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找上門
    昨晚睡得太晚,早上林小曼醒來時,發現高建軍已經上班走了,給她留下張紙條,“廚房有粥和煮好的雞蛋,記得吃早餐。中午我不回來吃飯,今天要去市里辦事,晚上回來。”

    沒有落款,她看了嘴角不由自由露出個弧度。

    把紙條和以前他寫給她的信都放到一起,這才吃早飯,高建軍做飯相當不錯,昨天晚上鄰居小苗送過來的青菜被他煮了一碗青菜粥,加上一個煮雞蛋,吃得她美美噠。

    她才不會承認,最主要是心情好。

    大概十點鐘,對門小苗過來了,“嫂子睡醒了?你家高廠長可真疼你,怕我過來太早把你吵醒,特意囑咐我晚一點再過來。”

    小苗長得很清秀,就是眼睛有些小,一笑起來眼睛就瞇成一條縫,說話快言快語,“嫂子你是不知道,高廠長從好幾個月前就讓我家偉成幫著找房子,這些這俱都是他抽空親自去選的,這可都是目前最新最時興的家俱了。現在廠子里誰不說嫂子命好,有個心疼你又顧家的好男人。看看,一點都不讓你操心。”

    小苗巴巴說了一大通,她一句話也沒插上,不由無奈一笑,這位小苗可真是個熱心人。

    等小苗說完,她趕緊道:“走吧,咱們趕緊出去,要不然一會該耽誤你做中午飯了。”

    “沒事,反正中午就我一個人,我家偉成中午帶飯在廠子吃。”

    從家里出來,小苗給她介紹著周邊,“那邊往前走二十分鐘就到了咱們廠。那附近好幾個廠在,這一片都是那幾個廠子的家屬房,我家偉成來廠子的晚,從前年開始廠里效益不好,到今年過完年工資都開不出來了,別說房子,我們能按時領到工資就謝天謝地了。幸好高廠長來了,廠子一天比一天好,我聽偉成說,高廠長在廠里給他們職工開會,說是明年效益要好,就要再蓋家屬房呢。”

    這話高建軍也和她說過,還說廠里房子早就分完成,他也不好讓別人給他倒房子,等蓋了新的,他們就有自己的家,不用到處租房子了。

    當時林小曼特煽情的說了句“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把高建軍感動的,差點沒把她揉搓進骨血里。

    現在想想還怪不好意思的。

    小苗可不知道她一句話就引得這位嫂子遐想連連,領著她去了附近的百貨商店,“這邊東西沒有市區那么多那么全,可要是平時生活也夠用了。不過我們買布都去市里,那邊款式花色多,還有漂亮的成品衣服賣。”

    了解了生活用品在哪買,又看了布料和裁剪的地方,聽小苗說他們買了衣服都拿回這邊花十五塊錢手工費做,她心里大概有了數。

    “我身上這件就是去年做的,我家那個讓我做件西服,你說我一個打零工的,做那玩意不是讓人笑話嗎,我覺得我穿這個就挺好你說是吧?”

    林小曼問她:“你平時都打什么零工?”

    “什么都干。我們兩家是農村的,偉成是家里有親戚幫著招工進的廠,我跟過來也不能閑著白吃飯,租房子哪哪不得要錢。嫂子你別看你那邊是兩間,我那邊就是一間房,房費要便宜許多,要不然我們可住不起。”

    小苗話可真多,她問一句她能說好多,林小曼聽她說得多,慢慢對這邊生活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對于國人,房子永遠都是優先考慮的,沒有房子就好像沒有根,心里不落底。

    而且租房子也是一大筆開銷,還不穩定,所以小苗說起來也是感慨頗深。“還是人家省城本地人好,家家都有房子,不像咱們這些外來的,還得租房住。”

    林小曼拉著她又去附近居民們走了走,這一片并不小,好幾個廠子,每個廠子小的幾十人,多的幾百甚至上千人的都有。

    因為現在的經濟還不發達,只有零星幾個小賣部,再就是百貨商店和食品公司,還有一個飯店。

    林小曼覺得滿地都是商機。

    她又問小苗知不知道,附近幾個廠子的效益如何。

    如果都像之前高建軍所在的廠子一樣效益不好,那她就要考慮要不要換個地方去做這個生意。

    小苗說起這個,又是羨慕又是遺憾,“當初要能進人家大廠就好了,不過人家說那個廠里都是子女接班,外人想進去挺難的,那些廠里效益可比咱們強多了。不過也有不好的,不過都是些小廠人不多,跟咱們差不多,最多的百十人,都是各單位下屬的廠子,規模小得很。”

    林小曼中午要請她吃飯,小苗不好意思的道:“哪好意思讓嫂子請客,嫂子是新來的,按理該我請。過幾天等我家偉成開了工資請高廠長和嫂子去家里吃,聽偉成說,嫂子做飯可好吃了,我做飯都是大鍋飯,嫂子別嫌棄就行。”

    林小曼瞬間了解,現在是月初,廠子是月中開工資,她現在手里怕是沒錢了。

    她笑著挽了她的胳膊,“有人請還敢嫌?不過你請是你請的,我請是我請的。再說,這也不算請,就是這快到中午了,我不愿意回去做飯,一個人吃又沒意思,你就陪我一起吧,要不然我初來乍到,一個人還真有些害怕。”

    她硬拉著小苗去了飯店,飯店是國營的,小苗看了一圈,沒敢點東西,只點了一碗五毛錢的肉絲面。

    林小曼點了個溜肉片,一個溜肝尖,又要了一斤肉餡餃子。

    小苗急得直拉她,“太多了,吃不了,太浪費了。”

    “沒事,就這一回,我想嘗嘗他這的飯做得怎么樣?”

    看小苗一臉不解,她低頭在她耳邊悄悄說:“我想看看好不好吃,要不好吃以后說不定咱們也可以開個飯店呢。”

    小苗根本不能理解她的話,這飯店哪是她們能開得起的。

    林小曼并沒有多解釋,飯店的飯菜比她想像的好吃,最起碼溜肉片可比幾十年后強多了。

    那時候上飯店的人已經很少有人點這個菜了。

    餃子也很好吃,中午來吃飯的人很多,二人來得早,等她們走的時候已經坐得滿滿的。

    小苗這會也沒了上午的爽利,一臉的抹不開,“本來我該請嫂子的,倒讓嫂子破費了。”

    “你跟我客氣什么,以后我少不得麻煩你呢。”二人說著話又略微轉了轉,去食品公司買了塊豬肉和一棵白菜,又買了些粉條這才回家。

    下午林小曼小睡了一會,起來從包里翻出手工開始干活,至于晚飯,她準備給高建軍燉豬肉。

    剛開始切肉洗菜,高建軍就回來了,手里還提著一條豬肉,看到她正在切肉不禁笑了,“你也買肉了,咱倆真是心有靈犀。”

    林小曼好笑的嗔他一眼,這算是什么心有靈犀?

    晚飯豬肉燉白菜粉條,又拌了個白菜絲,二人有滋有味的吃起來。

    高建軍笑道:“真好,進門就吃口熱飯,我想了多久了。”

    說到后來,他有些沉默,突然只覺手上一熱,原來是林小曼把手覆蓋上他的,正關切的看著他。

    他燦然一笑,“現在有了你,我也能過過有媳婦的日子,可真好!”

    他雖然會做飯,可一個人吃飯沒意思,他大多都是對付,以前在上級單位時都是吃食堂,來到廠里反倒沒有食堂,他就對付,現在吃著這熱乎乎香噴噴的熱菜,他只覺喉嚨有些堵,眼里有些發熱。

    晚上二人正說著悄悄話,對于年輕夫妻,又是在熱戀中的夫妻來說,總有著說不完的話,哪怕這話平時聽著很幼稚,也樂此不彼。

    昨天睡得晚,今天二人睡得就早,剛入睡沒多一會,就聽到砰砰一陣砸門聲,把林小曼嚇了一跳。“這是誰啊?這大半夜的。”

    高建軍像拍孩子似的拍了拍她,“可能是敲錯的,我過去看看,你睡吧。”

    他去開門,林小曼看了眼墻上掛著的表,正好是十點鐘。

    她猶豫了一下,也下了床過去看看,“建軍哥,是敲錯的嗎?”說著她伸著脖子往外看去。

    高建軍把門只開了一小半,自己的身體將門口堵得嚴嚴實實,聽到她說話回過頭低聲道:“我有點事說,你先回屋睡吧。”

    林小曼心里狐疑,可顯然他不準備給她解釋,她點點頭,說道:“既然是找你有事的,你把人請進來坐吧。”

    高建軍臉上擠出絲笑容,“我知道了,你快進去吧。”

    門外的人顯然很不滿意被堵在門口,大聲喊起來,“姓高的你把門開開,我看看到底多么漂亮的姑娘把你給迷住了,你給我開門你。”

    林小曼只聽著外面嚷嚷,卻沒聽清喊聲的是什么,只清楚聽到對方說著開門。

    “有什么事還是請進來說吧,這么讓他在外面吵,把鄰居們該吵醒了。”

    到時候大家可就都知道了。

    高建軍分明從她眼里讀到了這樣的內容。

    他一臉尷尬和隱忍的無奈,“我知道,你先進去,我等會再和你說。”

    他這樣,林小曼心里有些不忍,也更加證實了她的猜測。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