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關于這個妹妹那個妹妹的爭執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支持!

    你還有玉容妹妹,說不定還有什么別的妹妹,你不把那些人那些事理清,萬一結婚以后你發現你愛的還是你玉容妹妹或別的什么妹妹,那可怎么辦?

    林小曼雙手一攤,也不管他的黑臉臭的嚇人,眼里帶著笑意,臉上卻一本正經的說:“我是為你好,我怕你將來碰到更適合你的,或者有你需要承擔的責任,你再后悔,沒有別的意思。”她慢吞吞的說:“畢竟,這世上后悔藥沒得賣啊。”

    高建軍之前心里那種古怪的感覺又回來了,為什么她總是認為自己會后悔?

    “如果我們結了婚,那你就是我的責任。”他說的鏗鏘有力,“除了我的妻子,不會有更適合我的。”

    他語氣轉淡,“你所說的責任是指玉容這種情況嗎?”

    他眼里閃過一絲復雜,“玉容是我們當妹妹看大的,我說過我們之間沒有男女關系,以后也不會有。”他頓了頓,突然有些促狹的問:“你這樣說,不會是吃醋吧?”

    林小曼愣了一下,指著自己的鼻尖沒好氣的問:“你說我?吃醋?呵,呵……”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最后一句話她沒說出口,可那表情明顯就是這個意思。

    可能是林小曼的表情讓他感到不舒服,也可能是她質疑的話讓他心里不痛快,高建軍臉上表情很嚴肅,認真的說道:“我們之間不算包辦婚姻,既然你和我當初都同意訂婚,那說明我們對對方是有好感的。所以你說的不熟,這不算是個問題。”

    他眉毛微微蹙起,好像在思考這個問題,“既然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那這次我回來結婚就沒什么不對。”

    林小曼張了張口又無力的閉上,是沒什么不對,關鍵是你不應該這時候結婚啊?結了婚這婚就沒法退了。

    可這話怎么說呢?

    她沉默了一會,低聲道:“我沒想過這么早結婚。我想進城去看看,我想去闖一闖。我不想被拘在這落后的農村,也不想被拘在家里做家務看孩子當一個與社會脫了節的家庭婦女。”

    她抬起頭直視著他:“最關鍵的是,你對玉容的態度,讓我心里很不舒服。在你,把你的這個妹妹或是其她妹妹排在我前面的時候,我們都不要談論結婚這個話題的好。你別生氣,我覺得這才是對家庭對婚姻負責任。”

    又是玉容!這回更過分,還整出個“其她妹妹”。

    高建軍氣的喘了好幾口粗氣,這要是面對的是他的兵,這會怕是早就罵了出來。

    他除了玉容,沒怎么跟別的女人接觸過,他怎么感覺女人都是油鹽不進溝通不了的生物呢?

    “你是不是看上別人了?”他腦子里突然冒出這個么念頭,想也沒想就問了出來。

    林小曼愣了一下,接著瞪大了眼睛,這個高建軍,他自己做下缺德事還好意思誣陷她?

    “你這么說是想害我被村里人的吐沫星子淹死嗎?”她怒道。

    然后平復了下吸呼,挺了挺胸抬起下巴不屑的看著他:“高建軍,我說了這么多,你都聽不出來嗎?我,不信任你。因為你對別的女人那種曖昧的態度,讓我不相信你,別跟我說什么妹妹不妹妹,你家妹妹這樣跟你說話?說喜歡你?你騙誰呢?拿我當傻子唬弄呢?這怎么給你留點面子不要,還非得讓我說破好看啊?”

    高建軍愣住了,也急了,“我都說幾回了……”

    “責任是吧?”林小曼名字叫“曼”,可此刻她說話的語速一點都不慢。

    “所以我讓你考慮清楚啊,以后再碰上救過你命的,對你有過恩情的,需要你報恩的,想要讓你照顧人家女兒妹妹的,或者直接讓你娶了人家的,你說,那時候怎么辦?”

    高建軍勃然大怒,“哪有你說的這樣?”怎么會有人明知道他結了婚還讓他娶的?她這純是小人之心,女人小心眼之心,嫉妒之心……

    高建軍心里一連罵了好幾句才心理平衡了些。“你放心,不會有你說的這種情況。”

    林小曼慢悠悠的問:“如果,有人拿自己的命救了你的命,臨終前讓你照顧她的女兒或妹妹,你怎么辦?”

    “這有什么怎么辦?當然要照顧了。人家救了我的命,噢,我難到這點事都做不到嗎?”高建軍脫口而出,然后眼神有些不善的看著她:“小曼,你是什么意思?”

    如果這點都容忍不了,那像她說的,他是要好好考慮考慮了。

    林小曼看他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如果,他要你娶她的妹妹照顧一輩子呢?”

    “這不可能。”他哂笑,“你們女人家就是能胡思亂想……”

    林小曼堅持,“我要你說你怎么辦?”

    “……我告訴他我有未婚妻了,我可以認她當妹妹,和我未婚妻一起照顧她。”

    林小曼心想,也許當初,他也是這么想的吧。

    可最后還是一步步的,走到了退婚那一步。

    她突然有些意興闌珊,問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小曼~”突然林大魁在身后追了上來,“小曼,建軍,我找了你們一大圈。”

    林小曼看著這個有些缺心眼的哥哥,皺了皺眉看著快步跟了上來的玉玲,淡淡的譏諷道:“是你找啊還是玉玲找啊?是找我還是找建軍哥啊?”

    大魁沒聽出她話里的諷刺,忙道:“都找都找。”

    玉玲跑過來,親昵的抱著她的胳膊,“小曼,好幾天沒看著你了,大魁說你現在可厲害了,我得好好看看,到底哪厲害?”

    好像自己說了什么有趣的話,自己說著就咯咯嬌笑起來。

    林小曼之前對她的印象還不錯,可今早聽說了那些話,要說心里沒有想法是不可能的。

    她不動聲色的把胳膊抽出來,低聲問大魁,“找我們干什么?是她讓你來找的吧?”

    玉玲好像沒注意到她的動作似的,捂著嘴嬌笑著看向高建軍,“建軍哥,你和小曼剛才站在一起真搭對。你要是穿上軍裝,肯定會更好看。”

    高建軍微微皺眉,就是這個女孩,自以為聰明的用些不上臺面的小手段來挑事?

    心里存了惡感,自然看她一切都不順眼,他淡淡的道:“你是誰啊?小曼啊,她是你朋友?”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