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朋友
    高建軍大聲喊冤,“我這張臉多誠實啊,你這純是誣陷!”

    二人說笑一陣子,高建軍看著窗外樹桂上的白雪有些感慨,“我和建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他指的建華,并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他的同學王建華。

    林小曼想了想,安慰道:“人這一生很長,有些人能并行一輩子,可這種人太少太少了。有些人,走著走著就落下了,或者走到岔路口和你分道揚鑣,這都是很正常的。畢竟,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一個心思。沒必要因為這個而傷感。”

    高建軍苦笑道:“不是傷感,好吧,是有些,當初建華幫了我不少,我以為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

    沒想到,中間隔了個陶玉容之后,一切都變了。

    林小曼不以為然的說:“現在你們也是朋友啊?只不過不再是以前那種交心的,好到穿一條褲子的關系。這也很正常,有了妻子孩子,有了自己的家以后,連父母都要退避一步之地,何況是朋友。”

    被她這么一說,高建軍忍不住笑了,“我沒想不開,再說,我就是想不開,你不是應該安慰安慰我嗎?”

    林小曼剜他一眼說:“我就看不上你這種玻璃心的。”

    高建軍氣笑了,“我讓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玻璃心……”

    這么一打岔,高建軍的什么傷感都沒了,二人很快鬧到一起。

    第二天一早,去附近的東興商場買了幾根香腸,大面包,二人就去了火車站。

    不大一會,齊明書找來了,抱怨道:“怎么也不等我一會?我去賓館找你們,才知道你們已經退房走了。”

    高建軍拍了拍他的肩膀,“昨天我不是說了嘛,不用送。”

    齊明書翻了個白眼,“誰要送你們了?我是準備回省城一趟,正好和你們一趟車。”

    高建軍有些意外,“昨天你沒說啊?”

    齊明書的臉突然有些紅,左顧右盼的半天也沒說出什么,把這夫妻倆看得十分稀奇,林小曼更是好奇的問:“你戀愛了?”

    要不然臉紅什么?

    嘖嘖,三十歲的大男人,臉紅的像個十七八歲的大男孩,真讓人受不了。

    齊明書支支吾吾的說:“沒,沒有,哪有,別瞎說。”

    二人對視一眼,看這樣是真的,就是不知道哪位大神這么厲害能把齊明書的心栓住?

    要知道以前他可從沒有這樣過,現在這表現,就像初戀的小菜鳥。

    到了省城,齊明書下車了,高建軍和妻子說:“真不知道他這樣是好是壞?”

    林小曼不解的看著他。他解釋道:“他從來沒有這么上心過,就怕太上心,最后會傷心。”

    林小曼嘀咕道:“什么破邏輯!噢,你敢情是從沒對我上心過,就怕最后會傷心唄!”

    高建軍哭笑不得,“怎么又拐自己身上去了?他是他,我是我,他能和我比嗎?”

    好自戀喲!

    林小曼沖他做了個鬼臉。

    這樣淘氣又活沷的妻子是很少見的,高建軍再一次覺得,帶她出來玩是對的。

    到了省都,先找了家賓館住下,如今二人不缺錢,當然也不會虧著自己,住的不算最好,可也不差。

    放下行李,林小曼說:“時間還早,咱們出去轉轉?”

    “行,那你先去洗漱,你洗完我再去洗。然后咱們先出去吃了飯再去溜達。”

    林小曼拿了牙具去洗漱,等高建軍要去的時候,她已經換好衣服,“我先下樓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么好吃的?”

    她那副興致勃勃的勁感染著男人,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放心,“你一個人下樓能行嗎?還是等我一起吧。”

    林小曼說:“那有什么不行的?我還能走丟了?放心吧!”

    高建軍想想也是,他們住在最繁華的步行街上,治安那是沒得說,至于丟?認得字就沒問題。

    林小曼接著說:“再說我也不走遠,我就在樓下看看。”

    高建軍只好答應。

    林小曼拎了包就歡快的下了樓。

    這里和她印象中有些不一樣,沒有那么多人,沒有那么多的游客,沒有那么多高樓,但她還是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

    她轉著圈在這看來看去,直到高建軍下來,跟著她轉了一圈后沒發現有什么,才問她:“你找著飯店了嗎?”

    林小曼吐了吐舌頭,笑得眉眼彎彎的說:“哎呀我忘了。”

    高建軍好笑的摸了摸她的頭,“看來還是不餓,這都能忘了。好了,咱們也不用找了,今天就去吃烤鴨吧!怎么樣?”

    這年代,外地人說起首都的烤鴨,還是十分向往的。

    高建軍也不例外。

    林小曼點了點頭,“好啊,今天吃烤鴨,明天咱去東來順吃涮羊肉,后天去吃鹵煮……”

    她掰著手指數著首都的小吃,說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那認真的小模樣,看得高建軍好笑不已,他豪氣的一揮手,“行,你想吃什么,咱們挨個吃一遍,不吃完不回家!”

    林小曼笑瞇瞇的點著頭,“嗯嗯。”

    高建軍從沒見過妻子吃這么多的東西,二人吃完烤鴨,從飯店里出來,碰到路邊賣的小吃,她又嘴饞了。左手一串糖葫蘆,右手兩串羊肉串,吃得歡快不已。

    “小曼,咱別吃了,這頂著風,吃這些東西,一會該肚子疼了。”他看覺得此刻小媳婦的肚子跟無底洞似的,看著怪嚇人的。

    “吃多了胃該不舒服了,聽話啊,明天咱再接著吃,不能一天撐壞了再也吃不下東西了,那可就不合適了。”

    林小曼也是真吃不下了,之前吃得舒服吃得爽,現在看著這肉串一點都不想吃,干脆往他手里一塞,“給你吧,我不吃了。”

    高建軍吃飽了,他可比小曼自律多了,接過來想扔掉,可又覺得扔了怪浪費的,干脆幾口塞進自己的肚子里,把竹簽扔進垃圾筒。

    “好吃吧?”小曼問。

    他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味不錯,就是涼了有些膻味。”

    “那下次咱們去吃現烤的。”

    高建軍好笑問:“你還能想到明天吃什么嗎?我看看,你這小肚子是不是像孕……”

    話沒說完,他差點沒把自己舌頭咬斷,光想著出來散心出來玩,倒是把正事給忘了。

    “小曼,明天咱們先去醫院吧!”

    頂點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