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撩人
    求推薦票!求點擊和收藏!

    林大魁嘴上雖然說著不可能,可心里也是直畫魂的。他找到房家,看房父蹲在門口抽煙,就問問:“叔,玉玲在家嗎?”

    房父很看不上他,覺得林家窮,還敢惦記他的閨女,眼皮都沒抬就不耐煩的揮揮手:“沒在家。”

    林魁陪著笑問:“那叔,你知道玉玲上哪去了?”

    “不知道,誰知道這死丫頭又跑哪兒去了。”房父抬起眼皮瞅了他一眼又耷拉下來,“我說大魁啊,這人啊得有自知之明,你說說我們玉玲這么漂亮的姑娘,這十里八村的想和我們家結親的多了去了,我們比你條件好的都沒看上,你說說你老來找我們玉玲,這讓人知道也不好,你……”

    這話說的讓林大魁失望不已,也不聽他說完轉身就跑了,“叔,玉玲不在家我就先走了。”

    這要是讓他把話全說出來,他以后還怎么來房家?

    半道上,正好和返家的玉玲碰上了。

    “玉玲,正好我有事找你。”大魁伸手去拉她。

    玉玲厭煩的躲開了,聲音冷淡的道:“有什么話你就說吧,別動手動腳的讓人看見了不好。”

    昨天晚上她還來找自己,和自己離的那么近,大魁覺得她好像和昨天晚上不一樣了,昨晚明明她還很高興的……

    “玉玲,我問你,昨天晚上你跟高秀梅都說啥了啊?”他定定神,不去想那讓他不舒服的事。

    “說啥?”房玉玲心虛,他這么一問她就以為他都知道了,眼睛一立怒道:“我能說啥?你說我說啥了?”

    大魁這沒出息的被她這么往前逼近,慌的腳下就往后退,“你,你沒跟秀梅說啥小曼鬼上身?那不是你說的是誰說的?”

    房玉玲心里一個咯噔,暗自罵秀梅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玩意,她當然不會承認這事,撩了撩頭發,“我可沒說。你聽誰瞎嘚嘚的?這不是冤枉人嗎?”

    她心里明白,自己那點小伎倆是被高家識破了,她心里很是失望,又覺得高家選林小曼沒有選她太沒有眼光。

    “是秀梅跟你說的?我找她去!”她裝作十分生氣的樣子轉身要走,林大魁忙拉住她,在她不悅的眼神下訕訕的松開手,“那啥,算了,不是你說的就不是你說的唄,別去找了,都一個村的,鬧開了也不好看。”

    房玉玲有些驚訝,接著又有些竊喜,大魁是真喜歡自己,要是嫁不成高建軍,能嫁一個這樣聽話的男人也不錯。

    林家窮點算什么?

    不是林小曼有能耐嗎?

    那就讓她先給家里掙夠了八百塊錢彩禮錢再說。

    到時候,她掙錢的那點買賣,大魁也學的差不多了,結了婚這手藝就是她的了。

    當然,這些也就是在她心里一過,要是有比大魁條件好還又這么死心塌地喜歡著她的,她當然不會選他。

    之所以現在勾著他,無非是想通過他接近高建軍罷了。

    她自認除了學歷都不輸給林小曼,只要高建軍看見她和她接觸,肯定會選她而不選林小曼的。

    “你相信我?”

    大魁趕緊點頭,“信信,我當然信你了,不信你信誰啊。”

    玉玲又撩了撩頭發,她自信這姿勢能讓男人看直了眼,果然大魁看著咧嘴傻笑開了,“玉玲你真好看。”

    “德性!”她嗔了一句,然后認真的道:“大魁,我不跟你撒謊,昨晚我確實和秀梅說了些話,我還說我在我大姑那聽到的鬼上身事,不過我可以發誓,我絕對沒說小曼鬼上身這些話,你要不信我可以和她對質。”

    林大魁哪可能不信啊,她說這么明白了,她要是想騙自己干脆就否認啥都沒說過唄。

    他連連點頭,“我信你,玉玲你是個好姑娘,當然不可能背后說小曼的壞話了,可能是秀梅聽錯了,想錯了罷。”

    “也有這個可能,唉,真是的,怎么弄出這么個誤會來。”玉玲煩惱的嘆了口氣,“要不,我去和小曼解釋一下?”

    “那倒不用。”大魁想著建軍說的那話,“主要是建軍……”

    玉玲干不拉脆的說:“那正好,去跟小曼和建軍哥說清楚。”

    她這樣坦坦蕩蕩的,大魁哪里還疑心她,忙咧著嘴:“不用不用我跟他們說就行。”

    這個缺心眼的就會壞她的事!

    “走吧,我惹出來的誤會,還得我去說清楚了,要不然小曼心里對我存了疙瘩,我以后和她不好相處。”她看著大魁的目光柔的帶著水,大魁覺得他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林小曼此時剛洗漱完,換了夾襖,外面套了件上市里穿的外套。

    高建軍微微皺了皺眉,“過幾天我陪你去市里買塊布料做兩件新衣服吧,你這件,都打了補丁了。”

    林小曼低頭看看,這個衣服其實是年前訂親時新做的,并不舊,只是過年的時候被大魁放的鞭炮崩了個大窟窿,所以才打了個補丁。

    因為這事大魁還挨了他爸的兩腳。

    “不用了,對付著還能穿,等過些日子再說。”買是肯定要買的,要他陪著去,意思就是他給買,她可不想占這個便宜。

    “別等過些日子了。我還能在家呆一段時間,正好趁著這段時間,咱倆把證領了。”他盡量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出這話,可他的耳朵其實已經紅了。

    林小曼愣了下,張大嘴不敢相信,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怎么這就要結婚了?不是說兩年后才結婚的嗎?

    “你沒發燒吧?”她憋了半天冒出這么一句。

    高建軍一頭黑線,他像發燒的樣嗎?

    “那個,現在結婚太早了吧?”林小曼心里就納了悶了,她也沒干什么啊,怎么就和前世不一樣了?

    難道說,前世原主和他之前也有這么一出?只不過因為什么原因沒結成?

    “不早了……”他都二十七了,哪早了?

    林小曼斟酌著說道,“不是,我是說,你應該好好想一想,現在不興包辦婚姻了,咱們還不熟,你確定你要和我結婚?”

    高建軍的眉毛緊緊的擰起,緩緩說道:“林小曼,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