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十章 悶騷型的男人
    求推薦票!求點擊!求收藏!求各位支持!

    林小曼想想昨天晚上他質問自己,和醉酒親自己的事就氣不順,因此有些冷淡的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你坐著,我去買。”男人態度很堅定的不容置疑,也不問了,把她摁到凳子上坐著,就去票口買票打飯。

    齊書明呵呵笑了兩聲,“那啥,嫂子,不用客氣,給自己媳婦買飯不是應該的嗎。”

    林小曼慢慢的抬頭看他,“你說什么?”

    齊書明打了個呵呵,“那啥我說讓建軍買去吧。”

    林小曼又慢慢低下頭,心里想著他那個“媳婦”是無意還是有意?

    不會是昨天晚上她的話讓他們知道了吧?她有些心虛的想。

    不能,她說的時候確定周圍沒有人……

    她哪知道那位服務員大嬸那么愛八卦啊,要是知道打死她也不會說。

    一碗大米粥,兩個花卷,一碟小咸菜,還有一個茶葉蛋,高建軍端過來往她面前一放,“吃吧。”

    什么態度嘛?又沒叫你去跑腿,是你自己要去的。

    林小曼心里腹誹一句,嘴上卻道:“謝謝。”低頭吃起飯來。

    她吃飯不像林大魁那樣筷子伸老長,吃飯吧唧嘴。她速度不算慢,但看起來很文雅,每口飯在嘴里都會咀嚼一會,吃的也不多,吃飯也沒有聲音,別人還沒覺得咋的,齊書明卻注意到了。

    他用肩膀撞了個高建軍,朝林小曼那挑了挑眉,低聲道:“你媳婦真挺不錯的。”

    他見多了那些人吃飯時嚼的響亮,就連大魁也不例外,可他妹妹卻完全不同,給人還不做作的感覺,很是難得。

    高建軍面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齊書明扁扁嘴,嘀咕了一句“你瞅瞅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別老陰沉沉的,你也不怕嚇著嫂子。”

    高建軍沒理他,看林小曼吃完就問她:“還有什么東西沒拿的?要是都拿了這就退房了。”

    “沒了。”她拿起水壺晃了晃,大魁忙道:“我都灌滿了,你喝吧。”

    退了房出了招待所,李士海要回家了,王建華也說要上班先走了,齊書明一臉不舍的拍拍高建軍的肩膀,“什么時候休假回來別忘了去看我。”

    說完轉向林小曼,“對了嫂子,昨天你還說做的頭花給我看呢,你說話不算話。”

    林小曼一頭黑線,你還真要看啊?“下次吧,這次不方便就沒做出來。”

    齊書明想了下道:“嫂子,我跟你說要賣是認真的,你要真做的不錯你就考慮一下吧。到時候讓建軍找我就行。”

    林小曼點點頭,笑著向他道謝,將齊書明和李士海送到火車站。

    “走吧,我帶你們再去逛逛,還想買點什么?”高建軍看著她,“我帶你們去公園玩玩?”

    聽戰友們說,他們處對象去的最多的就是公園,他還想他家里是農村的是用不上的,沒想到這么快就輪到他了。

    “好。”

    “不用了”,林小曼狠狠瞪了一眼大哥,公園什么的這時代真沒什么好玩的,現在掙錢是重要的。

    “去趟供銷社或者百貨大樓吧,聽說市里的百貨商品可齊全了,我想去看看。”

    大魁很是不滿,不過看高建軍也不會聽他的,只好跟在二人身后小聲嘀咕著,“去什么供銷社?又沒錢。”過了一會又嘀咕“還商品,不就是上了兩年學嗎?東西可全乎了不就行了。”

    林小曼沒理他,高建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哥哥,再看一眼妹妹。

    百貨大樓,綜合商場,煙酒公司,食品商店,甚至連五金商店都逛到了,林小曼對這年代的商品和價格都有了一個細致的了解,終于,她站在賣呢子面料的柜臺前面看了半天,遺憾的離開了。

    高建軍遲疑了一下,低聲說道:“我手里錢不夠了,等秋天我給你買一塊呢子面料做件衣服穿。”

    林小曼有些詫異,很好,沒說等到結婚再給買。

    “不用,我就是看看。”有些格子真的挺漂亮的,要是做成像幾十年后那樣款式的大衣,肯定會非常好看。

    林大魁跟在后面東瞅瞅西瞅瞅,看到那些面料不只再是黑灰藍時,眼睛瞪的老大,等到看到一匹匹花布時,更是臉上都笑開了花,他在心里幻想著,這個小紅花玉玲穿上肯定好看,這個純藍色最襯玉玲的臉色了,結婚時一定給玉玲做套這個大紅色的衣服褲子……

    林小曼回頭喊他的聲音把他從美夢里叫醒,他揉揉笑僵了的臉,埋怨道:“我說不來你非要來,看了也沒錢買,不夠上火的。”

    林小曼嗤笑:“沒錢買就上火,那你這火都能把自己給燒了。”

    林大魁伸手要去掐她脖子,“死丫頭你敢說我……”在家鬧慣了,一時忘了形,高建軍卻看不下去了,用力的嗯哼一聲,這當著我的面呢,能不能注意點形象?

    還有大魁,這個大舅哥,他眼神有些不善的瞄了他一眼,當著我的面就叫她“死丫頭”,過份了啊。

    林大魁的手僵在半空,然后訕訕笑著撓了撓自己的脖子,“那啥,咱吃飯吧,吃完飯該去火車站了。”

    高建軍問:“中午想吃什么?”

    林小曼有些好笑,這個男人確定無疑是悶騷型的,她指了指大魁包里的煎餅,“我們帶的煎餅還有,就吃這個得了。”

    借錢可以還,可吃住的錢怕是還了他也不能要。

    二人的關系還不知道能維持幾天呢,這種便宜還是盡量少占,免得到時候說話底氣都不足。

    高建軍鬼使神差的說道:“怎么,想給我省錢?沒關系,吃頓飯的錢我還是有的,你要省,也等到結了婚以后再省。”

    自己說完也愣了一下,干咳一聲轉過頭去,留下紅彤彤的耳朵在她的視線里發愣。

    這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一晚上過去,這男人不會是忘了昨天晚上的不愉快了吧?

    大家都不提,可不代表這事就過去了。

    陶玉容只要喜歡他的心不死,這事就很可能再重新上演。

    而她,卻沒有那個耐心陪著他們再去演一遍。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