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百六十一章 不足與謀(第三更)
    胡亥!”

    “我兒,日后你就是大秦公子胡亥了。”

    凝香宮內,除卻半個時辰前生產的時候,較為繁鬧些,如今又恢復了凄清的模樣,留守于內的宮人伺候著,不復盛況。

    里間的床榻之上,元氣大傷的凝香美人正躺靠其上,身側放著一個皺巴巴的嬰兒,正是剛剛誕下的孩童,聽不遠處的少府令趙高回語。

    其名胡亥!

    緣由剛才隴西之地武真侯送來文書,斬獲蠻夷胡人十多萬得名,聞此,凝香美人輕輕一笑,雖然這個名字不算好,可……終究體內流淌的是大秦王族公子的血脈。

    蒼白的精致容顏上,目光緊緊落在身側的孩兒身上,自己入宮所為就是他,如今孩兒誕下,日后一切當為孩兒所謀。

    定要讓孩兒成為日后的大秦之后,日后的諸夏共主!

    這個時候,自己委屈些許不算什么,終有一日,那些人都會還回來的。

    “美人無需如此憂愁,先前趙高在興樂宮之時,曾覺大王并非真要重重懲處美人,只要從今往后,美人好好的撫養公子,大王也許會改變主意說不準。”

    “美人誕下公子,元氣有損,趙高已經吩咐尚食坊送來藥膳,以為彌補。”

    趙高搖搖頭,一個后宮女子,焉得有這般心機,聽著凝香美人口中的哀怨之意,略有些許不忍心,雖然對方一直的威脅自己。

    倘若從今往后,安分守己,也許自己可以當作一切未發生。

    近前一小步,緩聲落下。

    “昨日,楚夫人前來,言語之間,我當更為助力,少府令以為何?”

    凝香美人不可置否,有些事情,不是說停就停下的,自己也是身不由己,但自己也享受其中,與其平庸至極的渡過下半生。

    更為耀眼的光芒適合自己。

    單手輕輕落在身側的孩子面上,皺巴巴的面上雖難看,但長開就好了,話鋒微轉,饒有深意的看向少府令趙高。

    “大王如今已經知曉甚多,許多信息,并非羅網提供。”

    “楚夫人這個時候欲要再動,無疑自尋死路,美人也要跟隨一起?”

    趙高搖搖頭,近日來,歷經羅網的匯報,咸陽內外,有大量的可疑之人,也許是山東諸國的人,也許是其它勢力的人。

    自己也未有大動作,可是憑借直覺,大王應該知道了什么。

    這個時候,不動尚有一絲生機,否則,萬事皆休。

    “果然滅趙,秦國就真的大勢已成,縱然楚國也無法攔阻。”

    “若然能夠拖延數載,楚國也能夠壯大些,楚夫人雖不為睿智,但這種人更易掌控,太行八陘之前,許多事情,可不僅僅是凝香在做。”

    “還有何人參與,少府令應該心中有數。”

    凝香美人秀首輕搖,自己是希望秦國一天下的,但又不希望秦國這個時候一天下,夜幕之力在太行八陘不若,若然真的出手,絕對有所成,可以對秦軍造成阻礙。

    而趙軍可得喘息之機,雖然趙國還是要滅,但情形截然不同,起碼咸陽之內,情形截然不同。

    “再次出手,必有大禍!”

    趙高沒有多言,只此一言落下。

    “大禍又為如何?”

    凝香絲毫不在意,看著身側的孩兒,雖為大禍,但也是大有生機與希望,若然可成,孩兒將來當有諾大的助力。

    少府令終究太過于謹慎了。

    ******

    “自華陽祖太后薨逝之后,大王連昌平君進出后宮之權都收回,莫不昌平君以為相邦之位仍舊穩固如初?”

    咸陽宮偏殿一隅,昌平君剛從朝會而散,便是被楚夫人相請這里。

    宮殿雖不大,但短暫的停留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著仍舊衣著錦袍,高山冠束發的熊啟,眉宇間仍是英氣勃發,楚夫人近前親至斟倒茶水,一道道脆語從口中流出,夾雜著別樣的深意。

    “嗯,楚夫人何意?”

    昌平君熊啟微微一笑,反問道。

    “近日來,朝會之上,大王對于武真侯領軍大破匈奴月氏聯軍歡喜不已,不出意外,待武真侯歸于咸陽,大王定然會再次加官進爵。”

    “武真侯已然是關內侯,位列丞相,若然更進一步,昌平君以為相邦之位穩固?”

    楚夫人繼續而言,看著熊啟一臉平靜的模樣,秀眉微蹙,莫不熊啟真的以為大王不會對其動手,還是說熊啟真的忘記了祖太后之言。

    自從祖太后薨逝之后,昌平君連和自己接觸都沒有。

    “亦道亦武,保性全真,大王雖看中武真侯,可是也不會讓武真侯為相邦之位的,楚夫人過慮了。”

    熊啟搖搖頭,相邦之位何其重要,須得對于國政要事有著足夠的把控能力,的確,武真侯文武全才,當為大才,但大才并不一定適合相邦之位。

    倒是如今的李斯頗得大王看中。

    看著楚夫人此刻的焦急,無奈搖搖頭,不足與謀。

    “熊啟!”

    “難道你與農家的事情,以為我不知道?”

    楚夫人覺得昌平君實在是有些敷衍自己,揮手間,避退左右,冷哼一聲,直入主題,由著祖太后留給自己的渠道,以及凝香美人那里的渠道。

    自己也了解不少訊息。

    咸陽之內,昌平君熊啟也是有行動的。

    如此,楚夫人自然是歡喜,可是自己就是不喜歡昌平君這般的形態,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在強裝鎮靜。

    “哦,啟與農家有何事?”

    熊啟面有驚異,好奇的看將過去。

    “你不用瞞我,該知道的我都知道,如今趙國那邊,形勢堪憂,以李牧現在的力量,頂多堅持一年,到時候趙國便會被秦國攻滅。”

    “果然如此,大楚危矣!”

    沒有和昌平君繼續廢話,祖太后臨死之前和自己說過,熊啟身上的楚國烙印是無論如何都洗刷不掉的。

    雖然數月來,許多動作落下,但礙于上將軍王翦以靜制動的戰策,并無太大的作用,反而還有些的暴露自己,楚夫人為之擔憂。

    “楚夫人為后宮尊貴之人,自當以侍奉大王為上,待將來誕下公子,更為上策,如今凝香美人都誕下公子胡亥。”

    “夫人不為擔心。”

    熊啟并未與楚夫人在秦趙的事情上糾纏,楚夫人是否睿智,自己自然清楚,和對方在那個話題上多言,也是無用。

    話鋒一轉,落在另一處。

    如今的咸陽后宮之內,楚夫人沒有動作,便是最好的,這般頻繁而動,反而會引來禍事,言語深沉,同樣深意。

    “凝香美人?”

    “哼,其人得罪了公孫麗,縱然誕下公子,也是無用。”

    “昨日,我已經再次派人前往上黨、太行,以為助力,無論如何,也得助力趙國穩定住局勢!”

    楚夫人心中焦急不已,聽得昌平君提到凝香美人,頗為不屑,此人不算什么,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好在對方現在還有一些價值。

    沒有隱瞞自己的行動,說道于昌平君熊啟。

    欲要對方也出力助力自己一把,也好徹底將事情功成。

    “……,這個時候,你……焉得如此行動!”

    聞此,豁然間,靜坐在條案后的昌平君熊啟先是神色一怔,而后悠然的從條案后起身,神色掠過一絲不可置信,難道楚夫人不了解如今咸陽的局勢。

    大王已經派遣少府令趙高、衛尉李仲、郎中令蒙毅、咸陽令、其余密探監控整個咸陽上下,這個時候但凡有一點行動,都會被無限的放大在大王眼前。

    自己雖與農家有約,但已經月余未曾聯系。

    “昌平君可知,秦國滅趙之后,山東諸國中魏國、燕國根本就抵抗不了秦國,果然如此,大楚危矣!”

    楚夫人嚇了一條,看著熊啟勃然變色,心中也是一突,自己又沒有做錯,何以如此,自己所謂也是為了大楚,只有大楚安穩,只有大楚強大。

    自己在咸陽宮的地位才會穩固,熊啟也是一樣。

    “知命者不立乎巖墻之下,夫人此行,此刻怕是已為大王所知,為之奈何?”

    熊啟面上此刻終于浮現一絲愁容,本以為楚夫人這點簡單的道理還是明白的,看來……自己還是高看楚夫人,即以行動,絕對逃脫不了大王的目光。

    豎子不足與謀!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