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結婚不可怕
    高建軍端著一大盆的驢打滾走在前面,他背上還背了個裝頭花的破布袋子,后面跟著手拎著布兜子的林小曼,從林家出來,就一路和人打著招呼。

    “是啊,和小曼進趟城,扯塊布給她做身新衣服。”

    “是啊,新娘子嘛,能不做套新的。”

    林小曼一頭黑線,這個男人,這是要宣揚的滿世界都知道他們要結婚了嗎?

    可是,她有些糾結的想,她根本沒答應好嘛!

    哎,這還有沒有人權了。

    幸好一大早沒碰幾個人,等到離了村子,高建軍回頭瞅她情緒不高,就低聲和她說,“這回咱先做一身新衣服,等下個月我津貼發了,再給你做。”

    林小曼心想我是因為新衣服嗎?

    我是不想跟你結婚啊!

    高建軍接著道:“我部隊上領導知道我要結婚都高興的不得了,還說讓我結婚以后帶你過去住幾天呢。”

    林小曼驚恐的抬頭,“你部隊上都知道了?”

    壞了壞了,這軍婚可不是兒戲,她埋怨道:“都沒譜的事你跟部隊上說什么呀?”

    高建軍不笑了,不悅道:“怎么是沒譜的事呢?這日子都訂好了,剛我臨出來的時候,我媽還跟我弟弟說,怕昨天訂的豬肉不夠,讓他再去訂呢。”

    他覷著林小曼的臉色,有些想不通她到底在想什么,越是想不通就越想琢磨她,弄得他現在,滿腦子里都是小曼的身影。

    他自己都有些納悶,這才幾天啊,怎么好像小曼的一顰一笑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里。

    她有毒吧!

    “我領導一聽我要結婚辦手續,立刻就讓人辦好了找人給我捎過來,費老事了。要不然郵寄太慢了,慢不趕趟。”他有些得意,手續都辦好了,你說不結也不行了。

    林小曼突然想起來,問他:“你在哪當兵?”

    高建軍有些不高興,“小曼,我發現你真沒把我放心里。我在哪當兵你都不知道?”

    林小曼有些心虛,“我知道啊,你不是在軍校學習嗎?可你部隊在哪我哪知道,你又沒跟我說。”說到后來,她又理直氣壯起來,本來就沒放在心里啊,我又不是原主。

    “我在漸省。那邊山清水秀,景色非常好,你一定會喜歡那里的。”

    好有什么用,你又不可能留在那里。

    林小曼心里嘀咕著,又問他:“你去過啊,聽說西湖很美的。”她曾經去過兩回,對那里印象真的很好,唯一覺得可惜的是,重建后的**塔太現代化了。

    看她眼里帶了向往,他立刻道:“我沒去過,不過你要是想去,我會請假陪你一起去看的。”

    喲,這人可真會說。

    林小曼撇了撇嘴,心想你這形象和電視里演過的,你那板著臉開會的形象可不太相符啊!

    “好啊,只要你到時候別說沒時間就好了。”她無所謂的說道。

    其實她很清楚,這個婚,如果結了,不是那么容易離的,這和退親可不一樣。

    既然他這么想結,那就結吧。

    她在心里哼了一聲,到時候你要是變卦想離婚,那我離婚前也要先鬧的你在部隊呆不下去,轉業都轉不成,干脆讓你退伍好了。

    她輕輕嘆了口氣,沒給原主出氣,這可和她之前的想法不一致呀!

    “你真想和我結婚啊?真不會后悔嗎?你看,我長的吧倒還挺漂亮的,但性格不太好,不會關心人,也不會說好聽的,人還挺倔。”

    林小曼說到她“長的還挺漂亮”,高建軍忍不住手成拳抵著鼻子就悶笑起來,聽到她又把自己貶了一通,他笑的更歡了。

    林小曼沒等來他的回答,聽到他笑的歡快,不由氣得瞪他一眼,“喂,我和你說話呢,你笑什么啊?”

    高建軍笑了一會說道:“小曼啊,我喜歡你的漂亮。”

    林小曼愣了一下,撇了撇嘴,好膚淺啊,看人只會看皮相的男人!

    不過,我怎么覺得有點喜歡呢。

    要是讓你看到前世的我,你會更喜歡的。

    倒不是說前世她比現在漂亮,而是出生不同,見識不同,前世的她更干練,更成熟,更吸引人的目光。

    而這個林小曼,之前清高也是沒有底氣的清高。

    高建軍眼里帶了些笑,嘴上卻一本正經的,“女人太會說了,就像那個房玉玲似的,我不喜歡。我覺得你這樣挺好。各方面都挺好。”他最后又總結了一句。

    林小曼訝然的看著他,“你真這樣覺得?不是糊弄我?”

    “我糊弄你干啥。真的,我覺得你這樣很好,非常好。”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說真的,不過林小曼眼里不由自主的流淌出一絲笑意,“好吧,算你有眼光。”

    高建軍挑眉,又想要笑,他想起她昨天說自己的那句“男人太自戀了不好”,真想回她一句:咱們倆是半斤八兩!

    “如果你真這么想,那就結吧!”她話題突然轉變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啊?啊。”

    林小曼看著他:“不過有一點我要跟你說明白,結了婚,我不希望你和這個那個的妹妹保持那么親密的關系。這個你不用看我,是個女人她就受不了。要照顧,可以,我陪你一起去,我幫你照顧都沒問題。但是你不準單獨跟她們見面。你懂我的意思嗎?”

    高建軍一時沒弄懂,她說這話真的是出于嫉妒玉容?

    “好,這個沒問題。”她要幫著他照顧,他求之不得。

    高建軍此時心花怒放:她嫉妒別的女人,是不是說明她很中意自己?

    男人要是自戀起來啊,絲毫不比女人差。

    高建軍臉上帶著笑和她走到鄉汽車站牌邊上等車。

    不時和她低語幾句,這副畫面,讓等車的,路過的認識他們二人的都羨慕不已。

    林小曼心里暗嘆,這就是她答應的原因!

    在村民們的眼中,他們兩個是郎才女貌,又是訂親的未婚小夫妻。

    如今他又以這種到處散播他們要結婚了這種半逼迫的方式逼她結婚,一旦退婚,對她的名聲特別不好。

    她不在乎,可難道又要像原主前世一樣灰溜溜的離開這里?

    前世原主沒等到結婚就被退婚,可今生畢竟不一樣了!

    不就是結婚嘛,有什么可怕的。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