞌睡就來了,剛一閉眼就進入了夢香。

    齊侯爺走進臥房時,見秦氏已經呼吸均勻,心安了許多。

    最近夫人老是贊轉反側,無法安睡,讓他很是心疼。

    在他看來,一定是夫人接受不了宣兒已經去了這一事實。

    夫人他真是一個美麗又善良的女子。

    第二日一早,秦氏睜開眼睛時,天已經大亮了,門外已經有說話聲。

    這是一覺睡到了大天亮嗎?

    秦氏好一陣驚喜,伸手摸了摸自己腦口的平安符,心中感慨,這真是太靈驗了。

    等秦氏走出臥房來到廳堂時,白晨已經候在那里了。

    看樣子,她睡了一個好覺啊!

    白晨瞧著容光煥發的秦氏,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秦氏看到白晨時,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喲!這么早就來了,我今早睡過頭了!”

    “沒關系,兒媳也是剛到。”白晨起身行禮,然后關切地問道:“婆婆昨晚睡得可好?”

    秦氏摸了摸自己的臉,坐到了主位上,微笑道:“睡得挺好的,謝謝你的平安符。”

    “不用謝,平安符有了用武之地,真是太好了。”白晨‘由衷’地開心地看著秦氏。

    “婆婆您也別太操勞才是,偌大的侯府,都靠婆婆您一個人打理,確實太辛苦了。”

    秦氏抿了抿唇沒有接話,而是充滿探究地瞧著白晨。

    難道她還想分擔一些侯府的擔子不成?

    她再怎么著,也只是一個下鄉丫頭而已。

    再者,一個寡婦,并且還在孝期,是不宜拋頭露面的。

    身為侯府的管理者,難免得與一些男仆打交到。

    “你這孩子,我只動一動嘴皮子而已,哪里就辛苦了?

    你雖然是長媳,但宣兒他已經過世了,所以...”秦氏抿唇笑道,非常委婉。

    “婆婆別誤會。”白晨趕緊緊張地解釋,“兒媳只是一個寡婦,哪能有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只是前兩日見您好像很疲憊,所以只是有感而發而已。

    只希望婆婆這么好的‘好人’,永遠都漂漂亮亮的,健健康康的。”

    白晨說話時的樣子,看起來真誠得不得了,瞧著秦氏時,甚至還有崇拜之意。

    “呵呵,你這孩子,我也不是那意思。”

    秦氏瞧著白晨緊張兮兮的小模樣,抿嘴笑了笑,“以后如果家里有大事,還是需要你幫忙的。”

    在她看來,一個寡婦而已,就算給偶爾她點好處,她也不可能翻得起什么浪來。

    因為平安符對秦氏起到了作用,所以她今日看著這個兒媳婦時,各外順眼。

    “這,如果婆婆有什么需要,當然是任憑差遣。”白晨靦腆地微笑著,小臉紅紅的,甚至還有點扭捏。

    ()

    搜狗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