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和我妹妹很像
    林小曼進屋后,高建軍把人放了進來,就像媳婦說的,總不能吵得大家都出來看熱鬧吧。

    李榮剛喝醉了,高建軍把門打開,他踉踉蹌蹌的往前差點栽倒在地,還是高建軍手快一把將他拉住,“怎么喝了這么多酒?”

    “我難受。”李榮剛嘟呶了一句,一把將他推開,自己一頭闖進里屋,“你媳婦呢?把她叫出來我看看。”

    高建軍微微蹙眉,把他拉住,“你喝醉了。”

    “我沒醉。誰說我醉了。”李榮剛像所有喝醉的人一樣,不停說著自己沒醉。“我告訴你高建軍,你要是不把她叫出來,我今天就不走了,我就,我就,”他左右看了一圈,竟然跑到床上躺著去了,“反正我看不著人,我就不走了。”

    “過兩天,等我忙完這幾天,我帶她去見你,”高建軍面對一個酒鬼,也不好太過冷臉,“今天不行,你喝醉了。”

    “我就要見,我要看看,是哪個女的把你勾得記了秀英,你這個王八蛋,你沒良心。”

    李榮剛喝多了,罵完嗚嗚哭起來,“你沒良心啊你,秀英還在床上躺著,你卻娶了媳婦,你這個王八蛋。”

    高建軍身上冒著森森冷氣,如果可以,他也希望秀英能平安無事,可時光不能倒流,難道真要他一輩子不娶他們才能滿意?

    他只覺疲憊,可他不能表露出來,他現在有妻子了,他可以受委屈,可小曼卻不應該跟他受這份委屈。

    “榮剛,你喝多了,有話明天酒醒再說吧,正好,咱們也該好好談談了。”

    他才在這邊租了房子,小曼剛跟著過來,李家立記就得到信,要說他們沒時刻注意著自己的動向都沒人相信。

    李榮剛是李家對他抱有善意,也同意他結婚過自己日子的人,可現在連他都這樣,那李家二老是何種心情,可想而知了。

    他不怕被為難,當初吵架,雖說二人都有原因,可車禍發生就是發生了,他心里也很有愧,所以該承擔的責任他從來沒有推諉過,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他們還揪著這事,甚至因此把他發配到這個快要倒閉的小廠子來,他心里要說一點想法一點委屈都沒有是不可能的。

    可無論多么委屈他都可以承受,但是小曼不行。

    所以無論李榮剛怎么喊,他都頭也不回的把門關上,回了他和小曼平時住的南屋。

    “小曼,對不起,我沒想到他們這么快就知道了你來了的消息。也沒想到他會反應這么大。”他很誠懇的向她道歉。

    “他是,她哥哥?”林小曼問。“是。他叫李榮剛,她叫李秀英。”

    林小曼聽著那屋里傳來的咆哮聲,有些遲疑,“把他扔那屋,讓他那么叫喚好嗎?他是想見我吧?要不我過去見見他?”

    “不用。”高建軍解釋道:“他喝多了,就是見,也不是現在。”

    人喝醉了他也不能把人扔外面去,只以把人留在家里,可這不停的叫喚,他們確實也沒法睡覺。

    林小曼躺著看著天花板,數著星星,直到高建軍側頭看她,“你睡不著?要不,我給你說說我以前的事吧。”

    林小曼有些意外。

    他以前的事,她知道個大概,再多的,他不愿意說,她也不想逼他說,有時候,難得糊涂,知道的多了,心里說不妨忌是不可能的,可她知道,自己不該,也沒有立場去嫉妒他和李秀芬。

    “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也沒有必要知道。”

    高建軍啞然,好半晌才悶悶不樂的道:“你可想好了,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以后你就是想知道我也不說了。”

    林小曼堅決的搖了搖頭,“不想知道。”

    也不知道那個李榮剛是喝了多少灑,高建軍過去看他,他竟然吐了他一身。

    高建軍恨不得打他一頓,忍著讓人惡心的氣味,把自己和他的衣服都扒了,自已則用溫水擦了擦身上,又幫他清理一番,然后找了身自己的給他換上,再把濺了些臟東西的床單和換下來的衣服洗出來晾上。

    他洗的時候心里還在慶幸,幸好買了洗衣機……

    這一折騰,就到了天蒙蒙亮。

    林小曼看他睡得沉,自己躡手躡腳悄悄爬起來去做早飯,

    昨天她問小苗要了一塊老面,昨天晚上就把面發上了,今天早上準備用他買回來的肉包包子,再熬點粥,昨天晚上的拌白天菜絲還有些,再煮個雞蛋,就是一頓豐富的早餐。

    她剛揉了面,因為不會揪面劑子,她都是用刀切,剛切兩下,就聽到身后一個聲音悠悠嘆道:“沒想到建軍這么仔細,連面板都備下了,看來,他是真想在這里好好和你過日子。”

    林小曼嚇了一跳,手里還拿著菜刀呢就轉身看過去,“誰?”

    看到李榮剛,她愣了一下,這個男人和她想像中不太一樣。

    她以為能半夜喝醉了酒闖進人家里的會是個身材魁梧的壯漢,沒想到卻是沒想到卻是個斯斯文文的男人,身體并不高大,也就一米七多一點,皮膚很白凈,身體瘦削,高建軍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

    李榮剛站在她面前,看著她手里的菜刀瞪大了眼,略有些驚恐的,“那,那個誰,你把這個收起來,有話好好說哈。”

    林小曼看了他幾眼,覺得他有些神經病,她正在切面劑,是他自己跑過來嚇她一跳,現在他反倒弄那副受了驚嚇的樣子。

    她轉身繼續切面劑,“你就是昨天晚上闖進我家的那個醉鬼?”

    今天早上李榮剛醒了,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是出于好奇,聽到廚房里有聲音就過來看看,沒想到建軍這個媳婦長得這么漂亮。

    聽到她不客氣的說自己是醉鬼,他有些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頗有些感慨的道:“你性格和我妹妹還真一樣,都是直腸子。”他緊接著問:“對了,你知道我妹妹吧?建軍跟你說過沒有他們的事?”

    林小曼頭也不回,“聽說了。對你妹妹的事,我很遺憾,相信建軍也是這樣。不過,你們不能因為這個,就對建軍不滿,這事,要說責任雙方都有,可事情過去這么多年了,你們家總不能讓他一輩子不結婚為你妹妹守一輩子吧!”

    林小曼按理不會說這樣刻薄的話,但昨天晚上他的醉酒闖入讓她很生氣,剛才他又用那樣傲慢的語氣來持問她更讓她不爽。

    她這個人一般情況下不會輕易和人發脾氣。可二般的情況也很多,她要是氣不順,才不管對方是誰呢。

    前世父親就常說她:“平常說話比人慢半拍,可發起脾氣來一點也不慢了。”

    李榮剛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對方一個農村來的姑娘,竟然膽子這么大,敢直接和他說起這事的對錯來。他臉微微一沉,“這是我們家和建軍的事,跟你無關。”

    林小曼覺得他很不講理,回頭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是啊,與我無關。那請問,你大半夜的闖進我家,大吵大鬧的要見我,是為了什么呢?難道是因為我長得好看,你愛慕我?”

    李榮剛差點沒被她的話給嗆死,這么敢說的姑娘,他只見過秀芬,所以說,建軍其實心里還想著她?所以又找媳婦才按著秀芬這樣的來找的?

    如果林小曼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會啐他一臉。

    而高建軍如果知道,他此時的誤會后來生出那么多的事來,他肯定會從夢中清醒過來,拉著他使勁搖晃:醒醒,別做白日夢了。

    “你真的跟我妹妹太像了,不是長相,而是性格。”

    他再一次重申,是發自心里的感慨,可也是有意無意的挑拔,如果是以前的原主,肯定會在她心中種下一根刺。

    你可以有前任,你可以有過往,但你不能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

    但這一套對于林小曼來說,根本不管用。

    她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建軍跟我說過你,說你比較講道理,現在看來,建軍的眼神不太好。”

    這人心機太深了。

    這種明晃晃的挑刺,看著膚淺簡單,卻能輕易讓人上鉤。

    其實她想說的是,“聽說你是李家最講道理的人,原來也不過如此。”可想想,還是把這話咽了下去。

    算了,她怕是當不好賢內助,那也不能輕易給他惹事,所以才換了這一句。

    她也不想想,這句話也把人給得罪慘了。

    不過,高建軍聽她說了這話后樂了,“算了,我忍氣吞聲這么多年也沒換來他們的理解,以后就這樣吧。我也不會再委曲求全,更不會讓你受他們的閑氣。”

    林小曼笑問:“你真不怕我把他們得罪狠了,你這個廠長當不成?”

    “當不成就當不成吧。大不了我干個體去。你要你不嫌棄就行。”

    “不嫌不嫌。”林小曼笑瞇瞇的說:“你不嫌我給你惹事就行。”

    而此時,李榮剛的眼神終于變了,之前的陰沉變得更加陰鷙,看著她的眼神閃過一絲憤怒。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