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章 真能拽詞
    林大魁聽說要他陪妹妹去縣里,嘀咕著:“上那干啥?有啥好看的啊?”不過說歸說,該去還是得去。

    “那個,媽,”大魁搓了搓手,一副討好的模樣,“我想給玉玲買個紗巾。就是小曼訂親時人家給的那個,你多給我點錢唄?”

    那條粉色的四方形紗巾,村子里有條件稍微好點的,給自家媳婦買了一條帶著,吸引著大姑娘小媳婦的目光。

    “哪有錢啊,再說了,她又沒說要嫁給你,你瘋了給她買這個?”林母有些不樂意了,覺得兒子最近迷上房玉玲變得有些不懂事了。

    林大魁忍不住道:“我給她買個紗巾,她肯定很高興。說不定一高興就答應了呢。”

    林小曼聽了覺得這個哥哥有些頭腦簡單。

    五塊錢的紗巾和八百塊錢,人家傻了才會被你收買。

    林小曼進屋翻出被無數姑娘追捧的粉色紗巾,往他懷里一塞,“這個給你了。”

    林大魁慌得乍著手,不敢用手去碰紗巾,生怕自己粗糙的手把紗巾給刮出絲,嘴里急道:“你干啥呀?媽你看小曼——”

    他還以為因為他要給玉玲買紗巾妹妹不愿意了呢。

    林母更是一把將紗巾抽了出來,朝她背后就是輕輕的一巴掌,“你這孩子!這可是你婆婆給你的,你給了你哥怎么跟你婆家交待?”

    他們家要退親都沒說聲交待呢,不過一個紗巾有什么好了不起?

    林小曼淡淡道:“我不喜歡這個。正好給我哥送人。”

    林家眾人都很驚訝,“之前你不是還可喜歡了嗎?怎么就突然不稀罕了?”

    那是因為換了個芯子啊!

    林大魁試探著問:“小曼,你真不要了?你要真不要我可真給玉玲送去了?”

    林母在兒子背上也拍了一下,這下可比打在姑娘身上的重多了,“送什么送?你妹逗你玩呢。”

    “真不要了。你送吧。不過我勸你最好是咱們從城里回來你再送。”林小曼好心勸他:“要是知道這是我不要的,你猜她會不會要?”

    林大魁也不傻,立刻傻笑道:“我就告訴她這是我進城特意給她買的。”說著大手也往妹妹肩上一拍,“還是我妹兒夠意思!”

    林小曼被他這一下拍的肩膀生疼,她翻了個白眼,“你輕點,你再把我給拍散架了。”

    林大魁嘿嘿笑,“我說小曼啊,你這小身板可不行啊,以后多吃點飯,多干點活,保證像你哥我似的……”

    林小曼譏諷道:“保證像你似的,瘦的跟個干巴雞似的。”

    村子里的小伙子們都笑話大魁瘦的跟個干巴雞,林小曼記起這茬,也拿來嘲笑他。

    林大魁豎起胳膊,“我瘦我有勁啊!你有勁嗎?你瞅你連個泔水桶都拎不動……”

    我干嗎要拎動那個?

    而且,一桶臟水,很重的好不好?!

    林小曼白了他一眼,I 不再搭理他,轉而問母親:“媽,咱家有糯米粉嗎?”

    林母詫異的問:“啥是糯米粉?”

    林小曼想了想,“就是那個包湯圓的粉。”

    這總該知道了吧,誰想到林母又來了一句“啥是湯圓?”

    林小曼愣了半晌才想起當年媽媽說過的話,“以前啊,湯圓都是南方的吃法,咱們這都叫元宵,南方的湯圓是包的,咱這邊的元宵是骨碌的……”

    她勤快的時候湯圓包過,但這元宵咋骨碌,她一直沒弄明白,因為她媽也不會,也是聽說的。

    “就是……江米粉。”哎呀終于想起這個稱呼了,真不容易。

    “嗨,你說的是江米面啊,有,有,你要這個干啥?”

    林小曼很高興,“那,有豆沙餡嗎?沒有的話,有紅小豆或綠豆都行。”

    林母有些為難,“紅小豆咱沒種,綠豆都賣了,要不,媽去你奶家借點去?”說完又嘟囔,“你要這個干啥?江米面不多了,也就有個一斤來稱(讀CHEN),不過大黃米面倒有些,要不,你用那個?”

    以前她媽用大黃米做過油炸糕,不過她不喜歡。很多地方用它做餑餑,也就是粘豆包,市場上以前有賣的,這個粘著糖她倒是挺喜歡的……

    她抿了抿唇,大黃米她沒弄過,她跟林母商量,“能不能借點江米面?要不,咱拿錢買也行?”等做出來拿到城里賣了,肯定能把錢掙回來。

    她就是不知道城里形勢,也知道這些小吃類必然不多。

    一聽說要買,林母的臉就拉了下來。“你這孩子,買那玩意干啥?你想吃啥擱大黃米做唄,那味不一樣?行了,都是讓你爸給慣的,我去你奶家給你借二斤去行了吧?你個熊孩子也不怕撐著了。”

    說的好像她不慣孩子似的,前面罵著,后面就去給借。

    林小曼笑嘻嘻提醒她:“別忘了紅豆或者綠豆都行。”左右開一回口,多借一點,又不是不還。

    林母一邊念叨著一邊出了家門,林大魁問她:“你要進城干啥?你要這些東西干啥?”

    林小曼反問他:“你想不想娶玉玲?”

    “當然想了。不過這跟進城有啥關系?”進趟城就能掙回來八百塊錢還是能讓他當上工人?

    林小曼解釋道:“當工人,咱家沒有認識人,你又只是小學畢業,肯定不行。可掙錢雖說難了點,城里卻比咱農村機會多得多……”

    她沒說完,林大魁已經不相信的嘟囔開了,“你不是發燒燒傻了吧?八百塊錢呢,你以為八塊錢?再說了,就是八塊錢你也沒掙過啊!”所以就別吹牛了。

    林小曼也知道,原主初中畢業剛一年,在家里整整呆了一年什么也沒干,很難讓人相信她能掙錢的說法。

    可事在人為,她也不打算跟他解釋太多,反正她有一對慣孩子的爹娘,她提的要求只要不太離譜,這對慣孩子爹娘肯定會答應。

    “那就拭目以待!”

    林大魁聽她拽詞就有些心虛,聲音也小了,表情也虛了,“那啥,不過就是個初中畢業,一整說些人聽不懂的。我看鄉里小學的老師也沒像你這么能拽詞……算了算了,反正走著看唄。”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