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替她犯愁
    “那啥,我怎么聽說你家秀梅要結婚了呢?”林大魁問的是高秀梅,可看的卻是高建軍,“上回你回來,也沒聽你說啊?這才幾天啊就傳出她要結婚的信兒了。”

    林小曼無意幫著高秀梅隱瞞,但這事,說出去對高家整個名聲都不好聽,何況火車上這么多人,她就含糊其詞的說:“她不愛上學,就早些結唄。這在咱們那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林大魁可不會看人眼色,他還要問,林小曼趕緊把話岔過去,“我嫂子幾個月了?什么時候的預產期?”

    林大魁說起媳婦懷孕,還是很高興的,也忘了要追問的話了,“三個多月了,媽說明年正好是熱的時候生。”

    “嫂子吃飯怎么樣?”

    “吃飯老能吃了,還愛吃酸的,媽說這一胎肯定是個大胖小子。”林小魁那嘴都要咧到耳根后面了。

    林小曼微微撇了撇嘴,“要是姑娘你就不喜歡是咋地?看你那重男輕女的樣!”

    “誰說的?不管姑娘兒子我都喜歡,不過,要是兒子不是更好嘛,你說是吧妹夫?”

    高建軍咳了一聲,無視了他那得瑟勁,“我覺得姑娘兒子都好,都好。”

    “瞅你那怕媳婦勁。”林大魁不敢大聲說,嘴里小聲含糊著嘟囔了一句。

    這一道上,他幾次想起來高秀梅要結婚的事,都被林小曼給岔過去了,他本來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也沒放在心上。

    到縣里,倒汽車,再從鄉里走回去。

    有高建軍幫忙,幾個人帶的東西倒也不算太多。

    先把他們和帶的行李送到高家,小二這才拿了自己的包回家,包里是林小曼給做的一件新衣服,還有些海米之類的新鮮東西。

    高媽看到他們回來還有些驚訝,“不是說明天才回來嘛?這提前了也沒發個電報,讓你弟弟接你去,瞅你們這些東西,累壞了吧!”

    高建軍說:“不累,有小二和大魁呢,對了,我爸呢?沒在家?”

    “和你弟去木匠那看家俱去了,說是家俱快打完了,他們過去瞅瞅去,你妹也跟著去了。”高媽答了一句,問林小曼,“餓了吧,我給你們做飯去。”

    林小曼笑道:“還真是餓了,就在火車上對付了點。”

    高媽說:“本來還說,你們明天回來,給你們燉豬肉粉條的,這個點也來不及了,今天你們對付一口吧。”

    “我們不挑,吃什么都成。”

    林小曼說著打水,坐了一天的車,臉上手上,感覺都落了一層的黑灰。

    “我今天換的豆腐,留了一塊沒凍,你們沾醬吃吧。”高媽說著,麻利的熱了大餅子,又去切咸菜。“晚上做點菜都吃光了,也不知道你們今天回來啊,要不就多做點了。正好,你們在飯店,天天吃肉,回來清清腸吧,吃點咸菜得了。”

    林小曼沒吭聲,倒是高建軍接了句:“豆腐別沾醬了,炒一炒若者做個湯吧,還熱乎。”

    “我熬了苞米面粥,喝那個熱乎,豆腐要不給你們炒一下吧。”

    林小曼洗好后,這才擦了手走過去道:“媽,給我吧,我來炒豆腐。”正好她帶的海米,扔進去一把一炒,吃起來肯定很鮮。

    高媽連連擺手說著,“不用”,把她往屋里推,“你先進屋歇一會,一會吃飯我叫你。”

    林小曼看她誠心,也就沒堅持,就叫高建軍把海米拿出來,“媽你炒豆腐的時候放進去一小把,就用泡海米的水燉一下就行。”

    她進了屋往上一躺,她心里其實清楚,婆婆這是在討好她,因為她大方的給小姑子出了買房的錢。

    至于高建軍說的他心疼妹妹才主動掏錢的鬼話,她壓根就沒信過。

    高媽抻了抻脖子,看她沒出來,拉過高建軍小聲說:“你媳婦沒跟你吵架吧?”

    高建軍愣了一下,“吵——架?吵什么架啊?”

    高媽搡了他一下,“還吵什么?你拿錢給秀梅買房的事啊?”

    高建軍這才想起來,“沒有,小曼多懂事多大方啊,哪能因為這個就吵架啊!”

    高媽有些不太相信,要是她,她和老頭得打好幾架,那錢都是小曼掙得,她能沒有意見?“你就糊弄我吧。”

    “我糊弄你干啥啊?小曼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小摳,你們這么一幫去省城,她能天天又是肉又是蛋的給你們吃嘛!”高建軍為自己媳婦抱不平,“媽,你別總把小曼往不好上尋思。”

    “行行行,你媳婦好行了吧?瞅瞅你,我也沒說啥啊,還我把小曼往不好上尋思?你這媳婦可是當初我先看好的,我要覺得她當了我能給你娶回來?”

    高建軍一看母親有急眼的架勢,趕緊哄道:“我知道,我媽最好了,最有眼光。找的兒媳婦那是沒得挑。”他豎起拇指贊道。

    高媽揚著頭,“那是……唉不對,你這是夸我呢還是夸你媳婦呢?”

    “都夸,都夸。”

    至于豆腐里放海米,高媽只嘗了一個就稀罕的不得了,“這玩意好,留著過年吃,再分出一小半來,你妹結婚咱家辦席的時候用。”

    高建軍抓了一把,被高媽揪住他手,把手里的海米摳出來,扔回袋子里,“我就說越吃越饞,你們不過一天沒吃肉,就禍禍這玩意干啥?留著,咱們縣上都沒有得賣。”

    高建軍剛要說話,高媽攆他,“你進屋放桌子去,咱就在東屋吃,正好嘮嘮嗑。”

    高建軍只好進屋。

    唉,他媽啥都好,就是太摳了。

    小曼啥都好,就是太大手大腳了,這兩個人,中和中和就好了。

    高媽炒好菜,說他,“去叫你媳婦吃飯了。”

    高建軍進屋,發現林小曼已經睡著了,不由好笑的把她叫醒,“怎么這么困?”

    林小曼打著哈欠,“昨晚沒睡好,今天坐車又有些累……吃飯了?”

    “吃飯了,起來吃了早些睡。”

    林小曼迷迷糊糊的出來,高媽把飯擺到了東屋的炕桌了,“快吃吧。”

    林小曼看豆腐里并沒有放海米,就知道婆婆沒舍得,她也沒說啥,夾了塊豆府放進嘴里,吃了一嘴的大醬味。

    她沒挑毛病,高建軍不愿意了,“媽,你這還是豆腐沾大醬啊?”

    “啥豆腐沾大醬,這不是炒的嗎?你這孩子,在城里吃肉吃狂了,豆腐都嫌不好吃了。”

    高建軍有些無語,“我都沒看著油星……”

    林小曼打斷他的話,“味還挺好的,就是有點咸了,媽,你這醬再少放些,再多放些蔥就更好吃了。”

    “是嗎?下回我放些蔥試試。”高媽瞪了兒子一眼,“還是小曼會吃。”

    菜太咸了,林小曼沒吃幾口,倒是喝了兩碗粥,高媽喜笑顏開,“咱家里的苞米面粥好喝是吧?這一點不比那什么骨頭湯差啊。”

    高建軍嘟囔:“那人家也都愿意喝骨頭湯,不愛喝這玩意。”

    高媽朝他瞪眼睛,“誰說的?我就愛喝這個。小曼也愛喝,你看她喝了兩碗呢。”

    高建軍打擊她:“那是因為你這菜太咸了,都整的跟咸菜似的,吃了能不渴嗎?”

    高媽嘶一聲,“我說你咋回事?怎么一回來就跟我做對?”

    林小曼沒管這娘倆個打嘴仗,把桌子收拾干凈,就去洗碗。

    正好高爸和高秀梅推門進來了。

    打過招呼后,高秀梅興奮的脫鞋上炕,就跟母親和二哥白話起做的家俱來。

    “賊漂亮,我照著二哥家的家俱讓他做的,高低柜,大衣柜都有,我沒要箱子,都啥年代了誰要那玩意啊?一看就窮嗦的,我全是按城里來的,還讓人包了套沙發,紫紅色的,賊好看……”

    高建軍聽了直皺眉,打斷她的話問:“家俱是姓趙的家打的?”

    高秀梅手一揮,“他哪有錢啊,”他的工資她還得留著以后二人過日子呢,“他家里更是窮,沒有錢,家俱都是咱家打的。”

    高建軍看了眼心虛的父母,不太高興的說:“咱家打的?我就不明白了,咱家到底是嫁姑娘啊還是招上門女婿?我看,以后你們的孩子干脆姓高得了。”

    高秀梅根本沒聽出來二哥的諷刺,大咧咧的說:“他不愿意,當時我說咱家買房子時,他就說了他可不是入贅。”

    高建軍就冷笑,這還挺有自尊的。

    趙家生的意思就是,房子照收,家俱照樣,但他可不當上門女婿。

    高媽趕緊打圓場,“趙家是窮,我們去過一回,他家孩子多,趙家生是老大,前些日子老二剛結婚,家里還是草房呢,一大家子等著他的工資,你說能有什么錢吧?咱家就你妹妹一個沒結婚的了,房子都買了,也不差這些家俱了,答對的她高興就是了。大不了我和你爸吃糠咽菜的節省幾年,這錢也就出來了。”

    高秀梅心疼的說:“我二哥有錢,讓我二哥掏錢就行了,哪用你們吃糠咽菜啊,我可舍不得。你說對吧二哥?”

    高建軍看著她一副理所當然,還她很孝順的模樣有些頭疼。

    “媽,我看你們還是趁這兩天,好好教教她吧,這樣嫁出去,能行嗎?我都替她犯愁。”

    高建軍說著嘆了口氣下地回屋了。

    高秀梅眨著眼睛一臉茫然,“媽,我哥這是啥意思?替我犯啥愁啊?我要結婚他應該替我高興才對。”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