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十六章 針尖對麥芒
    此時的林小曼心里是有氣的,這是看我不吱聲,還真把我當病貓可以隨意欺負了?

    林小曼自認兩輩子長的都如花似玉漂亮極了,士可殺不可侮,敢說我丑,能忍下去才怪!

    她的話一出口,滿桌寂靜。

    林大魁夾到眼前的菜都掉到了褲子上而不自知,他咽了口口水,俺滴個娘咧,小妹咋啥話都敢說,這姑娘能受得了這樣的侮罵?

    這缺心眼的,不考慮考慮他妹妹聽到那話是什么心理,反而擔憂起別人來。

    高建軍愕然的看著她,她這樣說也太不給玉容面子了?他跟她解釋過了玉容的心理,她就是怕他不再寵著她了……

    陶玉容是真呆了,從來沒有人跟她這樣說話,大家對她都是哄著讓著寵著,最多也就是裝傻裝沒聽見,這樣直白的罵到臉上可是頭一次。

    她泫然欲泣的叫了聲“建軍哥”捂著臉哭道:“我沒臉活了”,哭著站起來就跑了。

    王建華和高建軍幾乎是同時追了出去。

    齊書明看看跑走的那幾位,再看看一臉寒霜的林小曼,和李士海對視一眼,勸道:“那個,玉容說話是不妥,不過,她沒有壞心,她就是這樣的性格,說說就過去不搭理她就完了……”

    林小曼臉上沒有了之前的燦爛笑容,她十分冷淡的道:“我也沒有壞心,我只是讓她認清,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要慣著她寵著她讓著她的。我沒有這個義務也沒有這個度量去聽她對我的詆毀和侮罵。”

    高建軍和王建華幾乎是同時追到門口,王建華拍拍他的肩膀,“我去追她,你還是回去看看吧,嫂子看樣子挺生氣的。”

    高建軍陰沉著臉回來,正好聽到她的這句話,他原本到了嘴邊的質問咽了回去,換成了,“我跟你說過了她就是這樣,你就不能讓一讓她?你這樣讓她怎么下得來臺?”

    林小曼倏地站起來,直直看著他冷冷的問:“她是我什么人我要讓著她?論年紀,她比我大。論身份,人人平等她又比我高貴到哪里去?頭一次見面,她說些難聽話我忍了。這第二次見面,她上來視我如無物,我一笑了之。怎么,我生來低人一等是怎么的?要讓她當面侮辱還得笑臉相迎唄?”

    她頓了下,譏諷道:“還是說,你高連長也覺得,她這話說的很對很正確說到你心里去了?要不然,你干嗎要讓我讓她?”

    高建軍怒道:“你胡說八道什么?我哪覺得她說的對了?”

    林小曼嗤之以鼻,“你朝我發什么火?我被人欺負了,未婚夫不護著反倒護著別人?還得受人訓斥,你覺得,我說的哪句不對了?”

    李士海一看不好,這嫂子真不是省油的燈,這么就跟建軍針尖對麥芒的干上了,忙上前拉過建軍,“都少說兩句,建軍你也別生氣,咱們自己寵著玉容行,可你真沒法要求嫂子也像咱們一樣。”

    他自己的妻子就對此諸多怨言。

    又反過來勸林小曼:“嫂子你也消消氣,建軍和我們都是看著玉容從這么點一點點長大的,就跟我們親妹妹一樣,他也不是責備你,只是一時沒想那么多,玉容是嬌慣著長大的,怕她一時想不開……”

    林小曼淡淡的道:“誰不是家里嬌慣長大的。我家里再窮,也是我父母手心里的寶。我爸媽沒說說我一句呢,我讓她欺負?!”

    大不了立時就退婚,什么流言蜚語,什么背后指點,去特么地,我要怕我就不是林小曼!

    “不是那個意思,嫂子,不過,她父親,我們的老團長畢竟是為了救我們幾個犧牲的,我們才多護著她的,沒說讓你受她欺負,嫂子,真不是那個意思。”李士海有些苦惱,這位建軍未婚妻脾氣可真大。

    林小曼其實吧,脾氣真挺好的,可人有時候就是這樣,這股勁一上來,壓都壓不住。

    何況,這么被人指到臉上再不回嘴,那她活的也太窩囊了。

    她從小受的教育就是:不主動惹事,但事惹到頭上絕不怕事。

    去特么的勾搭上這個人給原主出出氣,本姑娘還真就不稀罕當你這個未婚妻了呢!

    “我知道。”得罪她的是陶玉容,沒必要和這幾個人鬧翻。

    “叫什么嫂子叫嫂子。”她剛緩和點沒等說下一句,高建軍冷哼道:“她不是不讓你們叫嫂子嗎?有沒有記性啊?”

    林大魁剛覺得這疾風驟雨小了點,就感到要來暴來驟雨。

    林小曼笑了笑,“是啊,誰知道將來到底哪個女人會是你嫂子。我可真不敢當,我就怕被人叫了幾天就下崗了,那我可不成了大笑話了。”

    她說著轉身,叫癱坐在凳子上的林大魁:“走不走啊?我先回房了。”

    林大魁忙道:“走走,我送你回去。”

    高建軍只覺自己手腳冰冷,她那嘲諷的話嘲諷的表情刻在他的心里讓他忿滿不平,讓他有股火想要發泄。

    李士海和齊書明一左一右拉住他,在他耳邊低聲勸道:“冷靜冷靜,坐下,坐下。”

    高建軍哭笑不得,“放開我,你們還怕我打人是怎么的?”我有那么不是玩意嗎?我能出手打女人嗎?

    不過,剛才他的話怎么讓人這么牙癢癢呢?

    齊書明給每人倒上啤酒,說了句“其實,嫂子生氣也不是沒有理由的。我覺得吧,嫂子挺有性格的,而且,她說的有些話,咱們真得琢磨琢磨了。”

    李士海端杯和二人碰了一下,“我來之前,我媳婦和我又吵了架,她說不是嫌我來給老團長上墳,她是看不慣玉容……。我把她罵了,反過來想想,可能咱們做的確實有些過了。”他把媳婦說的那后半句話給含糊掉了,聽著實在不像話。

    “建軍你也別怪嫂子,要是換了我媳婦,估計能把桌子能掀了。”

    “玉容今天確實太過分了。”齊書明又補一句。

    高建軍沉默了一會,一仰頭把啤酒喝了,指著杯子說:“滿上,再來。”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